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1234
發新話題
打印

只有你不知道

在這幾個晚上,藍每晚都發惡夢,夢見一個女子將樂霖搶走,無論藍怎樣的叫
喊,樂霖都和這女子一起並肩的走遠,頭也不回,無論藍怎樣的追,奔跑,跌倒,
樂霖也都不理會,就只顧和女子一起。

  而這時候藍就會從夢中驚醒,一切都彷似是真實的一樣,令到藍每天都心神仿
彿。

  而在同一時間的某地方醫院內,一間深切治療的病房正躺著一個人。這人身上
穿著一件白袍,頭髮早已經脫落掉。細心一看,她是晴。晴回想起當天收到身體檢
查報告,得知自己患上了絕症,她不想樂霖擔心自己,所以就不辭而別。而現在的
她正在等待死神的來臨,因為醫生們都沒有任何辦法,就只有默默的等待。

  今天雨下得特別大,彷彿像是為某人的離去而痛哭,或者上天也是無可奈何
吧!藍和樂霖從公司離去,今天他們要到一家餐廳去吃晚飯。這家餐廳就是藍和樂
霖被困在石堆的那處地方,也是樂霖和時空錯亂的藍重遇的地方,那家餐廳。

  晚飯前樂霖發覺藍像是心不在意,不時的顯得神不守舍,就關懷的問到:
「藍,你今天精神看來不大好,身體抱恙嗎?不如我們下次才再來吧!」
  藍說:「樂,我沒事。可能這幾天都睡得不好,所以精神差了一些,沒問題
的,我們去吃飯吧!」
  樂霖說:「你要多保重身體啊!早前我也都是一樣,幸好得你的照顧才這麼快
的復原。所以你不要累壞自己啊!」

  夢藍苦笑一下,但有誰知道藍每晚從惡夢驚醒後,都不能再入睡,就這樣的坐
到天光。晚飯後,樂霖和藍結帳離開,這時候樂霖的水晶手鍊不知為何的斷掉了,
水晶掉滿一地。

  同一時間,在深切治療的病房中,醫生正在盡最後努力,但是心臟儀器上還是
只剩下一條直線。晴在這個寧情的晚上,靜悄悄地離開這個世間。

  一輛貨車從彎角處轉出來,正好朝著樂霖的方向駛去;樂霖只顧的拾起水晶,
全不知道貨車駛來,強烈的燈光,使樂霖驚覺。當他抬起頭,想往一邊避開,但看
來一切已是太遲了。

  護士正在打點一切,晴被蓋上了白布,就只是靜靜的躺著,窗外還下著大雨,
像是為她而痛哭。一雙手將樂霖推回路旁,她是夢藍。樂霖看著對方被貨車撞倒,
她那時卻像對著樂霖說:「樂霖珍重……」

  病房內靜悄悄的,護士正準備將晴移離病房,突然雷聲一響,晴的一手臂伸到
床邊去,護士正想將晴的手放好。

  在滂沱大雨中,樂擁抱著夢藍,他痛哭著。

  在路旁有一個老人和一青年正站著,但卻是沒有人看得見他們,老人就是早前
幫夢藍看相的老者,而青年人一臉嚴肅地站著。

  在深切治療的病房中,醫生又正努力的搶救,他們對病人身體突然有好轉感到
異常奇怪。是的,不知為何晴又重生了……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半年後,樂霖離開了廣告公司,到了美國,至於他為何到美國,就沒有人知
道。卿也離開了這公司,到了另一間廣告公司。晴重返公司,不過很多同事已經不
在這兒工作,而她亦好像忘記了從前的事,就獨個兒的繼續生活。

  陳小姐和她詳談,明白到葉晴在這段日子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結果亦
在依依不捨的情況下願意讓她請辭。

  三個月後。

  在卿工作的廣告公司,今天來了一位美國玩具廠商的設計師,一同合作一個玩
具展覽會。卿帶著晴正等待美國廠商的設計師。晴?是的。很有緣份,晴來到卿的
廣告公司工作,而且是一對好拍擋。

  而卿和晴又好奇怪的住在一起。

  卿有時覺得晴好像她的亡友──夢藍──因為晴的言行舉止,態度和說話同藍
是非常相似,偶爾卿會認為晴就是藍;但當然不是,因為她確是晴;但又有誰知道
事情的真相。

  卿:「晴!今次的美國玩具廠商是大機構來的,我們要努力啊!」
  晴:「卿!這個你放心,我可是會更拼勁的。」

  會客室門打開,坐在會議室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大家自我介紹,中年男子的名
字是積奇。積奇說:「你們好,好高興可以同兩位這麼美麗的小姐合作這一個展覽
會!」
  卿:「積奇先生,你真是客氣。那麼我們從那裡開始討論呢?」
  積奇說:「對不起,我們的設計師還未到來,我想待他到來時就開始吧!」
  晴:「哦!還有人未到嗎?」還沒說完,一個男子入來。

