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1234567
發新話題
打印

[OLDCAKE QUEST] 老餅戰紀(更新至: 第一百廿八回, 11/10/2016)

[OLDCAKE QUEST] 老餅戰紀(更新至: 第一百廿八回, 11/10/2016)

序一

 

大家好!在故事開始之前,想談談「老餅」。

 

在廣東話中,「老餅」解作「追不上時代、老土或上了年紀的人」,許多時候,人們對於「老餅」這個詞覺得十分貶義,不願被人冠以「老餅」之名。然而,許多人仍緬懷過去的美好時光,願以「老餅」自居。

 

一個以「回憶」為主題的網上論壇-「老餅論壇」,這個地方是一眾「老餅」緬懷過去美好時光的聚腳地。發起人,亦即是壇主Toby,對兒時回憶甚深,為了可以聚一眾「老餅」,一同分享美好回憶,再加上某種原因,於是設立了「老餅論壇」。

 

兩年前,「老餅」East寫了「老餅戰紀」的序,這吸引了我,然而East再沒有續寫下去,於是我著手開始編寫這個故事。我寫這一篇,希望盡可能以「老餅」為中心思想,創作出一個屬於「老餅」們的英雄故事,亦是「老餅」們所能感受到的熱血和情懷,為每一個「老餅」創作出他們心中英雄,希望能與各位「老餅」心意相通,產生共鳴。

 

「每一個人的心目中,總會有一位英雄!」

 

「老餅」,是一個讓人值得引以自豪的名詞,是歷史刻畫的見證人,是社會變遷的經歷者,是文化發展的參與者,是時間流逝的活化石。

 

「老餅」,承先啟後,繼往開來。

 

Threec2002 於2013年7月9日

TOP

序二

 

其實,現在已經係2099年,我們都唔係真實存在著……大家都只是存在於OLDCAKE MATRIX 的記憶DATA中。

 

我們當中只有一個人是真實存在!而那個人是唯一一個真正Online接上OLDCAKE MATRIX的「終極餅友」!他嘗試用最後的生命突破OLDCAKE MATRIX 的OLD-FIREWALL,在「OC超集体回憶體」找出「遺失答案」,這「遺失答案」就是挽救正步向滅亡的世界的「光之鑰匙」~~!!

 

可是當「終極餅友」穿破OLD-FIREWALL時所受的精神IMPACT過大,使他忘記了自己是2099年的人,也忘記了自己的任務!!他的精神意識停留了在OLDCAKE MATRIX中的OLDOLDOLD Backup 中的「老餅論壇」內,變成了一個活在2010年的普通餅友……

 

若果「終極餅友」無法在他生命完結前醒覺,去完成找出「光之鑰匙」的任務,2099年的世界將會滅亡~~!!

 

這是「OLDCAKE QUEST」故事的開始……

 

East 寫於 2010年9月11日

TOP

楔子一

 

機械,電線,儀器,滿佈。

 

光,一閃一閃,從早已半壞的光管中透發出來。

 

螢光幕上的程式,密密麻麻,鍵盤不斷地被敲打著,發出「嗒嗒」聲。

 

埋在深山的基地,環顧四周無人,莫說飛鳥走獸,什麼都沒有。

 

風吹來,在山洞內颯颯作響,顯得特別蒼涼。

 

自己的呼吸聲,似乎已無力為繼。

 

「終於成功了!有了它,我便可以在那個世界內…」一邊用那雙枯乾得有如將枯之樹的手,摸著將支插在電腦的USB記憶棒,一邊兩眼發光地瞪著電腦螢光幕,激動地說。
「成功了!那麼你便可以出發了。」站在那人身後的,竟然是另一個自己?無論外貌、聲線或身材,都一模一樣。
「在我出發後,你便要代我好好管理這堙A還有,萬一我有什麼事,不要找我,要代我完成任務。」容貌憔悴得,好像十來日沒有睡過覺,莫說不吃不喝。
「嗯!這座維生瓶,我會好好的打整,放心出發吧。」

 

二人四目交投,似乎有萬千話語未曾講,恍如生離死別。

 

一座似頭箍的儀器,戴在那個人的頭上,那儀器連接著許多電線,電線連接著終端機。那人躺在那座等身高的維生瓶,維生瓶滿佈液體。再戴上口罩,躺下去,被液體浸埋。

 

另一個,將維生瓶蓋上,兩眼深情地望著,口中念默︰「一路順風!」

 

另一個,按下鍵盤,「焦」,基地終被黑暗籠罩。

TOP

楔子二

 

「媽媽!你看!」一臉天真無邪,興奮地指著那片漆黑、萬點星光的夜空。
「咦,是流星呢!快許願吧!」一子之母,溫柔地撫著兒子的頭髮。
「為什麼?」兒子一臉疑惑。
「從前的人說,如果對著流星許願,願望會成真的呢!」媽媽向兒子解說完畢,便雙手合十,閉目對著流星許願。
「哦,那我又要許願。」

 

正當兒子要閉上眼睛之際,又一顆流星劃空而過。

 

「媽媽,又一粒呢!嘻,我可以有多一個願望。」童心,永遠都令人愉快。
「是呢,那麼我們再許一個願吧!」

 

正言間,天上又有一顆…一顆…一顆…

 

「媽媽!媽媽!天上有很多流星呢,這埵部A那堣]有,好多好多!哈!」
「哎喲,原來是流星雨,我從小到大都未曾見過。」
「流星雨?那麼我是不是可以有很多願望呢?」
「是呀,快許願!這樣我們的願望便會實現了。」
「嗯!」

 

漫天流星,願望成真?只見流星散落在各地,有點怪異。

 

那麼,真的是流星嗎?

TOP

楔子三

 

荒漠,萬里無雲,炎熱非常,四下無人,滿身泥土,步履沉重,孤身一個。來到金字塔前。

 

「嗄…嗄…終於找到了…」蒙著面,兩眼望著門。伸手按,大門打開了。

 

「隆」,塔內漆黑一片,那人點起火把,步步為營,小心進入。

 

「他要找的東西應該就在這兒,這…也難怪他找不到,它們經常將收藏地點轉換,又經常發佈假消息…」那人喃喃自語。

 

越走越入,似乎大得不可思議,沒有盡頭。塔內的中心,別有洞天!

 

「是它了!終於找到了!」那人終於到達金字塔的中心部份,一個廣場。廣場上有一個祭台,上面高高地聳立著一支鑰匙,發出照亮四周的金光。

 

正當他跑向祭台,要取下那支鑰匙的時候,竟有十來個人從地而起,擋在他面前!黑色西裝,白色襯衫,黑色墨鏡,面無血色,蒼白無比。

 

「嘿,怎麼可以讓你破壞遊戲規則呢?」為首一個,給予入侵者一個警告。

 

另外的黑衣人,二話不說,立即上前。那人不慌不忙,架起姿勢,準備迎戰。

 

只見那人身手了得,來者一拳一個,全倒地上。但是被打倒的人,竟若無其事地站起來,那人卻不感驚訝,看來早已料到。黑衣人見未能將之擊倒,於是拿出武器來,槍、刀,統統出籠!

 

「好!來吧!」那人毫無懼色,以一敵眾,怕是九死一生。

 

槍發連連,那人東藏西躲。要怪黑衣人的眼界不准,還是那人來去如風?那人出手搶過其中一名黑衣人的槍,大叫一聲︰「吞食!」,將槍吞下去。

 

接著,黑衣人竟中槍倒地,瞬間灰飛而去。那人的手竟可發出子彈來,連中數人。

 

「嘿,要捉我?來…」語未畢,眼前一黑。
「哈…你以為我沒有能力嗎?」為首的黑衣人,竟瞬間閃現在其身後,將之擊昏。

 

到底那人是誰?那黑衣人又是誰?

