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OLDCAKE QUEST] 老餅戰紀(更新至: 第一百廿八回, 11/10/2016)

第九十二回 救援!及時趕到的救星!

「快!」Wildman一馬當先,殺出一條通往出口的血路,緊跟在後的有安佑、KD1743、高立、Anison和mythz,至於老餅三花,Shiawase、celia和inabottle,就捨身成仁,三人擋著黑衣人和拾實什習窄炸集的追擊。

「嘿,光之鑰匙便由他們取去好了,反正我的目的只是異能者。」拾實什習窄炸集自言自語後,便回頭看看被打倒在地的老餅三花,可是…

Wildman等人快要到達出口了,靠著高立虛構出來的槍塔,暫時將追擊的黑衣人打退,不過金字塔的門卻打不開,看來是有心要將他們困在這堙C此時地面出現異樣!原來是數名黑衣人從地而起!高立等人怒火正盛,這數名黑衣人自然成為拳靶…

可是,黑衣人不斷的出現,被打倒的又站起來,安佑氣力開始有點不繼,數名黑衣人齊打,將安佑按在地上,動彈不得!Anison見狀欲上前解救,可惜被數個黑衣人糾纏著,高立和Wildman又抽身不得,眼看安佑要被捉走之際…

「轟隆」一聲,金字塔的門被打破,石塊撞上數名黑衣人,東歪西倒,一身影從塔外衝進來,高立認得,是Kal-El!

「大家無事吧?」Kal-El見安佑被黑衣人制服著,二話不說便用鐳射光一擊射開黑衣人,救出安佑。
「無事,我們已經取到光之鑰匙了,快走!」mythz氣呼呼地與Kal-El等人集合,眾人飛快地逃出金字塔。

黑衣人追出來,都被Kal-El的光線射回。Kal-El負責斷後,高立馬上虛構四驅車,眾老餅登上後便向市區方向撤退,只是在沙漠之中,眾人行動受阻,無法快速地離開,只得緩緩地走。

「哈哈哈,想走?」就在這個時候,拾實什習窄炸集竟然追出塔來,站在門口,看來已經擺脫了老餅三花的阻攔。
「你們先走,我擋住他們。」Kal-El刻意留後,主要是為了消滅拾實什習窄炸集,只是拾實什習窄炸集並沒有放Kal-El在眼內。

拾實什習窄炸集看著Wildman等人逐漸走遠,為了避免獵物走脫,便向Kal-El吐出十數箭!跟著便率著一眾黑衣人追上去。

但Kal-El又怎會這麼容易放過拾實什習窄炸集呢?在將利箭統統被射成灰燼後,一飛就飛到拾實什習窄炸集等的面前,再來數招鐳射光線,將其身旁的黑衣人統統射低。

「我對你無興趣,滾!」拾實什習窄炸集說罷便飛身出拳,Kal-El反應甚快,單手已經擋下。
「過得到我這關再說!」Kal-El振奮起來,回以一拳,拾實什習窄炸集側身避開,再來一腳,又被拾實什習窄炸集攔下。
「不要逼我!」拾實什習窄炸集跳在空中,筆直地伸出左腳,猛烈地踢向Kal-El。

Kal-El見勢不可擋,躍身向後,眼部射線激射而出,拾實什習窄炸集舉起雙手擋下。「轟隆」,發生輕微爆炸,揚起塵土,將拾實什習窄炸集的眼睛都蒙住了,Kal-El乘勢而逃。

「哼,你們逃不掉的!」當拾實什習窄炸集看清的時候,眾老餅早已逃之夭夭。

眾老餅坐著由高立駕著的四驅車,向市區進發,看來成功擺脫拾實什習窄炸集了。高立再看一看光之鑰匙,確定還在身上。Kal-El從天空降下,點點人數,獨不見Shiawase、celia和inabottle。

「咦?CC、些些和小樽三個呢?」Kal-El不見三花,心知不妙。
「她們…」Wildman欲言又止,Kal-El心想可能猜中了。

「轟隆!」遠處傳來一聲巨響,眾老餅回頭,驚訝地發現了什麼似的。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會令眾老餅如此驚訝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驚險!沙漠大逃亡!」。

TOP

第九十三回 驚險!沙漠大逃亡!

沙塵滾滾,大漠荒蕪…

「答…答…答…」水滴不斷從高處墜下,滴在石頭上,發出的聲響,從山洞內不停地迴盪。

「呀…這堿O…」睜眼開來,卻是伸手不見五指,頓感驚恐。
「有人嗎?」此間從傳來輕聲,是一把十分熟悉的聲音。
「嗯,我在這塈r。」又有另一把熟悉的聲音輕輕傳來,看來眾人皆無法分辦到對方的位置。
「你們都沒有事呀?哎呀…」好像是弄到了傷患而發出了嬌嗔的呻吟…應該是一名女子。

「踏…踏…踏…」遠處傳來了腳步,似乎有人走近,三人不再發聲,靜觀其變。

一道火光,將山洞照亮,三人定神一看,竟然是…

卻說Wildman等老餅逃離了金字塔,不遠處竟傳來了巨響,引得眾老餅大駭,馬上高速駛離現場!

原來是拾實什習窄炸集已經來到沙丘上,向著眾老餅進行砲擊!理應眾人已經走了很遠,雖然不知道拾實什習窄炸集是如何來到這堙A也不知道是如何弄來大砲,但眾人知道,拾實什習窄炸集是玩真的!高立馬上踩盡油門,加速逃走!

「走?發砲!」拾實什習窄炸集指揮黑衣人,朝著眾老餅發炮,只見四驅車以「之」字行走,圖避開炮火的攻擊!

正當黑衣人打算發下一炮的時候,大砲突然發生爆炸,炸得碎片,拾實什習窄炸集抬頭望向天空,原來是Kal-El飛到半空,用眼射線將大砲打散!

「又是你!」拾實什習窄炸集大怒,命令黑衣人繼續向高立等人發炮,自己便去收拾Kal-El。

不過,Kal-El在天空,拾實什習窄炸集又有什麼辦法與之周旋呢?只見Kal-El逐一將大砲消毀,拾實什習窄炸集只得從遠處向Kal-El吐箭…

四驅車所經之處,火光熊熊,爆炸連連,KD1743和Wildman都被碎片割傷,高立等人受了輕傷。突然間,四驅車前竟然出現數十個黑衣人!

高立見狀,也不閃不避,直接用四驅車撞上黑衣人,只見黑衣人被撞倒在地後,面不改容地再次站起來,追在四驅車的後面。四週的黑衣人也越來越多,漸漸將高立等人包圍!

眼看要被一片人海淹沒之際,Kal-El及時回來,將重重黑衣人射開,安佑又以高速撞開人群,撞出一條路,高立當機立斷,踩盡油門,飛越黃沙!黑衣人也追趕不上…

只餘最後一台大砲,拾實什習窄炸集朝著高立等人開火,卻又被Kal-El射下!激得拾實什習窄炸集暴跳!見無法打倒Kal-El,自己反而損兵折將,拾實什習窄炸集決定將砲口瞄準Kal-El,誰知…連最後一門大砲都被Kal-El射毀,那樣是無辦法再狙擊高立等人,Kal-El也從容地離去…

「嘿,你們如何逃得過我的手掌心?看著辦!」拾實什習窄炸集咬牙切齒地,回頭離去。

終於回到市區了,眾人要馬上決定下一步怎樣做?高立認為,最好由他虛構一部飛機出來,直接送眾人回去,將光之鑰匙帶回老餅基地,眾人都拍手叫好。

「想搭飛機走?問過我沒有?」當大家以為已經脫離拾實什習窄炸集的狙擊之際,拾實什習窄炸集又再一次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了!
「可惡,看來只有將他消滅才可以逃得過!」Wildman已經決定與拾實什習窄炸集決一死戰。

到底眾人能否成功離開埃及,回到老餅基地呢?光之鑰匙又能否成功交到toby等人手上呢?老餅三花的下落又是如何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入手!MATRIX的光之鑰匙!沉重!老餅聯盟付出的代價!」。

TOP

第九十四回 入手!MATRIX的光之鑰匙!沉重!老餅聯盟付出的代價!

終於,光之鑰匙入手了,看著那支發光的鑰匙,toby百感交集,很想哭,可是,卻哭不出來。

Potato和懷舊懷興二人馬上取走光之鑰匙進行分析,kitsir935和ar_woo一言不發站著,滿身傷痕的Anison、mythz和安佑坐在地上,低頭不語。Wildman、高立和KD1743已被送去醫療室,由TIP照顧,至於Kal-El則不在現場。

「些些姐姐呢?CC姐姐呢?小樽姐姐呢?她們到底去了哪堙H」聞得眾人從埃及帶著光之鑰匙回來的聰洛多薩比,馬上丟下手上工作,跑到作戰室大嚷。

問題沒有得到回應,Anison和mythz依舊沉默,安佑輕輕地泣,高立木無表情,toby等人都搖著頭。聰洛多薩比不明所以,看到眾人的表情,猜不出他們的想法。

「到底她們去了哪?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聰洛多薩比有點歇斯底里地問,但依舊得不到答案。

沒有人願意將這個殘忍的消息道破,他們寧願這些一切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然而,這個事實,他們始終要面對。

細拉鼓足勇氣,決定打破沉默,但口卻好像不是自己的,只能一字一字地喃出來︰「她們回不來了…不回來了…」
「什麼!你說什麼…」聰洛多薩比只怪自己太笨,從眾人的表情應該猜得到,但他情願猜不中。
「我無辦法再探測得到他們的訊息,一切訊息…都已經中斷了!」fumoon的手指和淚水,交替地打在鍵盤上。
「無可能!」一直以來,聰洛多薩比與老餅三花情同手足,三人經常照顧年紀最小的他,所以他一聽到這個消息,本能地自欺欺人,否定了這個事實。

只見聰洛多薩比一邊大叫,一邊跑了出去,一眾老餅看在眼堙A更覺心酸。

「我不希望,再有老餅失蹤或犧牲…」淚水,從toby的眼眶奪門而出。

如此一來,老餅聯盟雖然得到了光之鑰匙,但失去了四位重要的成員,得不償失。

話說高立等人還在埃及的時候,拾實什習窄炸集突然出現…

Kal-El奮不顧身地衝向拾實什習窄炸集,打算將他帶到老遠,誰知,他竟然撲個空…

「嘿,我都說你是最討厭的,讓我先將你送回現實世界吧!」這個時候,拾實什習窄炸集竟閃現在Kal-El的後方,輕輕地拍了一下。Kal-El全身發光,接著便消失不見了!