  這時候,除了晴和積奇外,男子和卿都呆著,跟著笑起來。

  男子說:「想不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們!」
  卿:「哈!都很久沒見了,樂霖。」
  樂霖:「真是有些意外,除了卿,晴,你也在這裡啊!」
  晴呆著說:「這位先生,我們認識的嗎?」
  樂霖:「晴,你不記得我嗎?」
  卿:「晴,自回來後,好像忘記了一些事啊!」
  這時候,積奇說:「看來大家都好像是認識的啊!不如我們討論完這個展覽章
程後,到餐廳中暢談吧!」

  大家都笑起來,就一同為這個展覽會商議起來。在晚飯中,積奇有些事要辦就
先離開,現在就只剩下晴,卿和樂霖三人。

  晴:「卿,我和簡先生是認識的嗎?」
  卿:「晴,是啊!你和樂霖是認識的,而且是同一間公司工作。後來不知為何
不辭而別,害得樂霖傷心得好幾回。」
  樂霖:「卿!不要這樣說啊!事情己過去了,也無需再提起;現在重新做朋友
都可以啊!」
  卿:「是的,是的。我只是笑著玩的啊?」
  晴:「簡先生!你好!我們就做個朋友吧!也為這次的合作成為好伙伴!」
  樂霖:「晴!你和從前真的不大一樣,或者我們就當是重新做個朋友吧!」
  卿:「是了!樂霖你到美國就是因為這家玩具公司!」
  樂霖:「不是的!我當初只想離開傷心地,到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重過新生
活。但是我在美國卻遇到一個人,令我回心轉意的重回這裡!」
  卿:「一個人?」
  樂霖:「是的……」

  就這樣,樂霖就將他的奇遇一五一十的說給她們聽,很奇怪,晴非常留心樂霖
的每一句說話。

  差不多半小時後,卿問樂霖說:「後日星期日,你有時間嗎?」
  樂霖:「有的!有甚麼事嗎?」
  卿:「啊!曾你回來,想探一探老朋友;不知道你放得下了嗎?」
  樂霖:「我想我己放下了,藍也希望我不要活在過去之中的。」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星期日,在郊區的一個墳場裡,樂霖他們正在藍的墓前。

  卿:「藍!你看看誰來探你,是樂霖啊!」
  樂霖:「藍!真的很久沒來,不要生氣啊!現在一切都很好,也不要掛心我
啦!」

  一句句的心裡話在樂霖和卿的細訴下,一一傾出。這時候,晴不知為何的流下
了眼淚,卿忙加以安慰。

  卿:「晴!為何你突然的哭了,你不舒服嗎?」
  晴:「對不起!不知道為甚麼?聽了你們的心裡話,就不自覺的哭出來!雖然
我和藍並不認識,但我總覺得和她是有一個緣份,對你們也像是很久已前是認識
的,但我現在卻是沒一丁兒的回憶!」
  卿:「晴!慢慢來,不用急啊!我們可以慢慢尋找失去的回憶!」
樂霖說:「晴!卿說得對,不要太在意往時的回憶!要眼看現時的一切,才是真正
的人生路程,這時那位朋友告訴我的!」
  晴:「我懂了,謝謝你們的安慰!」

  離玩具展覽會還有一星期,佈置和準備工作都完成了一半。這夜卿和樂霖還在
公司中工作,而晴就因為不舒服的回家休息。

  卿:「樂霖!不知道你覺得晴如何?」
  樂霖奇怪的說:「甚麼如何?」
  卿:「你和晴比我更早相識,但你有否發覺她和從前的並不一樣!」
  樂霖:「這個……她確是和從前的不大一樣。不是她忘記以前的事;而是她的
性格和從前的全不一樣,仿似是另一個人來。」
  卿:「那麼你覺得她像那個人嗎?」
  樂霖:「像誰?」
  卿:「藍!」
  樂霖:「藍!怎會呢?藍己離開我們有兩年多,而且當日藍為救我而捨命,這
是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卿:「但我和晴一同住下來後,我發覺她的行為舉止就非常像藍啊!」
  樂霖:「這也沒有辦法証明甚麼啊!現在站在我們面前的就是晴,這是千真萬
確的事實!」
  卿:「樂霖!你好像和以前也不一樣!從前你比較慢條斯理;而現在卻明快了
很多。」
  樂霖:「是的,我覺得自己也轉變了很多,感情事我也沒有去追求甚麼!或者
挫折太多,得失也再不去計較感情事,一切的都隨緣吧!」
  卿:「如果你有得選擇的話,你會選擇藍或晴呢?」
  樂霖:「……。她們都是我的好朋友,選誰我都不會。」
  卿:「如果藍還在生的話,你會選她嗎?」
  樂霖:「……。我會選她!」