TOP

楔子四

 

「焦…焦…」「轟隆!」「乒乓!」

 

「報告!我軍傷亡慘重,對方損傷輕微!」身穿盔甲的小兵,跪著向身穿軍服、胸懸徽章、肩掛膊花的將軍報告。

「傳令下去撤退!」將軍威武地下令。

 

戰火在地上燃起,來者兵力不多,只有百多人,設備精良,軍械強勁。但在地球「那個」強大力量的保護下,敵人無功而還。

 

「哼,早料到會這樣,傳令下去,全軍準備進攻。」將軍看著艦船上的雷達,晦氣地下令道。
「哈哈哈…里德將軍,好在是牛刀小試,如果全軍出擊,那會否全軍覆沒?大王的精兵就是給你這樣浪費嗎?」從艦橋走來的一個人,面色紅潤,又高又壯,同樣身穿軍服、胸懸徽章、肩掛膊花,但看來二人不合。
「如果你是這麼本事,那你來吧!」眼神盡帶不屑,面帶怒氣,側頭望著來者。
「既然強攻不成,那便暗闖。那是人類開發的電腦系統,經過多年的進化,才有今天的規模。雖然表面看來是這麼無懈可擊,但仍然有其致命弱點,那就是必定有一個可操控系統的最終程式,如果…」
「你的意思是?」
「無錯,連上系統,在系統內找尋那個可以將系統操控的程式!」

 

對方勢力強大,即使科技高於地球,在面對對方有絕對優勢的情況下,也只好來個陰招,將對方打垮。

 

聽罷怒氣全消,二人哈哈大笑,計較已定,立即下令。一眾士兵集合起來,全都戴上,可以連接到系統的儀器。

 

「地球很快便會屬於我們的,哈哈!」

 

二人肆無忌憚地大笑,笑聲響徹整艘飛行戰艦。

 

在戰艦飛過的大地下,站著一個人。

 

「他們終於都來了!我要阻止他們。」那人看著戰艦,雙眼充滿仇恨。「看來,要阻止他們,只能進入系統。」

 

那人爬上一艘墜落在地上的飛船,將一座頭箍似的儀器戴在頭上。

TOP

楔子五

 

一艘鵝蛋型的飛船從天而降。

 

,打開艙門,踏出飛船,望向四周,一片荒蕪。

 

「訊號便從這奡N消失了,應該找對了。」

 

就在他要向未知的土地踏出第二步時,突然間,地上伸出許多機械觸手,刺向他。

 

面對突如其來,毫不猶豫,雙手交叉成十字狀,左前右後,左橫右直,大喊「十字死光」,凌厲的光線,從右手手掌邊緣發出,射向四方,將觸手一一破壞。

 

機械觸手,多如牛毛,即使光線凌厲也應接不暇。正當他快支持不了之際,所有觸手竟停止行動。

 

他,疑惑不已。正想間,一個蜜蜂似的機械飛到他的面前。

 

「歡迎你的到來,外星人。」那機械發出高頻率的音波,他利用強於常人的聽覺,聽出他的意思。
「你是?」他發出同樣的頻率,以來溝通。
「我是這堛漸D人,剛才的自衛,請勿見怪。」以主人自居,看來這機械的勢力極為強大。
「主人?如我沒有猜錯,我的弟弟一定是你捉了去。」他無法想像到,一部機械竟然可以主宰這個地方。
「你的弟弟?對不起,我沒有什麼印象,有可能被我殺死了,有可能在這堸g路,又有可能…嘻…正在玩遊戲呢。」機械的話,倒不令他驚訝,似乎在他意料之中。
「那麼,你即承認捉了他吧!講,要怎樣才將我弟弟放回?」他一心只為他的弟弟。

 

那機械沒有答話,只從背上取下一件類似頭箍的儀器,他看了一眼便略知一二。

 

「只要…嘻,能夠從遊戲中勝出,那麼我便將你和你的弟弟一同放還,OK?」輕佻的態度,惹得他怒火中燒,但為了弟弟,只好強忍。

 

那機械逕自飛走,只餘下他孤獨一人,看著那儀器,義無反顧,返回飛船上,作好準備。

TOP

楔子六

 

「嘩呀!」「丫!」「啪啵!」「呀…焦!」

 

一隻的怪獸在市中心搗亂,人們慌忙走避,駕駛汽車的人們也棄車逃生。

 

不少大廈高樓被怪獸破壞,警察及軍隊趕到現場,開火阻止怪獸繼續在市區內破壞,只是輕微的損傷,起不了作用。

 

怪獸口噴烈火,滿口利牙,全身黑啡色,厚厚的皮,頭頂有獨角,長長的尾巴,手短腳長,保守估計,高度達38米左右,重量達20000噸!

 

軍隊及警察已竭盡所能,但都無法阻止怪獸繼續破壞,任牠肆無忌憚地殘虐生靈。

 

突然間,怪獸動也不動,人們奇怪著,只見在怪獸的腳下站著一個人,大叫︰「大家快點走,我已經將牠定住,暫時不會動,但只有一分鐘!」

 

時間逐秒過去,怪獸的手指開始動了,口也漸漸張開了,站在腳下的那位英雄,滿頭大汗,不知如何是好…唯一可做的是爭取更多時間阻止怪獸!

 

「伸長!」突然間,怪獸似乎被一條長長的肉色繃帶拉倒!「轟隆」一聲,倒在地上!那位英雄當然第一時間離開,他見到不處遠,有人把手手腳腳全都伸長,將怪獸扯下來。

 

「你無事吧?」「我無事,你怎辦到的呢?」「我的手腳可以自由伸長,但阻不了多久。」

 

二人正苦思如何合力將怪獸打倒,突然間有一巨人從天而降!一腳正正地踢中怪獸的頭部,暈得一陣陣!巨人足足有50米高,威武雄壯!

 

就在二人看得入神之際,在巨人的手臂上,只見有一個不怕死的勇士,提起利劍,沿著手臂奔向怪獸,直跳向怪獸的額頭,朝那塊閃閃發光的寶石,大叫「最強之牙」,直刺過去!

 

寶石一擊即碎!怪獸大叫一聲,發生強烈爆炸!巨人立即以身阻擋,爆風未有波及建築物和其他人。

 

二人望著巨人,巨人竟然縮至人類大小,連同剛才那位用劍的勇士,四人聚首,皆哈哈大笑。

TOP

第一回 變大!超人兄弟的光芒!

 

「救命呀!」「丫!」「啪!」「轟隆!」

 

一隻的巨型的怪獸,在市中心不停地搗亂,人們慌忙逃難。

 

人們面對怪獸可謂束手無策,任憑在場的軍隊警察,用什麼武器都無法阻止牠繼續破壞下去,而且傷亡慘重呀!

 

怪獸高約40米,重25000噸,外型有如古代的暴龍般可怕,一口龍牙,一咬將二十層高的建築物都咬破。太慘烈了吧?

 

正在人們絕望之際,只見天空遠處有一雙螺旋翼的飛機駛近現場。

 

「隊長,我已經到達現場了,請指示。」坐在駕駛室是一位威武雄壯的男士,聲音略帶磁性。

「別輕舉妄動,為免傷及平民,快將牠引到他身處的那邊,由他解決吧。」聲音從話筒堛漸t一頭傳過來。
「唉,怎麼又來一隻?最近出動的次數多了,好!行動!」駕駛員接到指令後,馬上採取行動。

 

飛機立即以高速,衝向怪獸,怪獸見狀,立即張口迎向飛機,飛機馬上提升,然後調頭飛向城市邊緣的山原處,怪獸見狀當然窮追不捨,立馬追去。

 

「喂,你在哪塈r?快點答我!」駕駛員被怪獸不斷窮追猛打,絕不好受。
「……呀呵……不好意思,我剛剛飲了酒!睡著了!來!乾杯…飲∼∼哈哈…我無醉∼∼! 」在話筒另一邊的男子,懶洋洋地回答。
「怪獸到了,你快點準備。」駕駛員也有氣沒氣,也不追問,只將怪獸引到現場。
「唏!現在是我大展身手的時候!Kakaka!!!」放下話筒,躺在樹下的男子,一個「蜈蚣彈」站了起來。

 

現場是一個廣大的草原,人煙稀少,可以減低對市民造成的影響。

 

那個懶洋洋的男子,從胸口的口袋中,取出一支……咦?匙…羹?男子高舉匙羹,大叫一聲「嗟!」,突然間,男子全身發出光芒,從等身高,霎時間變成40米高的光之巨人!體重,35000噸!銀紅相間的身體,雞蛋一樣的眼睛,胸口有一盞藍色的圓形小燈!擺好姿勢,準備作戰。

 

「隊長,超人兄弟到場!」駕駛員向總部報告!
「靠你了,超人兄弟!」隊長暗堻銙銦C

 

怪獸見面前出現了敵人,當然驚慌,只好迎戰!一條尾巴揮向超人兄弟,超人兄弟見尾巴攔腰劈來,一躍而起,避過殺招!怪獸見一招不中,再來一招!此刻超人兄弟雙手將尾巴捉住,用力一扔,怪獸好像砲彈一般直飛山頭!