飛機已經成功虛構出來,花了高立不少精神力,Anison、mythz和安佑已經登上飛機,準備出發,黑衣人們一舉擁上,高立、Wildman和KD1743便留下來拖延著…

「快點上來呀!」安佑向著高立等人大叫。
「你們先走…我們一定趕得上!」高立說罷,卻被拾實什習窄炸集一拳打倒!

Wildman見狀,馬上救援,誰知他和KD1743雙拳難敵四手,被黑衣人們一輪毆打,毆得遍體鱗傷,就在這時,拾實什習窄炸集露出可怕的微笑…

「我們來了!」一把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那是Shiawase!眾人一看,果然是celia、Shiawase和inabottle三個,原來三人都安然無恙,還有黑色三連敗,看來是他救了三花!
「你們先走!」celia一馬當先攔著拾實什習窄炸集,安佑扶著高立等人上機,黑色三連敗便和老餅三花聯手應付拾實什習窄炸集等。拾實什習窄炸集再見老餅三花,心情大好,因為…
「走呀!」四人拖延著,眾人卻不想走,所以inabottle強硬地指令Anison起飛。雖然Anison等人都不想這樣做,但無可奈何,只得啟動引擎…

在飛機上,只能看著四人的身影,逐漸淹沒於黑海之中,眾人的眼角泛著淚光…

雖成功取得光之鑰匙,不過付出的代價,卻是十分沉重…到底老餅三花、Kal-El和黑色三連敗的安危如何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斷接!病毒的侵襲!」。

TOP

第九十五回 斷接!病毒的侵襲!

話說此刻的Kal-El,被拾實什習窄炸集一拍,都不知到了在哪堨h…

「呀?我怎麼回來了?」Kal-El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

Kal-El熟練地按下身邊的觸屏,馬上從床上跳下來,除下頭上那座頭箍似的儀器,再細看四周,果然,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

「果然回來了。」Kal-El自言自語,肯定自己心中所想,確定這堿O他出發的地方。「莫非…他有斷開連接的能力?算了。」

Kal-El搖了搖頭,站起來,看到窗外的環境,滿目瘡痍,有如廢墟,想起那個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分別,真的太大。

「人們會不願面對這個現實,而自欺欺人地沉迷在那個虛幻的世界中嗎?」Kal-El撫著頭迷思。「如果沒有自由,不能自控,那無論身處的世界有多美好,也不是一件好事。」

想起已經被毀的母星,Kal-El嘆了口氣,如果不是族人不聽自己父親的勸告,便不會落得如此下場。杰他他星人的出現,令他變成一個無家可歸的人,看著地球,他並不希望第二個黑星出現。更何況,他早已將地球當作第二個家,所以,他為了家,他必須阻止杰他他星人。

想了很久,Kal-El記起自己還有許多事未做,於是他再次戴起那座頭箍型的儀器,打算回去MATRIX世界,可是,無論他怎樣連線,都因出現連線逾時而無法接上。

「到底什麼原因呢?」明知MATRIX世界那邊情況危急,Kal-El也無法立即幫忙,讓他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但在未清楚原因,只得一步一步去找出問題所在。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Kal-El也將大部份有可能出現問題的地方查過,但都未有發現,這令Kal-El感到十分苦惱。

正當他打算放棄之際,顯示屏上出現了一條訊息,一條由防毒軟件提供的訊息,意思是指電腦的部份應用程式遭到病毒的感染,需要進行隔離及移除,很明顯,Kal-El之所以無法連上MATRIX的原因,大有可能是這病毒的存在,令MATRIX的防火牆自動將Kal-El從世界斷接,並將之隔離處理。

Kal-El想到這堙A才記起這些儀器都是由天網提供,只有透過這些儀器才能進入MATRIX世界,才可以和老餅聯盟的人接觸。之不過,病毒的來源是哪?莫非是由拾實什習窄炸集身上傳殖過來?

「到底你是誰?竟有這個能力?」Kal-El對拾實什習窄炸集感到好奇、但又感到恐懼,因為拾實什習窄炸集的存在,絕對是老餅聯盟,不,是整個MATRIX世界的大害。

當下要做的是,先要消滅病毒,然後再連接MATRIX世界,Kal-El立定決心,馬上行動。

MATRIX世界那邊,fumoon還在按著電腦,但是,他發現了一些問題…

「咦?怎麼會這樣?隊長!」fumoon也顧不得眾人還在悲傷之中,大聲叫嚷,眾人也只好拖著身軀來回應。「我發現我們的資料庫被安裝了病毒,正在蠶食我們的資料庫。我已經將已經損壞部份斷開,並且將病毒消滅了,但已損壞的部份無法修復,而且病毒亦將許多我們的資訊傳遞去一個特定地方,所以,我估計我們的機密有可能已經外洩。」
「一定是拾實什習窄炸集所為。」kkeeleung氣忿地說。
「這個程式或者可以利用一下。」toby突發奇想,fumoon會意,馬上動手。

到底fumoon要怎樣做呢?toby又打著什麼算盤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會面!Kal-El和toby的第一次約會!」。

TOP

第九十六回 會面!Kal-El和toby的第一次約會!

老餅基地。

fumoon聚精會神,埋首於鍵入程式碼,toby希望他的計劃可以成功。

「是不是打算找出病毒將我們的資料傳送到哪些地方呀?」超人兄弟好奇地問。
「是,既然這種病毒將我們的資料傳到一個特定地方,或者我們可以找出MATRIX的核心所在地。就算不是MATRIX的核心所在,亦應該離得不遠矣。」fumoon熟練地按著鍵盤,輕鬆地解釋他的行動。

但是,fumoon已經滿頭大汗,應該遇到一些阻滯,其他人都心急如焚。過了不久,打字聲終於都停下了,原來他放棄了,toby等人也露出失望的表情。就在此時,螢光幕上出現了一封新郵件…

fumoon打開,toby等人急不及待湧上前…

「喂喂喂,不要那麼心急呀…」超人兄弟傷勢未癒,眾人一湧,將他擠得喘不過氣。
「哎呀,大家靜一靜,讓我來…」toby要眾人稍等,自己和fumoon便閱讀這封來歷不明的郵件,杜劍龍和任因玖在後方也好奇地看著…

一連串的密碼,眾人也看不明白,唯獨toby深知其意。

「照樣子,對方應該是怕被得悉機密而採取了保密措施,從對方用了SSL和RSA等技術便可以得知。」toby說罷便著fumoon先行退開,自己親自動手。
「那,對方會是誰呢?會是Kal-El嗎?還是MATRIX的拋磚引玉之計呢?」actionkamen在猜,這封電郵的背後到底有什麼?等著他們的到底是福還是禍呢?
「能夠和老餅聯盟取得聯繫的,應該不是泛泛之輩,而且,懂得使地球的加密技術,也應該是在世的人。」toby一想到在世的人便興奮不已,畢竟還在地球的人類,就只有他和終極餅友二人而已。

雖然不能否定那是MATRIX的詭計,但只有解開這封郵件,toby才能得知當中究竟…花了數分鐘,終於都解開了…

「果然!是Kal-El!」toby讀罷電郵的內容,興奮得大叫起來,眾人得知Kal-El安然無恙,開心不已。
「那…為什麼他要傳這封電郵給你?難道他回不來?」999果然聰明過人,一想便想到重點。
「對,他說他暫時未能回到MATRIX世界,原因未明,他傳這封郵件過來主要是報平安,以及想和我會面。」toby解釋信件的內容。

眾人皆覺不可思議,雖然老餅三花下落不明,但得知Kal-El安全,總算放下心頭大石。

「只要你把你的位置座標用RSA加密後傳送過來,我便可以利用SSL方式和你進行即時通訊,避過MATRIX的追蹤了。遲點我也把我的位置座標傳送給你,你便可以來到我的所在地會面。」toby打下信件的內容,那就是要對Kal-El說的話。

toby完成傳送信件,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希望那不是MATRIX的計劃吧…萬一被MATRIX偵測toby的實在位置,那麼他和終極餅友的處境便會很危險!

「這是兵行險著。」Potato知道toby這樣做,是很容易曝露自己的行蹤,但這刻的他又無可奈何,只因Kal-El的戰力對老餅聯盟來說實在太重要。

過了良久,toby等人也開始等得不耐煩…又過了十五分鐘,toby不停地轉動著滑鼠上的滾輪,查看有沒有新郵件,可惜沒有。就在這時,「叮」一聲…

「終於來了!」一個未讀的新郵件終於出現,toby解開這封郵件,眾人的悶氣一掃而空。

按著指令,終於接通了!螢光幕上傳來了映像,是Kal-El!眾人再見Kal-El,感覺十分親切,恍如再見一位很久未見的老朋友,有人感動到眼泛淚光…

「toby,你好。要你們久等,真的對不起!」雖然畫面有很多雪花,但Kal-El的聲音依然很清晰地傳出來。
「你好,Kal-El!」toby看著Kal-El,心情激動得不知要說什麼好。

toby和Kal-El終於要見面了,到底跟著下來,得到光之鑰匙的老餅聯盟要怎樣做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秘密!toby的USB集合器和記憶分離系統!」。

TOP

第九十七回 秘密!toby的USB集合器和記憶分離系統!

