發新話題
打印

火焰超人 Fireman

我反而覺得佢幾似羅茲威爾

TOP

不如睇睇圓谷點講 關於奧特曼著作權的聲明 (原文—上海圓谷策劃有限公司網頁) 《奧特曼》1966年誕生於日本,已經走過了近40年的裡程,且至今仍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喜愛,在中國也非常受人歡迎,擁有眾多的愛好者。 我們日本圓谷制作株式會社(以下簡稱“圓谷制作”)是“特輯攝影界的名門”, 成立於1963年,由被譽為“特輯攝影之神”的圓谷英二導演親手創建。本公司以“給孩子們帶來愛和夢想”為主題,主要創作了《奧特曼》系列片。 然而,近來竟有人無視本公司系奧特曼著作權人的事實,在中國編造謊言,鼓惑視聽,在報紙上發錶聲明,並公布奧特曼新電視系列片和影片的拍攝計劃,謊稱自己是奧特曼的著作權人。此人就是泰國的Sompote Saengduenchai和Perasit Saengduenchai父子。他們是“Chaiyo Productions”和“Tsuburaya Chaiyo”這兩家公司的最高責任者。而且,接受此二人授權的廣州市銳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正與二人聯手,對奧特曼有關人員開展不當的起訴。對此,我們感到非常遺憾。 圓谷制作在此鄭重聲明,從“ULTRAMAN”(1966年)以及“ULTRAMAN TIGA”(1996)、“ULTRAMAN COSMOS”(2001),到最新一集“ULTRAMAN MAX”(2005),所有奧特曼作品(電視系列片、影劇院放映用影片、原版錄像帶等等)均是由我們圓谷制作創作並擁有著作權的作品。 作為“奧特曼名副其實的著作權人”,圓谷制作希望向中國的奧特曼愛好者以及奧特曼有關人員澄清事實真相。 令人費解的一紙文書(奧特曼訴訟經過) Sompote父子宣稱“自己是奧特曼的著作權人”,其根據僅僅是一紙文書。此二人主張這一紙文書是1976年3月4日他們與已故的圓谷皋先生所簽訂的許可合同(以下簡稱“1976年合同書”)。但是此文書記載的內容是置身於映像產業的人根本無法想像的。 圓谷制作首次看到此“1976年合同書”是1996年5月21日,距1976年已歷時20年之久,Sompote父子主張是合同簽署人的圓谷皋先生已於 1995年6月11日故去。而該文書偏偏在圓谷皋先生去世後出現在圓谷制作面前,且Sompote宣稱“根據本合同,我對奧特曼作品擁有除日本外的全世界的獨占權”,開始提出權利主張。在圓谷皋先生任社長時期,圓谷制作曾與Sompote合作拍過兩次電影,即1973年拍攝的“JAMBORG A & GIANT”及1974拍攝的“White Monkey HANUMAN & 6 ULTRA Brothers”。其後,1984年圓谷制作又將自己拍攝的影片“ULTRAMAN ZOFFY”的配售權許可給了Sompote。本公司1976年以後也理所當然地一直在向海外配售奧特曼作品,圓谷皋先生去世以前,Sompote父子對此未提出過任何權利主張,也從未提及1976年合同書。 20 年藏而不露的1976年合同書是一個令我們頗為費解的文書,但Sompote是與我們有商業往來的泰國人,圓谷皋先生也已不在人世,而且Sompote並無妨礙我們活動的行為,鑒於這些原因,我們採取了溫和禮貌的處理方式。當時他們的要求僅僅是“希望在泰國及周邊五國作為圓谷制作的代理店擁有權利”,該願望如能實現,即視為“1976年合同書”根本不存在。因此我們同意了其要求,並根據Sompote的要求,為維護Sompote的信用和名譽,由當時的社長圓谷一夫簽署了英文文件(1996年7月23日)。然而,其後Sompote出爾反爾,拒絕了自己提出的作圓谷制作在泰國及周邊五國代理店的方案,並要求圓谷制作成立合資公司“Tsuburaya Chaiyo”。 Sompote一反以往的溫和態度,以強硬手段逼圓谷制作就範,至此我們才瞭解了Sompote充滿惡意的企圖。 於是,我們首次詳細驗證了“1976年合同書”,結果發現圓谷皋先生的署名是偽造的。在此發現的基礎上,1997年我們向日本國東京地方法院提起了訴訟。只要圓谷皋先生還活在人世,將會輕而易舉地證明其簽名是偽造的,而且如果圓谷皋先還在世的話,Sompote根本就不可能提出所謂1976年合同書。