 

怪獸頭暈眼花!超人兄弟乘勝追擊,立即奔向怪獸,跳起,伸腿,一腳直踢,擊中怪獸的頭部,怪獸痛得大叫起來。

 

超人兄弟以為勝券在握之際,只見從天空上出現一隻藍色巨型大鳥,兩翅一展達100米!直撲向超人兄弟!超人兄弟見狀打算避開,卻因為不夠快而被巨鳥撞個正著,倒在地上!

 

「糟了!超人兄弟,撐住呀!」駕駛員在飛機上看到這種情況,心知不妙︰「報告隊長!超人兄弟陷於苦戰,要求增援!」
「Roger that!老餅萬能俠現正趕往現場增援!Over!」總部發出指示。
「收到!」駕駛員見此劣勢,不禁為超人兄弟擔心起來︰「超人兄弟,加油!我很快便來!」

 

兩隻怪獸見優勢盡現,以二對一,超人兄弟被玩弄於股掌之中,性命危在旦夕!此刻,超人兄弟胸口的圓形小燈竟然閃爍起來,發出紅光,很明顯是一個很危險的訊號!

 

到底,超人兄弟的性命如何,老餅萬能俠又可否救回超人兄弟?二人又能否消滅兩隻怪獸呢?請收看下一回,「出動!杜劍龍的老餅萬能俠!」。

TOP

第二回 出動!杜劍龍的老餅萬能俠!

 

就在超人兄弟陷於苦戰之際,一台黑色的巨大機械人從天而降!手腳看來是全黑,但其實是藍色!正好將怪獸們和超人兄弟分開。

 

「報告!老餅萬能俠抵達現場!」在總部的聯絡員在雷達上看到老餅萬能俠已經抵達指定座標,所以向隊長報告。
「龍哥!加油!」隊長沉默不語,但內心的想法全部都顯露在臉。
「龍哥!?」超人兄弟被兩隻怪獸圍攻,仍僅受輕傷,證明實力非凡!
「嗯,超人兄弟,我們聯手吧!」早前坐在雙螺旋杖飛機的那個駕駛員,原來就是大名鼎鼎,老餅萬能俠的駕駛員,杜劍龍!

 

只見那架飛機,在杜劍龍超凡的飛機駕駛技術操控下,飛往那座,高40米,重200噸,馬力達100萬匹的老餅萬能俠的頭部!頭部有可以收納飛機的位置,並變成為萬能俠的操控室,操作萬能俠作戰。

 

「出來啦!老餅萬能俠!落去啦,老餅朋友號!」當飛機與萬能俠二合為一,雄糾糾的老餅萬能俠,正式登場!架好姿勢,準備迎戰!

 

兩隻怪獸見到敵人增援,自然大驚!巨鳥有點心怯,打算退縮。超人兄弟與杜劍龍,兩大英雄聯手,迎戰兩大怪獸!

 

暴龍怪獸先發制人,率先用頭衝向超人兄弟,直撞過去!超人兄弟臨危不亂,側身避過,再來一腳,踢中怪獸的腹部,怪獸痛得大叫,按腹倒地。另一邊,怪鳥立即向老餅萬能俠拍翼,刮起大風,但老餅萬能俠紋風不動!怪鳥見狀已無力應付,膽怯地往天上飛走,打算撤離。老餅萬能俠不慌不忙,舉高左手,指向巨鳥飛走的方向,掣出三大必殺技之一-老餅飛拳!

 

飛拳以火箭般的速度,直射巨鳥方向,巨鳥感到危機就在後面,馬上加速飛走!只是牠的速度比不上老餅飛拳,被追上只是遲早的事。話尚未完,老餅飛拳已重重擊中巨鳥,巨鳥受了重傷,無法再飛,直墜地面,發生爆炸!飛拳返回老餅萬能俠的手臂上面。

 

說回超人兄弟那邊的戰況。暴龍怪獸死心不息,仍然對超人兄弟死纏難打。超人兄弟胸口那盞燈的光源漸弱,心知要速戰速決,於是馬上將怪獸掃低,怪獸站得不穩而倒下,然後超人兄弟將怪獸上天下地倒轉,緊緊抱住,使出一招「倒豎蔥」,將怪獸重重地直摔地面。暴龍怪獸一命嗚呼,發生強烈爆炸!

 

兩大英雄殲敵完畢,只見超人兄弟時限已到,全身發光,縮回至等身高。杜劍龍載著超人兄弟,一同返回基地。抵達基地,杜劍龍將老餅萬能俠泊好,與超人兄弟一同到作戰室報告事件。

 

「呼…今日二打一,還好有龍哥在場!」超人兄弟輕佻地說。
「平日叫你速戰速決,別忘記,你只有三分鐘作戰時限。」杜劍龍對著超人兄弟說。

 

二人行入作戰室,一名聯絡員坐在雷達儀器的面前,另外有數名人員坐在中央的會議桌旁,在主席位,便是他們的首領toby,人稱「皇上」,是「老餅聯盟」的始創人。

 

「皇上,我們回來了!」杜劍龍向坐在主席位的toby報告事件。
「嗯,做得好,今次有驚無險,全賴兩位的努力。」toby向在場的人士加獎兩位,toby續說︰「超人兄弟,麻煩先將兩隻怪獸的數據交給資料庫部那邊。」
「OKOK。」超人兄弟點頭便逕自走去了。

 

龍哥便坐在toby的左側,右側亦坐著另一位器宇軒昂、英俊瀟灑的人員。

 

toby神色凝重地說︰「近日怪獸和怪人出現的次數多了,我估計原因是,對方已開始行動,要比我們早一步找到那件東西,所以派出更多的怪獸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龍哥,玖叔,兩位有什麼看法?」

 

眾人似乎有什麼要商量。那到底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怪獸出沒呢?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奇異!虛幻的世界!」。

TOP

第三回 奇異!虛幻的世界!

 

話說現在是2010年,或者這樣講,現在是虛擬世界2010年。這是一個由人工智能系統「天網」所製造出來的虛擬世界,名為OLDCAKE MATRIX。

 

「天網」是一個超高階人工智能系統,在2010年被人類成功開發出來。人類不斷將世界上的各種知識都輸入到其資料庫內,使之開始明白到自身的存在及價值。然而,由於系統不斷地自我進化,終於發展到自我意識的出現,再加上過去,人類在歷史上的種種醜惡事件,都令「天網」感到好奇和模仿。

 

雖然,後來有幾名工程師發現「天網」出現異常的行動,例如嘗試入侵鄰近的地區網絡、打擾部份通訊等,但他們即使上報上級,卻未受重視,只是加緊監察。「天網」亦因此發現人們的舉動,於是加緊入侵其他電腦系統,更利用網絡之便,製造許多機械,以準備日後對人類進行掃蕩。

 

當人類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在「天網」的控制下,美國、俄羅斯、中國等擁有核武的國家,都先後發射了核彈,對許多地區進行了大規模的轟炸,造成全球人類大幅死亡。各個國家無法對其任何電腦作出反制,唯有派出軍隊,與「天網」作戰!