「這邊。」toby領著Kal-El來到一座秘密基地,基地四週都是一片廢墟,都是金屬垃圾、飛機汽車的殘骸。

自從toby和Kal-El取得聯絡後,toby便將Kal-El不在時的事都一一告訴給Kal-El,令Kal-El不禁替眾人緊張。toby又將自己在現實的位置傳送給Kal-El,Kal-El決定來與toby會面。當toby看著從天而降的飛船,便知道入面的人一定是Kal-El!Kal-El從飛船跳下來,二人終於見面,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一切盡在不言中。

甫進入基地,Kal-El好奇地東張西望,四周的機器和線路,還有老舊的陳列品,好像那些和環境格格不入的油畫、玩具、書本等。toby沒有多作聲,只揚一揚手,喚Kal-El來到另一間房間,房間內,有一台巨大、堶掃鷁菑@個人的維生玻璃瓶,還有一台巨大但又殘舊、仍有數盞訊號燈在閃爍的機器,以及許多小型電腦。

「這個集合器和記憶分離系統,便是各位老餅在MATRIX世界中能獨立運作的原因了。」toby摸著巨大的機器說。「在分離kit sir和丫烏的時候,便在想如何能夠將分離出來的程式儲存,並且繼續運作。所以,為什麼老餅聯盟的成員和懷舊研究所都不受MATRIX的監視和控制呢?便是這個原因了。」

這台機器,體積龐大,組件之間有許多線路接駁,面板上插著許多USB的記憶棒,另外有線路接駁數個幾近褪色的螢光幕和不見了數個鍵的鍵盤。

Kal-El一看便恍然大悟,難怪他進入世界之後,自己的一舉一動好像被人監視著。toby安裝了多重防火牆,主要用來將MATRIX的追查截斷,以免MATRIX得知他的所在地,同時對MATRIX的控制作出反制。老餅基地在多重防火牆的保護下變得十分安全,而透過這部儀器進入基地內的人和物都能避過MATRIX的追蹤。

「這個系統可以追蹤每一位老餅的位置及狀況,同時可以查看每一位老餅的詳細資料及作戰能力,而fumoon是負責維護這個系統的人。」toby解釋。
「那麼,你用這個系統,不就可以找到spectreman了嗎?」Kal-El看著這部龐大的機器說。
「可惜,在spectreman失蹤之時,這套系統並未完成開發。」toby自責地說。「至於CC她們,還好,她們的USB仍然運作…只是一時間未能為她們定位。」

toby解釋,當時USB集合器尚未完成,所以並未將spectreman抽離於MATRIX獨立運作,因此就算他失蹤,也無從入手。後來分離kitsir935和ar_woo時所用的,也只不過是實驗品,反正失敗也只是斷MATRIX一臂,所以不敢用在其他人身上,如果精神個體能稱之為「人」的話…

後來得到kitsir935和ar_woo的幫忙,最終成功發明這台USB集合器和記憶分離系統。每一次toby回到現實世界,都會將新的空白USB記憶體,插到閒置的插口上,然後輸入連接老餅基地內的「記憶分離瓶」的指令,便可以運作將瓶內指定的程式或人儲存到USB記憶體內的程式,將之與MATRIX分離。當然,toby亦可以在MATRIX內使用,不過首要條件是先將分離瓶和USB集合器連結。

當初toby來到這個世界,都是靠自動化程式將USB內的軟件自己傳送到自己的手上,包括那個分離kitsir935的實驗軟件。

要是那時toby早一點成功開發出這套系統,spectreman也不會失聯,所以toby對此十分自責。

「還有,這個系統連接著這個資料庫。」toby帶Kal-El來到另一部機器面前。「那儲存了許多老餅的資訊,所以這兩台機器十分重要。」
「或者我有必要守在這堙A以防天網來襲。」Kal-El想起天網的攻擊,無孔不入,有點擔心。
「嗯,有你在,我會安心一點。不過我已經在外圍佈防,暫時可以放心。」toby的話,令Kal-El的心放寬了一點。

這是現實世界,Kal-El和toby終於在現實世界中相遇了,一個是無家可歸的人,一個是有家歸不得的人,大家都有相同的感受。現在Kal-El暫時未能回去MATRIX世界中,只好駕駛自己的飛船過來,守在這堣F。

「那麼,這堳羺U你了,我要回去了。」toby躺到另一個空置的玻璃瓶內,蓋子緩緩合上。
「放心吧,這堨瘚鳩琚A記著,MATRIX的野心就要由你去阻止了。」Kal-El的話,toby已經聽不到,因為他已經經過儀器,再次回去MATRIX世界中。

看著toby為人類的未來努力,Kal-El深受感動,不過前路將會如何呢?toby又會遇到什麼事情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揭曉!ULTRA2020的目的!」。

TOP

第九十八回 揭曉!ULTRA2020的目的!

看著toby回去MATRIX世界,Kal-El便開始參觀這堛漯垂~…

「這個是?」Kal-El看著一個玻璃飾櫃內的一件鐵皮玩具。身為黑星人的Kal-El,透過學習天網的資料庫內的知識,知道那是一隻小小鐵皮青蛙,原本綠色的外表,在歲月的沖洗下,被鏽班一片片地侵蝕,

Kal-El順勢看,看到各式各樣的棋子和棋盤,鬥獸棋、中國象棋、軍棋、波子棋等,一一都被厚厚的灰塵鋪上。在飾櫃的另一角,是一部部小型玩具車,還有一具具機械人公仔。

「莫非龍哥的老餅萬能俠是根據這個公仔來設計的?」Kal-El看到飾櫃內那個已經生鏽的鐵甲萬能俠,和杜劍龍的老餅萬能俠有九成相似,不禁偷笑了一下。

Kal-El溜著,來到房間的另一邊,是一排排書架,書架上的書已經開始泛黃,恐怕碰一下都會碎成片塊,除了有許多漫畫書和小說外,還有許多各種類型的書籍。

另一個書架上,有許多VHS、錄音帶、CD和黑膠唱片,書架旁還有已經滿佈厚灰的唱碟機、錄影機、Walkman、CD機和攝錄機。想當年,這些設備都是那個年代最新穎、最先進的,但時移世易,這些都已經變成古董了。Kal-El想到這,難免有點感慨。

正當Kal-El要繼續欣賞下去時,一聲悶響,打斷了Kal-El的雅興。

「終於,讓我找到你們了!」Kal-El回身一看,竟然是ULTRA2020!
「你是怎樣找到這樣來?」Kal-El對ULTRA2020的出現感到驚訝。
「你忘記了那個病毒了嗎?」ULTRA2020的臉上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病毒?莫非toby所說的病毒,不是拾實什習窄炸集種下,而是由你…」病毒的事,toby已經說了給Kal-El聽。
「無錯,那個病毒表面是破壞和偷取老餅聯盟的資料,實際上,那是一個追蹤程式,主要是追蹤你們在現實世界中的位置。」ULTRA2020為自己的目的達到而感到興奮。「現在,我找到你們了!」

ULTRA2020說罷便舉起雙手,打算向基地內發射死光!

「慢著!」Kal-El制止ULTRA2020作進一步行動,馬上擋在前面︰「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哼,別阻止我!」ULTRA2020咬牙切齒地看著躺在維生瓶的toby和終極餅友。
「你到底想怎樣?」Kal-El壓著ULTRA2020雙手,以免他破壞基地。
「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天網放了我的弟弟!只要我拿到光之鑰匙,並且將老餅聯盟消滅,天網便會放回弟弟。所以…他們一定要消失!」ULTRA2020趁Kal-El一愣,一個衝前,將Kal-El撞倒。「我講過,任何阻止我的人,下場只有一個!」

會是這樣簡單嗎?Kal-El的面前,是一個與老餅聯盟作對的人,得到光之鑰匙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弟弟嗎?

「但你知道,MATRIX狡猾奸詐,她未必會如實地兌現承諾,可能她只是虛與委蛇,騙你而已。」到此時為止,Kal-El仍然想說之以理、動之以情,希望ULTRA2020不再和老餅聯盟作對。
「我不理,我只要救我的弟弟,其他的事我一概不理,其他人的生死與我無關!」ULTRA2020舉起雙手,正要對Kal-El發出死光…「再見了!」
「難道你認為你可以嗎?」Kal-El絕不坐以待斃,一個飛身,抱著ULTRA2020飛出基地外,狠狠的將ULTRA2020扔在地上。

ULTRA2020搖一搖頭,站了起來,在他面前的,是一個怒火正盛、懷著保護之心的Kal-El。

「看來我不將你擊倒,我都無法達成我的目的。」ULTRA2020的嘴角一掀,似乎有一種雀雀欲鬥的感覺。
「你太自私了!地球怎可能因為你的所作所為而萬劫不復?我會阻止你!」Kal-El見無法說服ULTRA2020,決定要將ULTRA2020打倒。

Kal-El和ULTRA2020已經劍拔弩張!風吹得颯颯作響,四周瀰漫著令人窒息的殺氣!一個為守護地球這個第二家鄉而戰,一個為救出自己的弟弟而戰!二人同樣有自己的理由!

到底二人的決戰最終結果會怎樣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堅持!Kal-El和ULTRA2020的信念!」。

TOP

第九十九回 堅持!Kal-El和ULTRA2020的信念!

那頭的戰火才剛剛熄滅,這邊的戰火就靜靜點起。

ULTRA2020和Kal-El都不是等閒人,萬一二人打起來,這個基地肯定會受到波及,Kal-El想到這樣,所以才將ULTRA2020趕出基地外,以免基地受到破壞。

架好姿勢,二人相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呀…難道二人就不可以好好的坐下來談談嗎?