遺憾的是圓谷皋先生已故去,“死人無法開口”,以至於出現了向應受尊重的圓谷制作劍拔弩張的行為。1976年合同書僅有一頁,署名欄也模糊不清,甚至圓谷制作的名稱都有錯誤,而且對許可合同中最重要的具體的經濟報酬未作任何記載。對圓谷制作來說奧特曼可謂是傳家之寶,根本不可能憑著不記載任何報酬的一紙文書而將其權利出售。然而,儘管我方提出了筆跡鑒定人判定系偽造的鑒定意見,但東京地方法院仍作出了認定文書成立的判定。此後,東京高等法院也僅用半年多時間就結束了審議,作出了維持原審判斷的判定。我們不得不說法院作出這樣的審議和判定是極有問題的,至今令人感到憤慨。另外,1997年12月,圓谷制作在泰國也向IP & IT法院(著作權及貿易中央法院)提起了訴訟。2000年4月4日,法院作出了認定“1976年合同書”真實的判定。原告圓谷制作不服此判定,向泰國最高法院上訴,現在審理尚在進行中。我們至今仍堅信圓谷皋的簽名是偽造的,雖然已不能在日本的法院抗爭,但我們一定要繼續抗爭直至最終搞清事實真相。 以上是圍繞奧特曼的著作權與Sompote父子的訴訟概要,焦點問題的“1976年合同書”顯而易見是捏造出來的。 如果圓谷皋先生的簽名是偽造的,則所蓋印章也是其他公司的,而且是偽造的。文書記載的“Tsuburaya prod. and Enterprise Co.,Ltd.”這家公司也不存在,也許由於使用膠皮圖章,圓谷Enterprise署名欄處的印章與其地址欄的印章字體的大小不一樣,文書抬頭的 “Tsuburaya prod. and Enterprise Co.,Ltd.”根本沒有蓋章。或許因為這家公司本身就不存在,所以當然會如此,但圓谷皋先生卻不是一個會把自己公司的名稱搞錯的人。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令人費解之處。首先是沒有Chaiyo的署名。其非常尊敬的圓谷皋先生簽了名,而Chaiyo自己卻未簽名,這可能嗎?另外,合同中竟然沒有必不可少的 “報酬條款”。奧特曼的作品名稱和集數也謬誤百出。合同書所用紙張竟是其他公司的便箋(而且僅有一頁),連雙方署名的空白都沒有。甚至Sompote本人都沒有署名。這不可能是經過談判後達成協議而簽署的真實合同。 在日本進行訴訟時,Sompote詳細供述了“1976年合同書”的制作經過,但這全是違背事實的無稽之談。“1976年合同書”在簽訂20年後,而且不早不晚偏偏等圓谷皋先生死去之後突然冒出來,就是因為如果本人活在人世,會證明這一切均系子虛烏有。 圓谷制作是奧特曼真正的著作權人 Sompote 父子去年5月24日在泰國發錶了奧特曼新電視系列片和影片的拍攝計劃,其後還在媒體上進行了宣傳報道。這顯然是對圓谷制作所擁有的奧特曼的著作權的侵權行為。Sompote父子總是宣稱“自己是除日本以外的全部奧特曼作品的著作權人”,甚至還援引東京高等法院的判決書,但該判決書中根本就沒有 Sompote是著作權人的記述。為了證明這一點,特登出東京高等法院的判決書概要。 〔東京高等法院的判決書〕 1. 確認被告Sompote在日本沒有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的著作權。(依據 《1976年合同書》在日本的著作權轉移至被告的事實亦未被認定,因此,被告在日本及日本以外的國家不具有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的著作權。) 2. 確認被告Sompote在日本以外的國家沒有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的著作權。(無法認定依據《1976年合同書》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在日本以外國家的著作權亦轉移至被告。) 3. 確認被告Sompote在日本以外國家擁有對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的獨占性使用權。 4. 被告不能向日本國內的第三方宣稱:自己是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在日本國外的著作權人。