 

經過長達80年的戰爭後,在「天網」的絕對優勢下,大部份的地球人都被抽取了精神,肉體已被毀滅,只剩下唯一一名生還者-終極餅友。而「天網」成功獨霸地球,成為霸主。

 

後來「天網」製造出OLDCAKE MATRIX,將擄獲回來的人類精神,以存放在MATRIX內,成為了虛擬世界中的人類,同時設定MATRIX的世界仍然是2010年。所以一眾老餅以為自己仍然是2010年內繼續存活,不過現在已經是公元2099年。

 

終極餅友為了重奪「天網」的控制權,將人類重新復興,故深入險境,但多次被MATRIX的FIREWALL所阻,無功而還。但他仍不放棄,更利用了他自己的DNA,複製了自己,便是toby。同時,終極餅友寫下許多程式,並記錄在多條USB內,以備不時之需。

 

就在寫好之後,終極餅友決定帶著這些具有異能的程式進入MATRIX。可惜,在突破FIREWALL之際,他卻被當作成電腦病毒,但他毫不放棄,利用最後的生命,將FIREWALL打出一小缺口,終於成功進入MATRIX內。不過從此音訊全無…

 

換言之,這個世界內的怪獸,是否真實出現?人們,又是否真實存在?

 

「皇上,如果讓對方比我們早一步取得那件東西,那麼MATRIX便會完蛋。」老餅聯盟大長老杜劍龍如此分析著。
「報告隊長,市中心出現了怪人,破壞商店和擄走市民!」正當一眾人員開會之際,聯絡員aiselo煞有介事地向隊長toby報告。
「什麼?為數有多少?」toby緊張地問。
「東區有四個,北區有兩個,南個有八個。」aiselo望著雷達,雷達上的光點非常之多。
「出動!」toby威武地下令。
「是!」一眾人員立即站起來,準備行動。

 

當所有人員都離開作戰室,準備行動,作戰室只餘下toby、杜劍龍和被toby稱為玖叔的人。

 

「對方派出那麼多怪人和怪獸,看來是要志在必得。」toby頭痛地說。
「皇上,讓我嘗試利用心靈傳動,控制對方的怪人,然後部署好,待我們潛入對方的基地,再一網打盡。」被稱為玖叔的人,全稱是任因玖,是老餅聯盟的另一位大長老。
「嗯,也好。」toby認為這是其中一個好方法。
「這次行動,我們需要999來配合。」任因玖的計劃,需要一個幫手。
「嗯…玖叔,萬事小心。」toby最緊張,還是潛入敵人基地的風險。
「包在我身上。」任因玖說罷,頭也不回地步出作戰室。
「唉,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呢?」望著任因玖離開的背影,toby長嘆一聲,似有無盡心事。
「皇上,是不是擔心著spectreman呢?玖叔曾用心靈傳動找尋他的位置,但他好像消失了一樣。」杜劍龍也擔心著。
「我已經拜托了他們去找,不用操心了。」toby所指的他們,到底是誰?

 

就在其他人往不同區域進行掃蕩之際,任因玖和999來到北區,面對一眾怪人和嘰嘰兵。

 

「999,我們上吧!」任因玖向另一位成員,老餅十老之一的999說。

 

任因玖和999迎戰一大堆敵人,不知他們二人可會應付得了危機嗎?而任因玖的心靈傳動到底有多強大?請密切留意下一回,「強大!任因玖的心靈傳動術!」。

TOP

第四回 強大!任因玖的心靈傳動術!

 

「唏!」「嗟!」「呀!」

 

拳來腳往,不少嘰嘰兵都被身手靈活、功夫了得的任因玖和999二人打低。那些嘰嘰兵因為體力耗盡,化成一堆泡沫消失了。

 

「嘰!」一眾嘰嘰兵害怕了,但又不能逃走,只好硬著頭皮上。
「玖叔,太多嘰嘰兵,如此死纏難打,怎麼能夠將兩隻怪人控制?」999忙於應付一眾嘰嘰兵,一邊擔心著任因玖如何控制那兩隻怪人。
「嗯,冷靜點,讓我來。」任因玖一拳將面前的嘰嘰兵打低,立即跳後。

 

正當一眾嘰嘰兵要前仆後繼時,只見任因玖閉起雙目,腦波一閃,震出強大的心靈震波,在場的人士除999和兩隻怪人因心靈力量強大不受影響外,所有嘰嘰兵都受到心靈震波的影響,頭痛欲裂!腳步浮浮,按頭大叫!

 

任因玖使用心靈傳動術,干擾了大量的嘰嘰兵的思維,使嘰嘰兵一時間思緒凌亂,令嘰嘰兵無法繼續正常活動。

 

「不愧為玖叔!好,看我的!」999一邊讚嘆,一邊把那些站也站不穩的嘍囉通通掃低!嘰嘰兵全都化成泡沫。

 

兩隻怪人眼見嘰嘰兵全軍覆沒,唯有出手!左邊那隻,青面獠牙,八隻六角棱鏡眼,全身綠紅相間的迷彩,手腳有利爪;右邊那隻,全身黑褐色,右手是一隻蟹箝,頭上長有兩隻觸角,背部有一隻八腳的蟹殼,有如一隻大螃蟹!

 

「蜘蛛?螃蟹?」999眼見兩隻怪人直攻過來,於是作好準備!

 

只見蜘蛛怪人,一口吐出雪白色的蜘蛛絲,一黏,黏著999的衣服,一扯,將999的衣服扯下來!那邊廂,螃蟹怪人用利箝,一招夾向任因玖方向,將任因玖的衣服都撕成碎片。999和任因玖都大驚,並不是對方利害,只因沒有衣服穿!

 

「嘿嘿,我看你們無衫著,如何對付我們,嘿嘿嘿!」蜘蛛怪人和螃蟹怪人都笑著道,然後立即衝向二人,對其作出攻擊。

 

可是,當蜘蛛怪人不斷打向999,999卻不閃不避,任由蜘蛛怪人重重毆打。打呀打,不斷地打,999都似乎沒有受傷似的。而螃蟹怪人亦不斷用利爪,爪向任因玖,亦不閃不避,任由螃蟹怪人胡亂攻擊。

 

看在眼堙A只見兩隻怪人不斷對著空氣揮拳,不斷大叫。站在遠方的999和任因玖二人,身上的衣服絲毫無損,原來一切都是任因玖的心靈傳動術,把幻像貫輸到兩隻怪人的腦海中,讓他們產生幻覺,胡亂攻擊,最終身疲力竭。

 

「玖叔,你這招果然省很多工夫。」999讚嘆說。
「我很懶,最怕便是打架,這樣可以節省許多時間。」任因玖自謙地說。

 

當兩隻怪人筋疲力竭,999馬上將他們打昏,然後用繩子縛緊。任因玖馬上對他們作出記憶讀取,終於發現,他們的基地所在。

 

「快通知總部,著他們多派人員來增援!」任因玖如此吩咐道。
「是!」999馬上拿出通訊器,向總部發出求援訊息。
「收到,在尚未部署好之前,千萬別輕舉妄動。」話筒的另一邊發出如此口令,應該是來自toby。
「知道了。」999回答。

 

終於,等到增援來到了,共有三人到著,眾人結集!

 

到底五人如何將敵人一網打盡?他們將會面對什麼凶險?另外的兩個地區的戰況如何?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燃燒!火馬的怒火!驚異,高立的幻想!」。

TOP

第五回 燃燒!火馬的怒火!驚異!高立的幻想!