「慢著!」由始至終,Kal-El都不想打︰「其實我們是不是要大打出手才能解決問題?你應該知道如果我們相爭,得利的,始終都是天網。」
「我說過,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ULTRA2020的態度堅決,似乎一定要將Kal-El打倒。
「為什麼我們兩個不可以合作,一同打入天網的核心,不就可以救出你的弟弟?」Kal-El的提議的確有可行性。
「無錯,你我合力,是有機會的。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失敗呢?」ULTRA2020的確擔心萬一失敗,弟弟的生命便會隨之完蛋。

雙拳難敵四手,任憑Kal-El或ULTRA2020本領高強,都無法敵得過天網的圍堵,更何況天網的利害並不是他們任何一個可以單獨面對的。UTLRA2020確是曾經想過打入天網的核心,但他認為成功的機會很低,在無甚把握的情況下,他只得妥協。

就算現在形勢不同了,Kal-El和ULTRA2020二人聯手,能將天網消滅的機會,仍然很低。

Kal-El感受到ULTRA2020的無奈和顧忌,看來現階段是無法說服到對方和自己合作了。

「你知道嗎?我在進入這個世界前,早已經編寫好一系列的程式,讓自己成為億萬富翁。」ULTRA2020說。「就是要通行無阻,才可以容易辦事。」

Kal-El不明所以,這個時候,ULTRA2020說這些還有什麼作用呢?

「就連向天網妥協,一切都是為了達到我的目的!」ULTRA2020的目標明確,但手段卻不是其他人所能做到。

ULTRA2020的意志堅定,他認定了要救他的弟弟,他便義無反顧地去救,就算要犧牲身邊的人,他也在所不惜,只是這種方法,未免太殘忍了些吧?

「那又如何?你怎可以那麼自私?」Kal-El不齒ULTRA2020那一種不擇手段的做法!「你知道嗎?你這樣做,根本是將人類送入地獄!你忍心嗎?」

Kal-El經歷過滅門之禍,所以他明白到家破人亡的痛苦,歷史重演的事,他絕不希望在他面前再發生多一次,而且,他早已將地球當成了他的家了,無論如何,他都要保護好這個家。

保護地球成為了Kal-El的唯一生存下去的信念,他已經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了,他怎會忍心再失去家呢?

「我講過了,其他人的事與我無關。」ULTRA2020的話,惹得Kal-El怒不可遏!「嗯?」

一線紅色光束,筆直地射在ULTRA2020身上,ULTRA2020有如炮彈般飛彈開去!Kal-El已經怒得忍無可忍,不說一句便即時出手!

一道銀色光束,從遠方射向Kal-El,Kal-El恃著自己刀槍不入,將銀色光束擋在基地外面,保護基地完整無缺。

「看來,我們非戰不可。」ULTRA2020拍拍身上的灰塵,緩步走來,看來已經作好戰鬥的準備。
「那麼,我們就來吧!」Kal-El的一句,等如宣佈了戰鬥正式開始。

到底最終的戰果會是如何呢?無論結果怎樣,得益的始終是天網,到底天網在玩什麼遊戲呢?拾實什習窄炸集和杰他他星人等又有什麼行動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終結!兩個不平凡的人和一個平凡的結局!」

TOP


TOP

第一百回 終結!兩個不平凡的人和一個平凡的結局!

現實世界。

Kal-El和ULTRA2020兩個已經打起上來,各自為了自己的信念和目標,誓要將對方擊倒。

兩個不平凡的人,在地球上正進行一場毀天滅地的決鬥,雖然真的不知道兩個本身無怨無仇的人為什麼要打起來,但這個時候是無法叫停兩個了,更何況這堣w經沒有人去叫停他們。

你一拳,我一腳,兩個的武藝不相伯仲,要將對方打敗看來不太容易,即使能夠打敗對方,也會花了不少力氣。

可是ULTRA2020的堅持,讓這場無謂的戰鬥持續;Kal-El本來就不想打,只是礙於形勢,他無奈繼續。

正所謂兩虎相爭,必有一傷,這是天網最想得到的結果,一個被打敗了,另一個就孤掌難鳴,那就不足為懼了。

講回戰況,ULTRA2020的十字死光的確利害,但Kal-El的鐳射光線也不遑多讓,兩道光束相拼,誰也得不到甜頭。既然埋身肉搏和遠距離都無法分出勝負,那麼Kal-El決定以高速戰來分勝負。

Kal-El高速地飛向ULTRA2020,打算以身體作武器,把ULTRA2020撞倒在地,不過ULTRA2020眼明手快,一個側身,剛好避過。Kal-El再接再厲,繼續以高速朝著ULTRA2020的背面撞去。ULTRA2020感到背後的巨大殺氣,於是一個筋斗便躍到半空中,Kal-El見狀,便一腳踩向地面借力,飛身撞過去。

Kal-El的速度可謂近乎音速,眼看ULTRA2020避無可避,皆因ULTRA2020不懂飛…才怪! ULTRA2020高舉一支看似唇膏的物件,馬上變成一個銀色巨人,不過這次沒有變大!「嗖」一聲便飛上半空!和Kal-El在空中追逐起來!Kal-El並沒有太大的驚訝,因為他並沒有想過ULTRA2020不懂得飛。

高速飛行的戰鬥,讓兩人的體力下降得很快,現在支撐他們的是意志,還有他們的決心!勝負只是一瞬間的事,誰撐得下去,誰就會得到勝利…

「轟隆!」一聲巨響,只見地面炸出一個大坑,ULTRA2020和Kal-El兩個人都躺在坑堶惜ㄟ吽K

這就完結了?莫非是兩敗俱傷嗎?那麼就正中天網的下懷,從此以後便沒有了兩個麻煩的對手…

「呼!」吐氣的聲音,竟從坑內響起!突然間兩道黑影從坑內躍起,原來是ULTRA2020和Kal-El,他們兩個都沒事,實在太好了!
「果然利害,看來今日我是沒有辦法將你打敗。」ULTRA2020的語氣竟收起輕蔑之意,對Kal-El變得敬重起來。
「希望我們不要再相鬥下去,否則只會成為天網的棋子。」看來是Kal-El成功說服了ULTRA2020,所以ULTRA2020的態度才會改變。
「嗯,希望你們可以幫到我。」UTLRA2020應該已經和Kal-El達成協議了。
「謝謝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力幫助你。」Kal-El拿出一個通訊器,開大音量,堶捷ヮ茪Ftoby的聲音。

果然,toby已經成功將ULTRA2020說服,不再和老餅聯盟作對,並答應了ULTRA2020替他尋找弟弟的下落,同時ULTRA2020亦答應toby,會和老餅聯盟合作,對抗天網。

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雖然結局早已經意料之內,但平凡的結局,不會令人開心一點嗎?所以說呀,任何時候,大團圓結局都是平凡而令人高興的。

在MATRIX的一邊,toby正坐在電腦面前,與ULTRA2020溝通著。

「唉,總算化解了一場危機。」toby萬萬都猜不到,ULTRA2020竟然可以找到上門,要不是Kal-El在,相信toby和終極餅友的肉身早就不存在了。

toby回想起上次的危機後,各位老餅都已經恢復原狀,種馬、hongkongman、亞力等人都已回復原來的生活,老餅聯盟亦多了幾位新成員,理應可喜可賀,但toby依然愁眉深鎖…

就在此時,細拉驚慌地走入作戰室,仍在室內的toby、assemby和虎榮一見便知道發生了大事了!

到底細拉遇到了什麼事會這樣慌張?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標參!老餅科學家綁架事件!」。

TOP

第一百零一回 標參!老餅科學家綁架事件!

「什麼!綠寶兄他們被綁走了!」細拉的話讓toby等人驚訝不已!

這些日子,由於聰洛多薩比因為還在悲傷之中,所以食堂大廚之位暫時由細拉獨力頂上。沒有聰洛多薩比,要細拉一個人管理那麼大間的廚房,又要煮、又要點算這麼多的食材,真的有點吃力,幸好有其他廚房助理幫手,才不致於手忙腳亂。

平日,細拉都是在基地的卸貨區,點算從外運來的食材,由幾名工人將車上的食材搬下車,然後再由幾個廚房助理將食材搬入冷凍庫。但這晚,搬運公司剛好放假,加上基地最近人手不足,細拉只好親力親為,帶著兩名廚房助理,一同到街市選購新鮮食材。要知道,身為一個星級廚師,細拉對食材是十分講究哦!

當細拉已經選購好食材,兩名廚房助理將食材搬上車之際…竟然碰上綠寶210、CKCK、Potato和懷舊復興四位博士。細拉當然上前和眾人打個招呼啦,想不到四位博士都是來街買菜,原來四位博士,閒時就喜歡親自下廚,這天四人便相約好到綠寶210的家中「游乾水」,「游乾水」嘛…即是打麻將咯!