而且,就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被告不能對在日本國外和原告所進行的交易,宣稱其著作權受到侵犯。 上述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是指奧特曼系列中“奧特曼Q”(1966年)至“奧特曼太郎”(1973年)為止的作品。 Sompote主張在圓谷皋先生簽訂合同書時,不僅將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而且還將奧特曼系列以後作品的著作權及獨占性使用權給與了被告。但法院以與本合同書第一條關於特別指定電影及第三條的“Reproduction Right(復制權)”的記載不相容,無法確認為由駁回了被告Sompote的主張。 也就是說,即使根據東京高等法院的判決,Sompote在日本以外的國家也僅有奧特曼Q”(1966年)至“奧特曼太郎”(1973年)為止作品的使用權。因此,其等並沒有可制作新奧特曼系列及電影的依據。不止如此,其未經授權而舉辦新奧特曼作品的共同制作發錶會本身亦是違法的。 基於同樣的理由,Sompote父子擅自制作的奧特曼形象“奧特曼Millenium”、“奧特曼Elite”及“Dark”自然亦屬侵害著作權的行為,圓谷制作為此向泰國的法院提起了訴訟,法院已予受理。 此外,Sompote父子甚至對圓谷制作1996年制作的“ULTRAMAN TIGA”、“ULTRAMAN DYNA”、 “ULTRAMAN GAIA”及2001年制作的“ULTRAMAN COSMOS”亦主張屬自己的作品,並在報紙上刊登通告,威脅經圓谷制作正式授權的有關廠商。圓谷制作就影劇院放映用電影“ULTRAMAN COSMOS~BLUE PLANET”,已對Sompote父子以損害名譽提起了訴訟。 泰國IP&IT法院的判決書中亦明確了如下內容: ① 原告圓谷制作是奧特曼作品的唯一著作權人。 ② 圓谷制作新制作的奧特曼電影歸屬圓谷制作。因此,被告Sompote不應享受合同書記載的9件作品以外的以後作品的有關權利。 亦就是說,Sompote無9件作品以外的使用權。 對圓谷制作,Sompote父子擅自使用“TSUBURAYA”的名稱,並以“Tsuburaya Chaiyo”的公司名稱從事商業活動。其行為對廣大消費者及奧特曼的有關業戶帶來了極大的睏擾。其原因即是因公司名稱中使用“Tsuburaya”,使人深信該公司是圓谷制作的子公司、關聯公司或經圓谷制作正式認可的業務合作公司而造成的。為此,圓谷曾多次要求Tsuburaya Chaiyo公司從其公司名稱中取消“Tsuburaya”字樣,但均未被接受。現在,此問題仍在泰國法院訴訟當中。然而,Sompote父子在其答辯狀中,改變態度,突然主張“‘Tsuburaya’在泰國屬一般性用語,無特殊意義,一般人使用亦無任何問題”。另一方面,又以“‘Tsuburaya’是特殊名稱,圓谷制作同意我方使用‘Tsuburaya’設立新公司”進行虛假答辯。 現在在中國,僅僅接受Sompote父子授權的廣州市銳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與該父子合謀主張“奧特曼著作權人”,並對正當的奧特曼有關人員策划訴訟,但現已暴露出向中國法院提交加工後的證據等不正當行為。 “奧特曼”是1966年由“特輯攝影之神”圓谷英二導演創作,之後,歷經幾代獨創性的創意及鑽研,才制作完成。對奧特曼的創作者圓谷英二以莫大的才能及努力創作的贈世之品,Sompote父子竟欲以無論如何均難以令人置信的一張紙,不當地獲取權利與財產,並為所欲為地吹噓“自己才是中國國內奧特曼的著作權人”。對這種可以稱作是篡改奧特曼歷史的行為,是絕對不允許的。 敝公司圓谷制作為尋求唯一的真實,將戰鬥到底,直至獲得公正的定論和判決。同時亦是為了捍衛日本誕生的超級英雄“奧特曼”所代錶的“愛”與“正義”。 [ 本帖最後由 actionkamen 於 31-12-2006 17:55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