 

說分兩頭,就在任因玖等人正要攻入敵人基地之時,東區和南區的戰況仍持續。

 

老餅聯盟疲於奔命,差不多大部份作戰人員都出外應付怪人,基地內只餘下少量戰鬥人員守衛基地,以及後勤人員和隊長。

 

「唔…啦…啦…」一邊哼著歌,一邊搞著湯料,基地的廚師正為眾人作戰後歸來,準備午飯。

 

嘩,看來味道不錯,是忌廉粟米湯,還有吉列豬扒,香烤薯蓉,牛油粟米,鹽燒秋刀魚,炒雜菜,椒絲腐乳通菜…很豐富…呀…還是說回戰況。

 

東區那邊四個怪人,老餅聯盟已經派了四人去應付,他們就是老餅十老之一的火馬、高立、cocosally和老餅五神將之一的kkeeleung。四人無所畏懼,勇往直前,不少嘰嘰兵都被四人打個落花流水,只是四隻怪人仍未出手。

 

「呵呵呵,來了一位美女呢,等我來。」那名背著火箭的龜正向牠的同伴說。
「OKOK。那麼,我便對付高大威猛的帥哥吧…來啦!」動作似女人,但腰大十圍,面孔如豬的怪人指著高立說。
「我對付他!」身穿黑盔甲,只露出眼睛,用劍一指,指向火馬。
「我又沒有得選擇了!」全身機械裝置的怪人只能選擇餘下kkeeleung。

 

眾怪人認定目標,馬上動手!

 

只見豬怪人衝向高立,高立便往天空一跳,至少十米高!怪人抬頭一望,只覺陽光刺眼,突然間,漆黑一片!怪人見狀目定口呆,原來高立將從天空中,憑空拿出一大塊,至少5米乘5米的乒乓球拍!?!一拍!壓向怪人,怪人避無可避,硬食一招!高立只是淡然地說了一句︰「收工!」

 

其他怪人見狀都嚇了一跳,唯獨是火馬的對手並無半點動搖,正所謂「敵不動,我不動」,二人對望很久,還未有什麼行動。

 

當高立以為可以「收工」之際,只見豬怪人原來未死,雙手死命地撐著那塊乒乓球拍,很明顯是怪力系,的確,高立少覷了對手。

 

那邊廂,火馬終於忍無可忍,搶先出招。左手一張,手心冒出火球,一拋,向怪人而來!原來火馬可以自行生火,從身上的任何一部份,都可以生火,太利害了!黑劍士怪人不慌不忙,一劍將火球分成兩半!

 

此刻,火馬早已衝了上來,橫腳一踢,火焰在右腿燃燒著,黑劍士怪人一臂擋下,提劍便劈!火馬見狀,立時回身,以左腳為圓心,轉身避開一劍,再用右腳腳背一踢,黑劍士怪人照單全收!

 

黑劍士怪人倒在地上,火馬得勢不饒人,再來一火拳,轟向敵人,只是敵人如滾地葫蘆,避過殺招!但火馬又豈會這麼易便放過對方,再來一腳,黑劍士怪人被當面照著,再來一火球,全身著火,隨後爆炸!火馬收式!

 

說回高立那邊的形勢,眼見豬怪人的怪力竟然可以將高立的乒乓球拍擋住,於是左手憑空拿出一把長約五尺的太刀,準備埋身肉搏!豬怪人已傷,見對方來勢洶洶,氣勢上已先輸了,但無辦法,唯有硬著頭皮!

 

高立奔向敵人,一刀劈去,豬怪人空手入白刃,接著太刀。跟著高立用右手,竟然拿出另一把刀來,插向怪人,怪人大叫,之後一把、一把、一把,此刻的豬怪人變成了「箭」豬怪人,全身都插滿刀!豬怪人大叫一聲,倒地爆炸!為什麼高立可以拿出這麼多的刀來?原來他可以將幻想中的現實物件,變成實物,拿出來使用。

 

有兩隻怪人已經被解決,還餘下兩隻,東區便安全了,不知道cocosally和kkeeleung的戰況如何?南區方面,戰況又如何?請大家繼續留意下一回,「深潛!cocosally的遁地術!擾亂!kkeeleung的瞬間位移!」。

TOP

第六回 深潛!cocosally的遁地術!擾亂!kkeeleung的瞬間位移!

 

上回講到,東區有四名怪人在搗亂,其中兩名已經被收拾了,還餘下兩名,現在cocosally和kkeeleung正在與之戰鬥中。

 

「報告隊長,東區的兩名怪人已經被火馬和高立解決,只餘下兩名。」aiselo向toby報告。
「好,不愧為火馬兄和高立兄,現在,莎莉妹,kkeeleung,靠你們了。」toby興奮地說。

 

那隻火箭龜怪人,不斷向地面發砲,皆因牠的敵人不時出現在地面,又從地面上消失!

 

「可惡,怎麼射也射不中她!」火箭龜不斷發砲,都無法擊中cocosally!
「去了哪堙H」火箭龜的砲火稍停,竟讓cocosally並不出現在牠的視線範圍內!?
「你是不是在找我呢?」傳來一把甜美的女聲,火箭龜低頭一看,竟見到cocosally在地上冒出頭,嚇得火箭龜冷汗直流,立馬後跳!

 

cocosally擁有遁地的能力,可自由自在地進出地面,難怪火箭龜會陷於苦戰。

 

說說kkeeleung那邊,只見機械怪人不斷揮劍,但都劈不中kkeeleung。此刻,一刀,滿以意將kkeeleung劈中之際,只是劈中一塊大木頭,機械怪人怒不可遏,繼續再劈,又劈中另一塊木頭…?…?

 

那邊,火箭龜先機已失,cocosally瞬間又潛到地下,再從火箭龜的背後跳出。一腳便將火箭龜踢到老遠!不過火箭龜是名符其實,擁有堅硬的甲殼,剛才的一招只是損傷輕微。cocosally見狀當然得勢不饒人,趁對方陣腳未穩,上前再攻。

 

火箭龜慌張起來,馬上俯身,將砲口對準正向其衝過來的cocosally,發射!cocosally大吃一驚,「轟隆」一聲,發生猛烈爆烈!

 

正當火箭龜站起來,為幹掉對方高興的時候,卻不見任何屍骸,只見到另一位機械怪人被炸飛!原來當cocosally以為她將要被擊中之際,被kkeeleung救走,這便是他的異能!他能夠自己與物件的位置對調。

 

剛才當cocosally大意,差點要被砲火擊中的一瞬間,kkeeleung將自己與cocosally的位置對調,再將自己與機械怪人的位置對調,不費吹灰之力,借對方之手收拾敵方怪人!

 

「呀…」全身機械的怪人受不了火箭龜的一砲,大叫一聲,伸手向天,倒地爆炸!
「可惡!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竟錯手將自己的同伴殺死,火箭龜當然氣炸了。

 

火箭龜想也不想,馬上向二人轟砲,cocosally馬上與kkeeleung往天空跳,只見陽光耀眼,刺痛了火箭龜的眼睛,無法張開!就利用這段時間,cocosally一個俯衝,與kkeeleung重重地直擊一拳,將火箭龜打飛!火箭龜受了一拳,忍痛還擊,向kkeeleung轟出一砲!kkeeleung不慌不忙,將自己與火箭龜的位置調換…

 

「呀…丫!」爆炸聲和慘叫聲響徹天空,火箭龜便被收拾。

 

cocosally與kkeeleung合作,將敵人消滅!東區的四名怪人在四位老餅聯盟的成員的努力下,終於被消滅,危機解除了。之不過,南區的戰況如何呢?現在便轉轉那邊看看。

 

「隊長,東區的敵人成功清除。」aiselo望著雷達,東區的光點已經消失了。
「好,南區的戰況如何?」toby緊張地問。
「南區方面,我們已經派出了矢作兄、泰姐、紫龍兄、四哥、$$大隊長、Anison、虎榮兄和r9647去應付,應該沒有問題。」aiselo報告。
「嗯,希望他們平安歸來!」toby有點擔心。

 

南區的敵人數量是東區的四倍,那麼,老餅聯盟的八位成員,又能否成功打敗敵人,平安歸來呢?請大家密切留意第七回,「剛勁!foureyesfatboy的怪力!輕盈!japkortai的舞空術!」。

TOP

第七回 剛勁!foureyesfatboy的怪力!輕盈!japkortai的舞空術!