就等細拉等七個人買好食材,細拉便提議送綠寶210等人一程,反正車子頗大,多點食物也是裝得下的。綠寶210等人便坐上了細拉的車,向著綠寶210的家出發了。

只是,他們不知道早有幾名陌生人,潛伏在綠寶210的家附近。就在細拉和兩個廚房助理下車,幫忙將綠寶210等人的食材搬下車之際,那幾名陌生人便衝了出來!將細拉和廚房助理打暈,在昏倒的那刻,細拉隱約聽到綠寶210等人求救的叫喊,在看不清幾名匪徒的情況下,細拉便昏了過去。

到細拉醒來之時,發現身邊來了三個人,原來是carkei、ABOY和George,他們剛從tnd1964的酒吧走出來,得知綠寶210等人被綁走,眾人便兵分兩路,細拉回基地向toby報告,carkei等人便追蹤綠寶210的下落。

「為什麼要綁他們呢?到底是誰綁他們呢?」事出突然,assemby也來不及反應。
「杰他他星人!」toby想來想去,現在只有杰他他星人才會做得出。
「可能…他們打算用綠寶兄等人的安危來要脅我們。」虎榮的推測不無道理,可是,杰他他星人可以要脅老餅聯盟什麼呢?
「光之鑰匙!」無錯,toby的推斷無錯,如果綁走綠寶210等人的人是杰他他星人,那麼他們一定會要脅老餅聯盟,用光之鑰匙來交換人質了。「而且,杰他他星人更可以脅迫綠寶210等人替他們進行科研,從而增強實力,這招實在狠!」

此時已經不容眾人細想了,toby召集一眾餅友,馬上到基地集合,商討對策。

講回carkei等人。要追蹤被綁走的綠寶210等人,並沒有想象中容易,既沒有目擊者,也沒有對方撤走的路線,更不用說對方留下什麼線索給自己了,要用通訊器定位儀來追蹤,才發現綠寶210等人的通訊器全都被丟到路的一旁。

「看來無從入手哦!這真的…嘻…有點難度。」平日嬉皮笑臉的carkei,到這一刻也是抱著玩樂的心情。
「老闆,這個時候就別玩了。如果Wildman也在就好了。」carkei聽罷也收起了輕率的心情。雖然名義上是員工,但carkei卻沒有計較過ABOY,從來都是以兄弟相稱。
「來吧,我們再看看附近有沒有什麼線索吧。」carkei說罷,George和ABOY便馬上動身四處查看。

George記得,細拉說綠寶210等人曾經大聲叫喊,那麼附近的人應該聽得到,於是他默默地向四周的人詢問起來,終於,從一名剛從屋中出來的主婦得知一些細節。

「你說,他們是從那個方面去了?」為了確認情況,George指著一個方向問道。
「是呀,當時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既然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所以我沒有報警呀。」各家自掃門前雪司空見慣,George也不出奇,馬上向carkei和ABOY講出情況,同時向toby報告他們查到的事,跟著便馬上動身去追尋綠寶210等人了。

到底是誰綁走懷舊研究所的博士?綁走他們又有何目的?又有什麼在前面等著carkei等人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煩惱!有錢人的煩惱!」。

TOP

第一百零二回 煩惱!有錢人的煩惱!

就在綠寶210等人被綁走的同時,老氏餅業舉辦的酒會,邀請了不少的城中名人來參加,身為主席的whoiambatman當然也會出席,他還邀請了japkortai來。

「多謝你今天請我來,我很少出席這些場合呢。」japkortai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平日也沒有太多消遣。
「不用謝,我還未多謝你上次照顧我。今日你肯嘗面來當我的partner,讓我不用給那些姨媽姑姐問長問短,實在是太好了,不過也難為你了。」我們還在想為什麼whoiambatman誰都不請,偏要請japkortai來,原來是借japkortai來「過橋」。
「知道了,那麼這樣我們算是一比一平手咯!」japkortai早知道whoiambatman請她來的目的,不過善解人意的她並沒有介意。
「為表歉意,這是我們公司的VIP卡,到我們公司的任何一間商店消費,都可以得到五折優惠,世界上只有你才有哦。」嘩,五折,相信都誰聽到都很想擁有那張VIP卡啦,只是japkortai覺得太貴重,正欲推卻…
「呵呵呵…我們看看那人是誰?原來是whoiambatman,噢!還有美女,真是天下奇聞哦!」whoiambatman和japkortai回頭一看,只見一個身形臃腫的中年男人,伴著一個樣子醜陋的婦女,向著whoiambatman走過來。
「老公,我聽過有人說whoiambatman是gay,幸好不是真的,呵呵…」想不到外表已經夠醜,連說話都那麼尖酸刻薄!japkortai只見whoiambatman微笑了一下,也沒有理會那二人,自己卻有點氣上心頭。
「來吧,我們去跳舞吧,身為主人家,怎可以讓人看扁呢?」看來whoiambatman也不當他們的話一回事,自顧自地與japkortai走開,走向舞池之前,japkortai還回頭一下,只見那對夫婦表情錯愕地站在一邊,不禁一笑。

whoiambatman和japkortai來到舞池,舞池中已經有數對男女在跳舞…只是,播放的音樂讓japkortai覺得不太自然。

「唉,不好意思,剛才那個人是我生意上的對頭,他總是想找機會來奚落我,哈,不好意思,把你拖下水了。」whoiambatman解釋說。
「不用不好意思,我最討厭就是那種人,都不懂得尊重其他人。」japkortai的性格熱血,是老餅聯盟中值得信賴的成員,這點令她成為許多餅友的好朋友。
「為這些人生氣有什麼益處呢?來吧,我們跳舞。」whoiambatman邀請japkortai跳舞,引得其他人的好奇。

老氏餅業是一個大集團,創辦人始終希望可以世世代代傳下去,因此whoiambatman的親朋戚友都希望繼承人whoiambatman都有一個候任繼承人,好讓他們可以安心。只是whoiambatman一直以來都沒有女朋友,也不急著成家立室,身邊的人自然著急起來,經常有意無意地介紹女孩給whoiambatman,令whoiambatman深感煩嫌。今次whoiambatman帶著japkortai,借japkortai來堵住親戚們的口,算是解決了問題吧。

「我們這些人,很難像普通人一樣,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每分每秒都被人注視著,更慘的是,自己作為集團的繼承人,必須為集團的未來著想,許多不想做的都得像任務一樣,必須完成,例如傳宗接代,唉。」whoiambatman向japkortai大吐苦水,japkortai點頭。

的確,有錢人也會有煩惱,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japkortai也明白這道理。

「不用那麼緊張呢,放鬆一點。」二人跳著,whoiambatman突然喚了一句,讓還在集中精神、注意腳步不要踩到whoiambatman的japkortai差點反應不過來,只得苦笑一下,whoiambatman也笑了。「多謝你,上次要不是你,我早已在天堂了。今次又要多謝你,要不是你,我又會被人問長問短,看來我又欠你人情了。」

自從上次whoiambatman受傷後,japkortai和啜啜仔經常照料他,他才可以痊癒得這麼快。在臥床期間,也只有她們二人經常和whoiambatman聊天,他才不致於那麼悶,亦因為這樣,他和japkortai及啜啜仔成為了惺惺相識的好朋友。

「對了,老餅聯盟的電影差不多進入後製階段,我想邀請你們老餅聯盟作為首映禮的嘉賓。」whoiambatman想,找老餅聯盟來當首映禮的嘉賓是最好不過。
「嗯,我想所有人都會樂意來首映禮,希望能將這陣子的悶煩氣氛都趕走。」一想起老餅三花,眾人都悲傷不已,japkortai想藉這次活動,將一片愁雲慘霧都消去。

「如果可以,我想和我的好朋友,一同去世界之巔,吹吹風,聽聽海,感受一下風的感覺。」whoiambatman說罷便望向遠方,japkortai似乎也明白自由的好處,點頭贊同…

就在此時,japkortai和whoiambatman的通訊器響起,得知綠寶210等人被拐走。當下二人馬上離開會場,眾人都大愕不已,唯獨有人在角落媗戙滿C

到底是何人在竊笑?這個人和綠寶210等人被綁架的事有關嗎?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逃吧!奔跑的singingsoul!」。

TOP

第一百零三回 逃吧!奔跑的singingsoul!

金曲廊原是一眾老餅的聚腳地,可惜自ULTRA2020與老餅聯盟反面後,已經沒有再開門做生意,一眾伙計已各散東西,ULTRA2020、東加豆和METALELVIS又不知到哪堨h,只餘下singingsoul還在,他一直在等ULTRA2020、東加豆和METALELVIS回來,因為他知道,他們一定會回來的,終有一天,金曲廊將會重開。

時間是綠寶210等人被綁走之時。這晚,金曲廊仍舊沒有開門,singingsoul照舊打掃,應該是說,singingsoul能夠做的,就是靠著打掃來度日晨。

正當他步出金曲廊的後門丟垃圾之時,剛巧碰到幾個形跡可疑的人…

「那幾個是誰?走得那麼急?」singingsoul再仔細一看,看到那幾個人正抬著幾個人般大的黑袋子,進入一座建築物內。

難道是月黑風高殺人夜?singingsoul覺得很奇怪,這幾個人究竟是誰?那幾個黑袋子堶惜S是什麼東西呢?於是決定躲在牆角,偷偷地監視他們。

突然間,singingsoul被嚇得倒吸一口氣,因為他見那幾個黑袋子動了!很明顯,那些袋子堶情A應該是人!singingsoul心想自己不是那麼倒霉吧,竟然碰上綁架的案件!要是被對方發現,十成九會把他殺人滅口!

無錯!那幾個人一定會殺他滅口,因為,剛才singingsoul的吸氣聲太大,讓對方發現了!那幾個人忽然回頭,望向singingsoul所在之處!singingsoul馬上躲在牆後,心知不妙,只得盤算如何脫身!此時,他聽得有腳步聲,越來越近,似乎對方正逐漸向他走來!

singingsoul大驚,只好一個轉身,頭也不回便跑,希望可以擺脫對方!之不過,對方當然不是等凡之輩,既然發現singingsoul的存在,就一定要殺人滅口,於是一部份人馬上追上去!singingsoul聞得腳步聲,更感恐懼!心知對方已經知悉自己的存在,看來不捉到自己誓不罷休,唯有不停地逃,才能逃出對方的追捕!

「如果老闆在就好了!豆豆姐、elvis哥,你們在哪呀?」正所謂「別離容易見就難」,singingsoul一邊跑,一邊埋怨ULTRA2020等人莫名其妙地消失,這一刻他只有祈求奇蹟出現。

可惜奇蹟很難出現,他不停跑,跑得氣都快沒了,很想停下來,可是背後那幾個人似乎不會累,依然死咬著他不放!他只得繼續跑!

黑夜之中,急促的腳步聲顯得特別響亮,卻似乎沒有人聽得到,要是有其他人在就好了!背後的腳步聲並沒有停下來,依然緊追!singingsoul已打定輸數,只是,前方又傳來幾陣腳步聲,而且越來越近!莫非前無去路,後有追兵?