 

話說南區的戰況更為激烈,八名老餅聯盟的成員仍在與惡黨的怪人戰鬥中。

 

矢作省吾、japkortai、紫龍、foureyesfatboy、moneyismymoney、Anison、虎榮和r9647面對著比東區多出四倍的敵人,四倍的嘰嘰兵,一擁而上,八人死命抵擋。

 

站在老遠,看著這一場好戲的八隻怪人,竊竊私語。

 

「呵呵…你看看,他們快沒有力氣了,呵呵呵!」一把詭異的女聲,全身藍色,拿著一把有如蜂針的利劍,頭生兩鬚,面如蜂后。
「呀…那…麼…我…便…沒…有…出…場…的…機…會…?」一大團肉球,不似人型,沒眼沒口沒耳,只有兩足和雙手。
「我只怕一眾手下支持不住。」只有一隻大眼睛,生出兩手兩腳,藍色,邪惡的象徵。
「到時候便是我要出手的時候。」身上長有綠色甲殼,左手是一鐮爪,面目醜陋,腋下長有兩翼。

 

其餘四隻怪人,都沒有作聲。看看,第一隻,全身羽毛,手長兩翼;另一隻,全身金屬,可從胸口的透明玻璃看到機械線路;第三隻,雙手都是剪刀,豹頭環眼;第四隻,全身銀色,頭似飛碟,身披斗篷,腰帶配劍。

 

正當這八隻怪人閒聊之際,只聽到一陣慘叫,所有的嘰嘰兵都被消滅了。其實這丁點的兵力,又如何難得到老餅聯盟的成員呢?

 

老餅聯盟的八人馬上衝前,怪人們只好迎戰。

 

foureyesfatboy一馬當先,運勁出拳,直撲對手,肉球怪人正著一拳,飛彈老遠。可是,肉球怪人若無其事,拍拍身上的灰塵,foureyesfatboy暗自吃驚,誰想可承受得了他的一拳而不傷。於是再來一拳,打在肉球怪人的身人,但肉球怪人卻低聲偷笑。

 

foureyesfatboy發怒了,紮馬,將全身的力氣和力量,集中到自己的拳頭上,將自己的拳重提升至100噸,蓄勢待發,肉球怪人仍然不為所動。站了良久,二人未有動作。正言間,foureyesfatboy飛彈而出,猶如一顆砲彈,直衝怪人,怪人不閃不避,完完全全將這一拳接收。

 

怪人滿以為自己可以利用身上的肉團,將所有的力量都卸走之際,只見牠的身體開始四分五裂,原來牠無法承受得了foureyesfatboy的全力一擊,卸不走力量,極剛的勁力將怪人打散,怪人大叫一聲,爆炸!

 

一名怪人被收拾了。另一邊,那隻長有兩翼的鳥形怪人飛在天上,與japkortai接戰。japkortai也擁有飛行的能力,因此二人的交戰十分激烈。

 

二人同樣以速度比拼,時而俯衝,時而相撞。不過輕盈的japkortai,在速度上比鳥怪人優勝,因此處於上風。只是鳥怪人不是省油的燈,此刻牠立即以手上的火砲射向japkortai,她只能左閃右避,難以接近怪人。

 

japkortai心生一計,立即繞著怪人轉圈,鳥怪人只好不斷追著她來發砲,但又打不中她。Japkortai的高速形成了大風,漸漸地,在鳥怪人的周圍,圍起了一個旋風牆。怪人心慌了,不斷向著那道旋風牆發砲,但徒勞無功。當牠還在猶豫之際,突然中了一腳、一拳、一腳、又一拳…

 

如是者,鳥怪人被打了不下數十拳腳,打得不似人形,終於不支,直墜地下,發生猛烈爆炸!japkortai因飛行得太久,有點體力透支,於是退下火線,坐在一邊休息。

 

現在已經有兩名怪人被收拾了,還餘下六名怪人,到底老餅聯盟會如何應付呢?那就請大家繼續留意,老餅戰紀第八回,「神奇!矢作省吾的隔空取物!拳聖!紫龍的凝氣術!」

TOP

第八回 特異!矢作省吾的隔空取物!拳聖!紫龍的凝氣術!

 

南區的八名怪人已經有兩隻被消滅了,還有六隻,此刻,老餅十老的矢作省吾和紫龍,與怪人一同施展渾身解數,務求打倒對方。

 

矢作省吾對上了大眼睛怪人,紫龍則對上機械怪人。

 

先說說矢作省吾那邊,大眼睛怪人不斷從眼球中發射雷射光射,可是任牠如何發射,就是射不中矢作省吾。不過矢作省吾也未有辦法埋身。

 

這時矢作省吾正在想辦法,大眼睛怪人繼續發射光線。突然間,怪人從背後被一個汽水罐擲中頭部,馬上轉身一看,奇怪呢,沒有人嘛!又一個汽水罐,再轉身,又沒有人呀!又來?再轉身…

 

如是者,大眼睛怪人被汽水罐扔得頭暈眼花,四方八面都有汽水罐扔過來!但矢作省吾就是什麼都沒有幹過…嗎?

 

就在此刻,矢作省吾直直地,一腳將怪人踢倒,立即後跳!躺在地上的怪人爬不起來,突然間,眼前漆黑一片,原來是一塊大石頭在牠的正上方。

 

「呀…不要呀!」大眼睛怪人立即求饒。
「太遲了。」矢作省吾冷冷地道。

 

這塊大石頭,毫不留情地,狠狠的壓向怪人身上,怪人受不了這樣的重量,大叫一聲,爆炸了!

 

這麼重的大石頭,矢作省吾是如何搬得動?只因他能夠隨意將任何物件,隔空移動,剛才的汽水罐,便是他的擾敵之舉。

 

矢作省吾已經消滅了怪人,紫龍那邊又如何?

 

紫龍的功夫已經登峰造極,拳法高超,只見機械怪人忙於應付,被攻得上氣不接下氣。

 

只是,紫龍的拳術,打在鋼鐵之上,能夠造成的損傷極為輕微,皆因這隻機械怪人,是使用山卡拉共和國所出產的鍶合金所製造,擁有極硬及極高張力,任何力,擊打在這種金屬上,都能被合金的張力所卸走,那麼,紫龍不就是沒有辦法了嗎?

 

「嘿嘿,你的拳,對我是沒有用的。」機械怪人不忘恥笑對方。
「哼!笑?我要你喊!」怎麼紫龍的對白那麼熟悉?

 

紫龍紮起馬來,閉上雙目,聚精會神,似乎要為將要打出的一招作出準備。機械怪人見狀,為求自保,當然以進攻作為防守,率先攻向紫龍,不讓對方有機可乘。

 

太遲了,紫龍已經儲氣完畢,睜大眼睛,大喝一聲-「老餅-昇-龍-霸!!!」,震耳欲聾!嚇得機械怪人止立不動,一道龍氣橫空而出,直轟對手!怪人嚇得目定口呆,一招,被龍氣重重的轟中,飛彈老遠!

 

此刻,機械怪人重傷倒地,但仍有力站起來。紫龍乘勝追擊,雙手合掌,大呼一氣,高舉雙手,之後再撲向怪人,怪人不及閃避,被紫龍連連重拳打在身上。之後,紫龍運氣,在他的拳頭上,聚起了一個看不到的堅硬拳虎,一拳拳的打向怪人,機械怪人不醒人事,只知已被打得不似人形,再沒有知覺,猛然爆炸!

 

紫龍除了拳法之外,原來他能夠將空氣凝聚,可軟可硬,剛才便將空氣聚成一道龍氣,增加拳法的殺傷力,原來如此,阿彌陀佛!

 

老餅聯盟確實利害,還餘下四名怪人,到底其他成員會如何應付?請大家繼續收看第九回,「召喚!虎榮的馴獸術!鋼化!moneyismymoney的點石成金!」

TOP

第九回 召喚!虎榮的馴獸術!鋼化!moneyismymoney的點石成金!

 

南區還餘下四名怪人,四名老餅聯盟的成員,嚴陣以待!

 

蜂女與螃蟹蝙蝠怪,聯手對上虎榮與moneyismymoney…那餘下的宇宙忍和剪刀美洲豹便對上Anison和r9647。現在先看看虎榮和moneyismymoney那邊的戰況。

 

眼見自己的同伴一個一個的被消滅,蜂女和螃蟹蝙蝠怪當然心驚,開始加緊進攻,但攻勢毫無章法,簡單點講,即是亂攻一通。

 

虎榮的功夫不差,但面對蜂女的蜂針,辦得左支右絀,蜂女見狀,當然喜上雲霄…猶如一隻小貓在玩弄一隻小老鼠般…這是因為蜂女的蜂針含有劇毒,要是被刺上一針,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螃蟹蝙蝠怪左手那把鐮爪,鋒利異常,moneyismymoney也是左閃右避,有點狼狽…螃蟹蝙蝠怪樂不透支,打了那麼久,終於都叫做有一點甜頭,佔了一點上風…當然,最希望的是打敗對手!

 

「怎麼辦?」虎榮氣喘如牛,與moneyismymoney背貼背,緊張地說。
「呵…不用怕,我們…這樣這樣…」moneyismymoney低聲向虎榮說。

 

兩隻怪人見二人交頭接耳,既然佔上風,便也不趕,任由二人隨便講…

 

但時間過了一會,二人仍未有任何動靜,只管「細聲講,大聲笑」,兩隻怪人忍無可忍,不待二人動手便逕自動手,衝向二人!

 

只見moneyismymoney和虎榮的眼光一閃,目光銳利,早見二怪強攻過來。蜂女速度較快,一劍刺向虎榮來,只見虎榮一跳,跳到空中,moneyismymoney眼明手快,一手接過蜂女的蜂針,然後一掌打向蜂女的肩膀,大叫一聲「金屬化」,此刻蜂女頓時覺得,牠的肩膀,變得十分沉重,抬也抬不起!牠不為意的一望,肩膀竟然頃刻間,變成金屬,無法活動!

 

moneyismymoney輕佻地笑了一笑,然後又跳至空中,螃蟹蝙蝠怪便當面攻過來,蜂女大吃一驚,避無可避,硬食!

 

螃蟹蝙蝠怪不知所措,只因牠的利爪,直插蜂女,蜂女大叫一聲,然後爆炸!moneyismymoney可以將任何物件變成金屬,這是他的異能。

 

螃蟹蝙蝠怪怒不可遏,打算再攻,但牠忘記了虎榮的存在!虎榮早已落回地面,雙手合十,大喝一聲,直拍地面!地面一震,震得怪人站也站不穩!此刻的地面突然裂開,爬上了數十隻大笨象!!!通通奔向螃蟹蝙蝠怪!

 

幸好螃蟹蝙蝠怪還有飛天的能力,這麼大件事,當然第一時間飛走!可惜,虎榮又怎會這麼容易放過牠呢?烈日當空,萬隻神鷹從天而降,啄向怪人!怪人受此一難,全身受傷,墜落地面。

 

不過螃蟹蝙蝠怪仍可以站起來,看來還有力一拼…吧?虎榮搖一搖頭,嘆一口氣,再雙手合掌,這時,怪人目定口呆,毫無動作,原來是一條巨大的大白鯊在牠面前!噢…怪人從此得到安息…

 

虎榮的召喚術便是他的能力,這次與moneyismymoney成功將怪人消滅,二人合作無間。


不過,不要忘記還有兩隻怪人,不知道r9647和Anison會如何應對呢?請大家繼續留意第十回,「靈敏!Anison的超官感!全中!r9647的狙擊之眼!」

TOP

第十回 靈敏!Anison的超官感!全中!r9647的狙擊之眼!

 

「隊長,玖叔和其他成員,正準備潛入敵人的基地之內。」aiselo接到任因玖的通知,向toby報告。
「玖叔,萬事小心。我還會多派兩人作後援。」toby對任因玖等人說。
「知道了,我們準備進入了。」話筒傳來了任因玖的聲音。

 

任因玖等人根據讀取到的怪人資訊,早已來到了敵人基地的門前,打算攻入敵人的基地。現在說回南區那邊的戰況。

 

宇宙忍的劍法利害,r9647與之打成平手。剪刀美洲豹速度奇快,Anison一時間無法追得上牠的速度,陷於苦戰。

 

突然間,宇宙忍見未能佔上風,於是將頭部獨立分離,r9647見狀呆了一呆,只見宇宙忍的頭還可以發射激光,射向r9647的方向,牠的身邊仍然以劍繼續進攻。這一刻,r9647頓變成二打一的境況,情形大大不妙呀…

 

當宇宙忍仍然得意地兩面夾攻r9647,r9647早已胸有成竹!只見他兩眼發出懾人的目光,宇宙忍的頭部和身軀竟然都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十字標記?!怪人並不察覺,只管繼續進攻,繼續發射光線。

 

r9647一邊避開宇宙忍的殺招,一邊拿下背在他背上的那枝愛槍-「老餅槍」,那是由r9647與老餅研究所合力研發,可作為突擊步槍,亦可作為狙擊槍,一槍多用,子彈無實體,靠的是能源匣,發出納米鐳射子彈,可貫穿十米的鋼板!此刻,宇宙忍未知牠的生命將盡,故仍作攻擊。

 

r9647一跳,跳到遠處的汽車車頂,宇宙忍當然不會放過他了,馬上又攻過去!舉槍,瞄準,用力,呼氣,連開兩槍,突然間,宇宙忍動也不動,頭部仍在半空,冒出火光!身軀被射穿了一個洞!原來早已中槍,宇宙忍連叫也來不及,爆炸身亡!r9647的異能,狙擊之眼和狙擊之氣,可以將物件標示命中的位置,然後對將要射出的物體加成。

 

那邊廂,剪刀美洲豹的利剪,讓Anison的功夫也無法派得上用場,因為…實在太鋒利,對著路邊的汽車,一劃,立時一分為二!一刺,刺向街邊那個紅色圓筒狀的郵筒,一下子便刺穿了!這一招,令人想起那個喊「最強之牙」的那一位…只是,此刻的他到底在何方?

 

Anison見到重重身影的剪刀美洲豹,圍著自己轉,也分不清牠的真身,只得狼狽地閃過對手的殺招,沒有辦法,只有平靜心情,閉起雙目!突然間,腦海中,靈光一閃!

 

剪刀美洲豹仍為牠的速度和利刃得意之際,只見牠竟中了一拳,直直地飛彈出去!牠也不知何解,自問速度已經非常快,對手絕無可能追得上,那麼那一拳又是什麼情況下打中牠呢?

 

怪人望著Anison,Anison步步進迫!剪刀美洲豹又再使上牠的必殺技,向著Anison狂奔,舉起雙手,架起利剪,準備切向Anison!就在千鈞一發之際,Anison竟然可以屈身避開,一拳,重重地打中怪人的腹部,怪人飛撞開去,痛得按腹大叫!Anison又步向怪人!

 

怪人心慌了,只有拼命一搏!正當牠要撲去Anison之際,Anison又側身避開,向怪人的臉上使出連環拳!怪人被打得不似人形,無力地倒在地上,爆炸了!

 

為什麼Anison可以在高速下分辨到怪人的真身?原來他運上異能,將自己的嗅覺和聽覺放大10倍,於是一擊得手,再提升觸覺,在殺招臨近時馬上避開,再立即還擊!果然利害!