「呀!」singingsoul嚇得大叫,只因他撞上面前幾個人,原來是carkei、George和ABOY三人!這下子好了,救星到了!
「咦?你不就是singingsoul?發生什麼事呀?」ABOY當下認出是金曲廊的singingsoul,見他走到上氣不接下氣,便上前扶著他。
「呼…他…他們…在…追…我…」George和carkei一下子便會意,肯定有事發生。

果然,那幾個人一見是老餅聯盟的人,便馬上撤退。carkei和George一見可疑人物,馬上動身追!追的時候,George不忘向老餅基地報告,好讓自己有個後援。

逃過一劫的singingsoul,已經累得躺在地上,走不動了,誰叫自己平日不運動?他在想,想不到自己竟然可以那麼利害,今日一次過將一年來的運動量都消耗了!他發誓,如果這次他安全的話,以後便天天去跑步!

carkei和George追上去,ABOY便問singingsoul為何會有人追他,singingsoul便向ABOY講述自己遇到的事,很明顯,那幾個就是綁走綠寶210等人的綁匪。ABOY通知carkei,一定要捉住那幾個人,就可以將綠寶210等幾位博士救出來。

到底carkei和George能否救出綠寶210等人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大醉!杯酒當歌的晚上!」。

TOP

第一百零四回 大醉!杯酒當歌的晚上!

又是在綠寶210等人被捉的晚上,這一晚發生了多少事呢?天下之大,日日都有新鮮事…

tnd1964的酒吧,老餅們經常在這婼秅捋’a,carkei、George和ABOY因為第二天有工作,所以提早走了,simonkawah、killero、actionkamen和金牛347還在酒吧。

「唉,我不知道我們能否成功將MATRIX擊敗,我怕死,但我更怕生不如死。」killero摸著酒杯底,向simonkawah老餅訴苦。
「永遠不見絕路。」simonkawah又唱歌了…
「我知,華哥,但…」
「成和敗努力嘗試。」
「或者吧。」
「人生與命運,原是一天百變…」
「多謝你,華哥,是你,是你令我明白,做人是要有自信,不能就這樣放棄。」
「苦我願去嘗,悲歡我自知,山我願去移,火我願闖過,心內志難移!」

actionkamen已經受不了simonkawah的唱腔,轉過一邊和金牛347聊天。

「想不到,些些竟然…唉…」Shiawase經常去金牛347的舖頭買三粒糖,現在人已不在,難免令金牛347感到傷感。
「一日未有她們的消息,我也不相信她們已經遇害,希望Wildman、安佑和KD1743可以找到他們吧。」原來Wildman等人,等不及自己傷癒,已經出發去埃及尋找celia等三人。
「對,希望在明天!」喝醉了的陸川翔從外面走入來,甫見到actionkamen等人便借醉搭訕。
「呀,你怎麼在這堙H」actionkamen奇怪,為什麼陸川翔會在這堨X現,不會是做狗仔隊跟蹤他們吧?
「哈哈哈…上次的事,讓我丟了工作…哈哈…我講的事,竟然沒有一個人相信!哈哈…」那麼驚險的事,未經過親眼見到,的確很難令人置信,難怪,難怪…「來,我們飲勝!」

自從上次杰他他大戰後,被wwl36嚇得不輕,意志消沉。這晚醉得左顛右倒的陸川翔開始語無倫次,金牛347奪下他手上的酒瓶,actionkamen扶著他坐在椅上,他還不斷的喃喃自語,不停說要酒…受了這麼大的驚嚇,的確很難令人平伏心情。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晚我們不醉無歸!」陸川翔還不斷大叫,actionkamen覺得有點煩。
「唉,算了,我們牢看著他,不要他生事就可以了。」金牛347也不理陸川翔,和actionkamen繼續飲酒。

這個時候,門外來了幾個人,killero一看,原來是ray375、East、紫龍、cocosally和矢作省吾幾個。

老餅見面,當然要打個招呼了,大家都點了啤酒,坐在一檯…理應很歡樂的場面,現有卻是鴉雀無聲…

應該是想起老餅三花吧,紫龍便有點忿忿不平,臉上青筋盡現,矢作省吾都將這些看在眼堙A一邊拍拍紫龍的肩膀,一邊安慰他,叫他冷靜。

「CC、小樽和些些應該無事,很快歸隊的!」cocosally打算用說話以寬眾人的心,可是一見眾人都是愁容,自己便尷尬地低下頭。
「對,一日有希望,我們都不要放棄,來,我們乾杯!」紫龍一句,似乎起到作用,眾人都一個抖擻,一齊舉起自己的酒瓶,大口地喝下去。

無錯,只要有希望,老餅們都不會放棄,就像終極餅友,就算地球只餘下他這個最後希望,他都要拼搏!toby、任因玖、杜劍龍,一眾老餅都是這樣想!這就是大家堅持下去的理由!

但到底,老餅三花是否真的安然無恙?可能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假象吧…

就在這時,大家都收到基地的召集,想不到大家又要放下酒瓶,趕回基地了。到底大家可以救出綠寶210等人嗎?請大家繼續下一回,「密室!身陷險境!」。

TOP

第一百零五回 密室!身陷險境!

老餅基地,會議室。

話說一眾老餅已經齊集,只有whoiambatman和japkortai還未到。

ABOY護送singingsoul來到老餅基地,高立和Kendama在會客室,向singingsoul了解情況。

「現在carkei和George已經去追蹤被綁的綠寶210他們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一臉憂心的任因玖道。
「這件事一定是杰他他星人他們幹的!」moneyismymoney怒氣沖沖地道。
「如果是杰他他星人有行動,斷不會這麼簡單,背後一定會有更大的陰謀。」999也表認同。
「不過,杰他他星人已經很久沒有行動了,或許,未必是他們幹的。」East搭話說。
「或者吧,現在最重要的是救回綠寶兄等人。」杜劍龍對上面的分析不置可否,還是聚焦在拯救人質的事上面。

會議室的門打開了,是高立和Kendama二人。

「怎樣呀?」toby心急地向高立問。
「看來無錯,估計是綠寶兄他們。」高立說。
「事不宜遲,我們要盡快行動,矢作兄、莎莉姐、東兄、Anison、Delight986,你們先趕往singingsoul所說的地點,看看有沒有線索。」接到toby的指令後,矢作省吾、cocosally、East、Anison和Delight986便馬上動身。
「aiselo,carkei和George那邊有消息嗎?」杜劍龍記起carkei和George已在追捕敵人,於是追問aiselo。
「沒有,他們的訊號完全消失,無法連絡上!」aiselo的答案,令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
「難道他們也被…」toby一臉愕然…

唉,toby猜得對,carkei和George兩個現在被困著一間密室內,仍然未想到有什麼方法逃離。

當時他們正追著懷疑綁走綠寶210等人的人,那批人進入了一橦建築物內,carkei和George便追趕入去!一進去,人影都不見了,卻見有很多房間,二人只好逐間搜索,誰知…二人一進入其中一間後,嘩!一滑,原來是陷阱!滑過一條長長的通道,便掉到這間密室了。

此刻,他們頭上的電視亮了…

「兩位安好嗎?」電視上傳來令人討厭的聲音,這聲音十分熟悉…
「是你,alvin27?」George的記性十分好,聽過的聲音多數都不會忘記。
「一會兒,毒氣會將你們…送去天堂…」毒氣?糟了,George和carkei嚇了一跳。

「轟隆!」不過carkei沒有生氣,只是隨手將電視機一下子炸掉而已。

「如果ABOY在這就好,這丁點兒毒氣,絕對難不到他。」carkei坐在角落,在想著如何逃出這間密室。他看了看George,只見George低頭不語,應該是在想辦法。
「wwl36說過,杰他他星人的出現,並不是外星人侵略這麼簡單,應該是有幕後黑手去操縱他們,否則他們是不會得到比我們還要利厲害的科技,或者,這個黑手才是我們要面對的真正敵人。」George忖度剛才的對話,再加上之前wwl36的猜測,就得出這一個結論。
「你說的是天網?」carkei對George的猜測不感到出奇。
「很有可能。一直以來,進攻老餅基地的,都是杰他他星人,天網卻從未出過面。這場看來似是一個戰鬥的戰鬥,在我看來卻像一場由天網主導的遊戲。我想,杰他他星人可能只是天網製造出來,擾亂我們的榥子。」George的結論,其實toby等人早就已經想過,可是天網總是躲在杰他他星人的背後,所有人都無法子。
「雖然我們的目標早就鎖定是天網,但過不了杰他他星人這一關,我們就什麼都做不到。」carkei當然明白最大敵人就是天網,但杰他他星人在前,他們又有什麼方法呢?

聽過carkei的話後,George都沒有再多說,低頭細想如何逃出這個密室。

電視的另一邊,一個黑影,緩步轉身,離開監察室。

到底他是誰?是誰要對付老餅聯盟呢?是否就是carkei和George所說的天網呢?他們兩個又能否逃出這個密室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大惑!老餅聯盟突襲二手樓!」。

TOP

第一百零六回 大惑!老餅聯盟突襲二手樓!

老餅世界,二手樓。

老舊的唱盤正在轉動,喇叭發出悅耳動人的曲子,四人眾都坐在大廳的不同角落,靜靜地欣賞這首動聽的歌曲。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問我悲哭聲有幾多,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一邊聽著歌,一邊跟著哼的是奪命金。
「回望過去,無論是對是錯,都已經追不回了…」adamying若有所思地說。
「嗯…」Ahming沒多說,閉著雙眼,坐在椅上,好不悠閒。

突然間,奇俠2007煞有介事地站了起來,將目光放在樓梯上,全神貫注地戒備著,其餘三人感覺到異樣,馬上提高警覺。

「嗒嗒嗒…」一陣腳步聲從下層傳上來,老朽的樓梯,在沉重的腳步下,快要被踏穿…

就在這時,只見一道激光,從樓梯口處射進來,將唱盤射爆!

「走!」奇俠2007大叫一聲,Ahming、adamying和奪命金都會意,馬上朝露台跑去,接著一躍而下!

一連串的爆炸聲,從二手樓內連續響起,奇俠2007等人只得望著二手樓被炸個灰飛煙滅!四人的心情,直插谷底!但,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因為還未看清敵人,敵人已經發動攻擊,換句話說,此處並不安全,一定要走!