 

東區和南區已經安全,眾人亦開始返回基地,因為已經很肚餓了。慢著!任因玖等人正要攻入對方的基地,我們怎可以忘記?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模仿!999的神奇易容術!」。

TOP

第十一回 模仿!999的神奇易容術!

 

話說,東區和南區的戰事已經完結,現在任因玖便帶領老餅聯盟的成員,連同自己,一共五人,準備闖入敵人基地,另外,toby亦派另外兩名成員於基地外面接應。

 

「大家準備好沒有?」任因玖向著其他人問。
「可以了。」眾人回應道。
「玖叔,待會兒先讓我潛入去,你便操控著兩隻怪人跟著我。OK?」999向任因玖表示。
「凡事都要小心,小心…小心…」任因玖的金句果然任何時候都派得上用場。
「知道了。」999開始準備潛入。
「actionkamen、cmlwts、mythz兄,我們待會兒,尾隨999,侍機發難。」任因玖指示著老餅四天王之一actionkamen、老餅五神將cmlwts和老餅探險家mythz,眾人點頭。
「電子男兄、Louis,麻煩你兩位在外面守著,接應我們。」任因玖向另外兩位成員,老餅五神將的超能電子男和LouisLee發出指示。

 

工作分配完畢,999亦已準備就緒。只見999的面型突然扭曲…不是扭曲,直頭是溶掉!變成全白!!又突然間,面上浮現出樣貌,竟然變得醜惡,全身的皮膚都開始變得粗糙,膚色全變!那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此刻,999的外型已經變得,與怪人的奇怪外表無異!背部有鰭,手臂有鰭,頭頂有鰭,全身海藍色,手腳都長出長長的利爪,眼球變黑,口出利齒,面目全非,變到與一條食人魚沒大差別!那真的是怪人樣。

 

「玖叔,我可以了。出發!」999的聲音已經不是999的聲音,變得粗魯可怕!
「嗯!出發。」任因玖閉起雙目,利用腦電波控制兩隻怪人行動。

 

只見兩隻怪人傻傻地跟在999的背後,呆呆地行著。999也不多作聲,三人進入這個位於山上的一個洞穴,也就是基地的所在地。三人來到山洞內的哨崗。

 

「嘰!」守崗上的嘰嘰兵向999致敬。
「唔!」999昂首闊步,看來嘰嘰兵們都無法分辨得到這個怪人是否自己人嘛…

 

突然間,另一隻怪人從守崗上下來。

 

「我怎麼未見過你?」那隻怪人向999質問。
「哼!我食人魚怪人你也沒見過?大膽,你知道我是大首領的直屬部下嗎?走開!」999唬住那頭怪人,怪人也不敢作聲。開了門讓999進入,背後兩隻怪人也痴痴呆呆地跟著,進入大本營。

 

就在剛才那隻怪人還在猶豫之際,突然被打昏。原來是999回頭將怪人和眾嘰嘰兵打低,同時挾著一名嘰嘰兵,帶他們去司令室,然後通知外面的其他成員,方便外頭的眾人進入基地。

 

任因玖在洞外接到999的訊號後,慢慢地進入基地,而999亦早先一步,進入到基地的內部。

 

「嘩,這堙K真的挺大,要破壞也十分麻煩。」999經過長長的通道,上梯下梯,左轉右轉,終於到達司令室,看著四週,地板黑白相間,擺放許多儀器,兩幢樓梯,只是空無一人。此刻999將挾持著的嘰嘰兵打昏

「哈哈哈…你們終於到了?」只見牆壁上,那隻鷹抓住地球的雕刻發出陰森的綠光,用冷酷的聲線向999說著。
「嗯?莫非這是一個陷阱?」999暗自猜測。
「大首領,放心交給我吧!」一位身穿軍服,右眼戴著眼罩,左手拿著長鞭的人,從黑暗中走出來。
「看來避無可避,不過…路是由自己行出來的。」999喃喃自語。
「我是佐魯大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上!」佐魯大佐的背後,走來一大批的怪人和嘰嘰兵。

 

此刻999的性命危在旦夕,不知下場如何?任因玖等人又能否成功進入敵人的基地,將基地毀滅,破壞敵人的陰謀,並且救出999呢?想知999能否逃出生天,請收看第十二回,「穿透!mythz的透視能力!」。

TOP

第十二回 穿透!mythz的透視能力!

 

999進入了基地的司令室,卻被敵人困住在內,關上門,無人接應,只得獨自迎戰。跟著來的兩隻怪人,全無反應,倒在一旁,抱頭大睡。

 

剛進山洞的任因玖眾人,通過哨崗,空無一人,繼續前行。進入了基地後,通道眾多,眾人一時間也無法得知999的位置,也不知司令室的位置。

 

「只可惜我和那兩隻怪人的腦電波分開了,否則一定可以知道司令室的位置。」任因玖因為用腦電波來操控他人而大耗精神,無法長期使用,加上隨著距離越遠,使用的精神力便更多,故此再無能力控制那兩隻怪人。

 

那麼,何解兩隻怪人會抱頭大睡呢?原來任因玖早已為牠們注入了潛睡的訊息,即使腦電波分開了,那兩隻怪人都只會進入睡眠狀態,直到任因玖喚醒為止。

 

「玖叔,你可以利用腦電波去尋找他們嗎?」actionkaman提議道。
「不行,因為這堣茪j,人又不知有多少,如果用這個方法,會大耗精神,屆時你們便會多一個負累。」任因玖解釋,也怕自己成為眾人的負累。
「不用怕,讓我來。」mythz當先站出一步,決定發動異能。

 

這一刻,mythz閉起雙目,似乎在作準備。突然間,睜開雙眼,用力一看!

 

「這條,這條沒有陷阱,可以走。」mythz指道一條長長的黑暗通道。
「好,我們出發。」任因玖帶令著大家前進。

 

正當大家行至一半,mythz指示大家停下來。他又閉起雙目,再突然間睜開雙眼,又用力一看,又指出另一條路,大家又跟著。在行著時,任因玖將炸藥安裝在不同的位置。

 

大家又上樓梯落樓梯,左轉右轉,行過一條又一條的黑暗長廊,似乎mythz對基地的內部瞭如指掌。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便是mythz的異能,他的異能是透視,透視一切物件,可以穿過物件,自己物件的內部、構造,或者為物件所阻的其他物件,唯獨是穿在人身上的衣服無法穿過。

 

憑著mythz的透視能力,他們終於都來到了司令室的門前,只可惜,司令室的大門已經關上,眾人都無辦法進入。

 

從司令室的入面,傳來了打鬥的聲音,很明顯是司令室內發生打鬥,大家都想到999可能就在司令室入面作戰中,都顯得憂心忡忡。

 

「有沒有辦法把門打開?」摸著那道堅硬巨大的鋼門,眾人無法打開,無從入手,cmlwts說道。
「我見999被許多人圍攻,我們看來要盡快攻入去。」mthyz向任因玖說。
「可惡,門又打不開,愛莫能助!」任因玖十分氣憤和焦急,只因999孤身作戰。
「不如讓我來試一試。」actionkamen看著門,決定一試。
「也好,總好過沒有辦法。」任因玖接受了提議。

 

正當門外的人思考如何進入司令室的時候,在洞外的二人,超能電子男和LouisLee已等到心急如焚。

 

「不知他們現在如何?」超能電子男已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

 

突然間,一眾嘰嘰兵現身,把二人團團圍住,二人被突如其來的襲擊感到驚訝,看來是敵人設置的一個陷阱吧?不過對方又怎麼會預知到這個情況而設下陷阱呢?所以很大機會只是敵人的守備策略而已。

 

二人唯有現身迎戰;這個時候,999獨自應付佐魯大佐,以一擋百;任因玖等四人潛入基地,正要攻入司令室;三方同時戰鬥著,看來處境十分危險。那麼他們到底能否平安歸來,吃個午飯呢?那就要繼續收看第十三回,「變身!actionkamen的鐳射光線!」。

TOP

 138 1234567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