奇俠2007給了眼色,Ahming、adamying和奪命金一同動身,馬上離開這兒。只是,敵人又怎會哪麼容易讓四個人逃脫呢?

只消一會兒,數十個黑衣人已經將四人眾包圍起來。

「你們到底是誰?」Ahming冷冷地看著面前的一眾黑衣人。
只見一人從人群中走出來,銳利的眼光,直直地瞪著奇俠2007等人,說︰「我們老餅聯盟已經取得光之鑰匙,打算改變這個世界,但只要你們還在,我們的計劃就永遠不會成功!」
「又是老餅聯盟,可惡!」聽得是老餅聯盟,adamying大怒,誓要用他們的鮮血,來祭祀被破壞的二手樓!
「有什麼留在拜山時說,上!」為首的黑衣人一聲令下,數十個黑衣人從四面八方撲上來!
「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嗎?toby…」奇俠2007幽幽地說。

奇怪了,老餅聯盟會這樣做嗎?現在就別管這個了,四人眾與黑衣人打起上來了!

數十個黑衣人,當然不是二手樓四人眾的對手啦,只消三四招便將黑衣人打個天翻地覆!不過,四人眾也不敢戀戰,打出一個缺口便馬上逃開去。

四人眾走後,一眾黑衣人從地上爬起來,又一個熟悉的身影,向黑衣人群走過來,看著四人樓離去的背影,嘴角一掀,奸猾地笑了一下,然後轉過身,「嗖」一聲便不見了!黑衣人們都化成灰燼消失了!

逃了出來的四人眾,一聽到是老餅聯盟,個個都氣得咬牙切齒。

「想不到他們那麼卑鄙!竟然派人過來偷襲。」Ahming用拳頭打在牆上,打得牆身都出現了一個凹痕!
「他們說是老餅聯盟,我對這有所懷疑。」奪命金摸著自己的下巴,細思剛才的每一幕。
「既然現在光之鑰匙在他們手上,無論剛才那班人是不是老餅聯盟都不重要,反正我們都要阻止他們,與他們交手是遲早的事。」奇俠2007的見解,大家都點頭贊同。

到底光之鑰匙最終鹿死誰手?二手樓四人眾是不是真的要阻止老餅聯盟呢?而襲擊他們的又是不是真的是老餅聯盟呢?請大家繼續下一回,「內鬼!無間道風雲!」。

TOP

第一百零七回 內鬼!無間道風雲!

那邊廂,老餅基地的會議室。

大家都聚在會議室,一籌莫展,時間越久,大家就越不安,George和carkei失蹤,再加上綠寶210等人被綁架,令大家都滿臉愁容。

「龍哥,還記得assemby的那十字預言嗎?」任因玖想起assemby的預言,想從中得到線索。
「嗯,第一個是反逆,應該已經過去。第二個是結集,應該都已經過去…」杜劍龍正要說下去的時候,kitsir935便站起來。
「不,應該還未實現,至少現在二手樓四人眾還未肯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kitsir935點出重點,大家聽罷都沉思下來。
「不如,讓assemby發動能力,那麼我們便可以得知接著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Athena提議。是了,assemby的能力不就是可以將寫出來的事變成事實的嗎?這麼好用的能力大家怎會想不起呢?呵呵…
「對不起,我這個能力並不受我控制的。」assemby也是有心無力,皆因assemby的能力是無法自控!這句話讓大家的心都冷了下來。
「佐治哥和老闆二個不是等閒人,不用擔心。」ABOY深知George和carkei的能力,所以對他們很有信心。
「其實,這次事件既是衝著光之鑰匙而來,那麼,到底杰他他星人是如何得知我們有光之鑰匙?」mythz摸著下巴說。
「我也這樣認為,怎麼可能杰他他星人會那麼快便得悉我們取得光之鑰匙呢?所以我肯定,除了拾實什習窄炸集外,還有其他內鬼。」超人兄弟推測說。
「的確有這個可能。」杜劍龍也發表了看法。
「我不這樣認為,既然是自己人,大家都應該是可信賴的。」火馬有點衝動地說。
「對,這個聯盟,全賴大家的努力才能建立,怎麼可能會有內鬼呢?」Athena接著說。
「不,我不認為是這樣。首先,每一個老餅都經過了斷接系統的淨化,其次,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對方要脅…」999說到這堙A突然眉頭一緊。「莫非…」
「莫非什麼?」LouisLee問。
「我們這堛瑤T有內鬼!」999道出一個驚人的猜測,讓眾人都覺得難以置信。

另一邊,被捉了的綠寶210、CKCK、Potato和懷舊復興,逐漸恢復知覺,發現自己被蒙著雙眼、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放開我們呀!」Potato有點激動,對四周環境有著各種的不安。
「薯兄,冷靜點,既然別人有心要捉我們,又怎會這麼容易就放開我們。」懷舊復興心知對方敢下手,就證明對方不是等閒人,要是等閒人,又怎會和老餅聯盟結仇呢?
「最可惜的是由於事出突然,我完全無辦法留下任何證據,出手之快,的確令人佩服。」綠寶210臨危不亂,還想在被綁之時留下證據。
「慢著,現在我們的對話有可能被人監聽著,先別出聲…」CKCK細想,大家都應該被蒙上雙眼,對身邊的事物都一無所知,所以決定改變溝通方法。

大家沒有猜錯,的確已經有一個人,正在透過監視器監視著他們。

「大家,對不起,只有這樣,她們才有機會回來。」那個人躲在黑影下,憂心忡忡地說。
「對了,和我合作,我擔保她們可以平安無事,只要你肯聽我的說話做。」在那人的身後,走出一個很熟悉的身影!那是拾實什習窄炸集!
「講,你到底要我怎樣做,你才肯放了他們?」那人握著拾實什習窄炸集的衣領怒道。
「光之鑰匙。對你來說,應該沒有難度。」拾實什習窄炸集奸笑著說。
「你要光之鑰匙做什麼?」那人一臉疑惑。
「嘿,你應該知道,光之鑰匙就是這個世界的重置軟件,它可以將這個世界重新清洗。既然你們老餅聯盟要對抗MATRIX,那麼你們好應該和我合作。」拾實什習窄炸集要對付MATRIX?到底他有何用心?
「我不理這麼多,既然你要的是光之鑰匙,我給你就是,但你捉綠寶兄他們要做什麼。」那人問道。
「嘿嘿嘿…」拾實什習窄炸集也不多說,逕自走去。

那人見拾實什習窄炸集停下腳步,向著室外的兩個人說話,那人驚見竟然是alvin27和Diend!

到底那個人是誰?他又為什麼要幫助拾實什習窄炸集呢?而拾實什習窄炸集要取得光之鑰匙又有何用?他和杰他他星人有什麼關係?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內鬨!老餅聯盟大危機!」。

TOP

第一百零八回 內鬨!老餅聯盟大危機!

老餅基地,會議室。

「我想,我們這堹u的有內鬼。」999的猜測,讓大家都目定口呆。「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的確,取得光之鑰匙的消息,最終還是傳到杰他他星人和二手樓四人眾那處。任憑老餅聯盟怎樣保密,消息還是外洩了。

而消息的來源,當然是來自拾實什習窄炸集啦!但是老餅基地是一個可以阻絕各種訊息的地方,為何他可以來去自如呢?而且只有他一個人是幹了不什麼的,他又有什麼辦法離開這堜O?莫非,真的是有內鬼嗎?

「當初是誰讓拾實什習窄炸集進入老餅聯盟呀?」moneyismymoney輕佻地看著toby。

當日拾實什習窄炸集進入老餅聯盟,是toby下的決定。雖然toby不確定拾實什習窄炸集是不是天網或MATRIX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拾實什習窄炸集不懷好意。所以toby表面上讓他加入老餅聯盟,但實際上是要日日夜夜將他困在基地內,並暗地埵b他身上安裝監視軟件,既可以監視著他,又可以限制著他的行動,所以拾實什習窄炸集在基地內並沒有取得任何實質的情報。但為什麼他可以突破老餅基地的封鎖,成功離開基地呢?而又怎麼可以隨時隨地出現在其他地方呢?

「如果他沒有存在過,我們便不會發生那麼多事。」r9647冷冷地說。
「大家不要這樣,皇上都只是想摸清拾實什習窄炸集的底細而已。」虎榮開腔了。
「摸清?哼,我們就真的被他摸清了!」火馬又生氣了。「上次電腦被植入追蹤程式,到底是誰弄成這樣?」
「對不起,那是我的錯!」fumoon還為了上次被駭了電腦的事而內疚。
「當然是你的錯了,難道是我嗎?早知你那麼無用,我就動議投票,將你踢出老餅聯盟啦。」cmlwts叉著雙手,嘲諷著fumoon。
「你用得著這樣嗎?cmlwts!」連平日很少說話的monoakira都忍不住出口。
「我有說錯嗎?」正當cmlwts要說下去之際,卻被超人兄弟抽他的衣領。
「我們是老餅呀,自己人,為什麼要這樣呀?」超人兄弟被cmlwts氣得,差不多要動手。
「呵,想打嗎?我奉陪!但你別忘記我的異能是什麼呀!」cmlwts暗暗運起異能,只見他的腳開始變成銀色…

超人兄弟放了手,原來他已經架好姿勢,劍拔弩張,兩人你眼望我眼,正要動手…「啪」!一聲巨響,響徹了整個會議室。

「夠了,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任因玖拍檯而起,大聲叱喝正想動手的眾人。「我們現在要團結一致,萬勿再讓敵人有機可乘,我們已經損失了老餅三花,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內鬨的話,敵人就可以將我們一網打盡。」

任因玖的一番話,都將cmlwts和超人兄弟說得放下雙手、各自後退。

「玖叔說得對,我們首要之務,是要將綠寶兄和carkei等都救出來,其他的事,以後再算吧。」wwl36站了起來,向toby走去。「我和carkei他們有一個獨特的聯絡方式,就由我們去找他們出來吧。」
「萬事小心。」toby一時之間都亂了分寸,幸好wwl36肯主動出手,toby才不再那麼擔心。

但老餅聯盟並未因此而脫離危險,從剛才的事件中可以看出,基地內有些人是面和心不和,實在是老餅聯盟的隱憂呀。

「你們猜到底是誰把拾拾下放出去呢?」甫出會議室,火馬捉著999和cmlwts二人到街角。999的猜測,一時間讓整個老餅聯盟都人人自危,擔心自己被內鬼利用及出賣,只能處處提防別人。
「我不知道,但我想,這是最合理的猜測。」999的語氣,不帶一點激動,看來這個猜測已經蘊釀很久了。「我一直在想,老餅聯盟早就有內鬼了。但,那人到底是誰呢?直到老餅三花失蹤,我們的行動消息和取得光之鑰匙的消息被外洩,我想,我已經知道那人是…」

999還未說完,突如其來的一掌,已經打在999的身上,打得999鮮血大吐,倒在地上!

「這個消息,不能讓你公佈出來,請恕我們對不起你,999!」讓999大吃一驚的是,這句話竟然是從火馬的口中吐出來!

莫非火馬和cmlwts就是內鬼?999面對兩個高手,有沒有可能能逃出生天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苦衷!cmlwts的遭遇!」。

TOP

第一百零九回 苦衷!cmlwts的遭遇!

現在已經是夜深了,根本沒有什麼人會經過,火馬和cmlwts特意纏著999,就是為了試探一下到底999知道什麼。火馬忍不住手,趁999冷不提防,一個火拳直擊在999的胸口上,999立時被打得飛彈開去!

「你幹嘛那麼衝動呀!」cmlwts想制止也來不及。「他又沒說誰是內鬼,你這樣做,不就是此地無銀嗎?」
「咳咳…咳咳…」999捂著胸口,一邊說,血一邊從口中吐出。「你…你們不打算招,其實我並沒有…說過是你們。不過,現在還好,你…們的行動,足以證明了我的想法,只是…我猜不到,內鬼居然…是你們!為什麼?」
「對不起,其實我也不想。不過,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就不妨跟你直說。」cmlwts抬頭望向天空,一輪明月照在三人的臉上。「我還記得,那一晚的月光也是這麼明亮…」

時間回到廿年前。

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月亮高高地掛在夜空,月光悄悄地灑在一具屍體上,屍體靜靜地躺在cmlwts的腳邊,cmlwts看著那具屍體看得咬牙切齒。cmlwts睜著眼,怒看著站著cmlwts的面前一個人,那個人,正是拾實什習窄炸集。

「別逃了,你跑不掉的!」突然間,拾實什習窄炸集飛撲向前,一掌劈在cmlwts的腦門上!cmlwts防不勝防,被重重打到在地上,昏死過去!昏了的cmlwts運用不了技能,拾實什習窄炸集將手一下子便插入cmlwts的胸前,cmlwts大叫起來,全身仿似電殛!拾實什習窄炸集露出狡黠的笑。「你以後就是我的奴隸!」

一句句吶喊,在cmlwts的夢中徘徊著…

「是我發現MATRIX有漏洞的,不是他。為什麼要對我的好朋友下手?」
「你們既然已經找到我,我無話可說,但為什麼要對無辜的人下手?」
「我永遠都是你的敵人,今日是,明日是,永遠都是!」

一束陽光正正照在cmlwts的臉上,cmlwts醒來後一臉茫然。他記不起他是什麼時候睡著的,記不起昨天做過什麼事,也記不起之前發生過什麼事…腳步聲越來越近,一張熟悉的臉孔出現在面前,是拾實什習窄炸集!

「是你!」cmlwts一見到是拾實什習窄炸集,馬上跳起來,直撲向拾實什習窄炸集,只是剛踏出了第一步,cmlwts卻無力地倒在地上。
「哈,是,是我。你還記得我對你做過些什麼嗎?」拾實什習窄炸集的一句話,勾起了cmlwts的慘痛回憶。「從這一刻開始,你就是我的奴隸,我要你幫我進入老餅聯盟,收集情報,然後直接向我匯報。」
「為什麼我要聽你…」cmlwts還未說完,全身仿似電殛,痛苦萬分!
「你沒有選擇。哈哈哈…」拾實什習窄炸集笑了,笑得令人討厭。

自此之後,cmlwts便成為了拾實什習窄炸集的內應,火馬的遭遇也是十分相似。現在拾實什習窄炸集下了命令,要削弱老餅聯盟的實力,所以必須將杜劍龍、任因玖、999等任何有疑心的人,統統剷除!

「所以,咳,你們早就認識拾實什習窄炸集…唉…只怪我觀察不周。現在,你們要殺死我嗎?」999已經絕望了!
「對不起,別怪我們!」火馬舉起他的左手,一團烈火,在他的掌心中熊熊燃燒!

正當999已經閉起雙目,準備受死的時候!突然有人從cmlwts和火馬大叫了一聲!

「停手!」火馬和cmlwts聞得腦後有風聲,馬上回頭,但臉上已經被打了兩拳。

999吃了一驚,火馬和cmlwts已經是高手之列,竟然還有人可以乘其不備打上兩拳。不過,雖然是兩拳,但力度不足,對身經百戰的cmlwts和火馬來講,根本構成不了什麼傷害。

火馬和cmlwts回神過來的時候,999和神秘人早已逃之夭夭,但又有兩個陌生的身影站在二人面前。

到底是誰救走999呢?那兩個神秘人到底又是誰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揭盅!老餅聯盟內鬼!」

TOP

第一百一十回 揭盅!老餅聯盟內鬼!

月黑風高殺人夜,四個人站在寂靜的街道上,微亮的月光,根本無法看清對方是什麼人。

「可惡!你們到底是誰?」火馬強忍怒火,皆因他感覺得到,對方不是尋常人。
「恐怕,這一次,我們只可以逃。」cmlwts說罷便往回跑,但是…其中一個神秘人早已堵住他的去路!
「哈!我認得你們,你們是老餅超人!」火馬見是利害人物,一出手,已經不作任何保留,八個火球直奔老餅超人!接著,自己全身都著火起來,直撲向老餅超人。
「慢著!」cmlwts打算制止火馬的時候已經遲了,只見ddmmyy一個閃身,便閃在火馬的背後,火馬硬生生地停在半空,無法動彈!

cmlwts心知這是一場打不贏的仗,能夠全身而退已屬萬幸,所以他馬上發動異能,飛身撞向godrider,godrider見狀便退過一邊。cmlwts見打出一個缺口,馬上頭也不回地跑…跑…跑,根本就跑不動!

「你們的程式被改寫,我們要重寫。」ddmmyy說罷便舉起右手,按在火馬的頭上,只見不一會,火馬已經昏倒在地,同樣,godrider也重寫好cmlwts的程式,二人轉過身後便不見,原本昏倒在現場的cmlwts和火馬二人都不見了。

999被救走,良久,終於來到一個山洞內,999被人從背上放下來。

「呀…咳…原來是你…pizza弟弟…」原來救走999的,是聰洛多薩比,難怪剛才火馬和cmlwts都無法看清楚是誰襲擊他們。「到底這是什麼一回事?」
「999大人,我來解釋一下。」聰洛多薩比扶好999,然後開始說…

自從老餅三花失蹤後,聰洛多薩比終日鬱鬱不樂,老餅基地內的事務完全置之不理。直到一日,他得知老餅超人的出現,又聽說老餅超人的利害,他覺得只有老餅超人,才可以將老餅三花找回來。所以,他連日來,不眠不休地尋找老餅超人的蹤跡,但天下之大,又無線索,如何找得?他只好入侵MATRIX的伺服器,可是,引來了拾實什習窄炸集的來襲。就在他差點成為了拾實什習窄炸集的奴隸時,老餅超人出現了,將他救走。

他求老餅超人去救老餅三花,只換來老餅超人無情的答覆︰「我們不管這些。」

「雖然他們並沒有答應我,但,他們說他們有辦法找到老餅三花,只要我幫他們,將老餅聯盟內的內鬼找出來,他們便會提供方法。於是,我決定將自己扮成內鬼,去引其他內鬼出來。」

所以,聰洛多薩比經常將部份無關痛癢的情報,不經意地流出市面,結果,引出了第一個內鬼,kkeeleung…

「呀?kkeeleung是內鬼?咳…我怎麼沒想到?對不起,pizza弟弟,我還以為,你才是內鬼。」太出乎意料,kkeeleung也是內鬼,999覺得太難以置信。
「kk兄也不想,因為他的記憶程式被完全修改了。拾實什習窄炸集可以透過接觸來改寫我們的程式,而且,他還可以將我們的核心抽出,然後吸收,當年大長老spectreman就是這樣被他吸收了!」聰洛多薩比說。
「什麼!spectreman被他吸收了?」一直以來,toby都在尋找他的好拍擋spectreman,但結果卻是這樣,令999難以置信!
「是,這個是老餅超人告訴給我,他們一直在想辦法,將spectreman從拾拾下身上抽出來,但拾拾下太利害了,好幾次都失敗。」聰洛多薩比一邊講,一邊扶起999。「走吧。」
「去哪堙H」傷勢未癒的999實在不適宜走動。
「去找k兄,因為他已經要行動了。」看來,聰洛多薩比已經掌握了kkeeleung的行動,他似乎要趕在kkeeleung行動之前阻止他。「我會將你安置在Louis那處,讓他治好你。Louis現在在山上,待會兒你們回來,要將我說的事情,稟告皇上。」

從999看來,聰洛多薩比在經過三花失蹤的事件後變得成熟了,但也看得出,他好像是視死如歸,莫非他要幹一番驚天大事?

到底kkeeleung到底有什麼陰謀呢?聰洛多薩比和老餅超人又能否阻止他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起動!爭分奪秒的救人行動!」。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