曲中情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在睡夢中,晴來到了一個童話式的地方。這裡有著很多動物,鳥語花香,給人
一個美麗的夢世界(只有夢境才會有的;現實是不可能)。在湖邊有一隻獨角馬,
晴走到馬身旁輕撫著馬兒。

  這時候有一個穿白衣的女子出現,她說:「藍!你好!」
  晴:「這位小姐!對不起,我是晴,不是藍……」
  她說:「你忘記了,其實你本身就是藍,只是你的時空規條,令你忘記了從前
的記憶。」
  晴:「……?」
  她續說:「或者我給你看一些東西,你就明白了……」
  她手指湖面,湖面浮現了一幅幅的景象,一段段的住事,重現在晴的眼裡。

  又是這裡,一個海灘的石堆~夢月島。這裡給樂霖很多的回憶!這裡是樂霖和
藍被困的地方,和希雅產生誤會的地方,又是偶遇琉璃的地方,也是和藍離別的地
方,一切一切的回憶都是由這裡開始。

  在皎潔的月亮下,樂霖不自覺的行到石堆旁,心裡不其然的想起從前種種回
憶。忽然間,樂霖發現一個白衣女子站在身後,女子慢慢的走過來。在月色映照
下,樂霖發覺這女子似曾相識。

  女子向著樂霖說:「你終於回來了。」
  樂霖:「你好!你是誰?你為何會說我終於回來了。」
  女子說:「我和你是曾經認識的!」
  樂霖思索間,女子續說:「我是琉璃!」
  樂霖:「琉璃?你是琉璃,但你好像不是她?」
  琉璃:「我是真正的琉璃,和你遇見的是代替我的人,她叫夢藍!」
  樂霖:「夢藍?你是說和我曾經遇見的琉璃是夢藍。琉璃小姐,我好像搞糊塗
了。」
  琉璃:「是的。因為這是關乎於時空間的問題,在你來說是非常難了解。或者
我簡單的說明一下經過你知道吧!」

  樂霖靜靜的聽著。琉璃就將藍代替自己來到這裡的事情,一一細訴出來。

  琉璃:「現在你明白嗎?」
  樂霖:「我明白了,但藍卻因為救我而離開了我!我想我也無法再見到她!
  對她,我只能拾起一小片段的回憶!」
  琉璃:「在你們的時空裡,是有一個掌管生命輪迴的人,藍曾經有恩於這人,
那人就將藍帶回到你的世界,所以藍現在可以算是生存著,只是你不知道!」
  樂霖:「甚麼?你是說藍還在生!」
  琉璃:「是!但每個時空都有它的規條,旁人是不能改變,這裡的時空,重新
的人會忘掉以往的記憶,所以重新後是不會記起從前的事。」
  樂霖:「那麼我可以在那裡找到藍?」
  琉璃:「對不起!我不能夠說給你聽誰是藍,因為這會影響很多的地方,而且
會對未來做成很大破壞;我只能暗示給你知道,你能否找到她,也要看你和她的緣
份。」
  樂霖:「那麼?我應如何去做?」
  琉璃:「珍惜眼前人,在你身旁可能有人正深愛著你。」
  樂霖:「你的意思是……」
  琉璃:「當你見到一個小女孩,就會知道答案。祝福你!!」

  琉璃就在樂霖眼前慢慢的消失。樂霖突然的驚醒,原來他正睡在床上,剛才的
原來是一場夢;但卻是非常真實……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今天是希雅和傑結婚的日子,樂霖一大早就盛裝的準備出外。樂雯說:「哥
哥!今天穿得這麼隆重的幹甚麼?是希雅姐結婚,又不是你;你會去參加她的婚禮
盛會?」
  樂霖:「是的!這有甚麼好奇怪!緣份這東西很奇妙的,正如雯雯你也想不到
現在的男朋友是他吧!」
  樂雯:「哥!不要說我啦!你和晴姐姐又怎樣呢?」
  「也是一樣啦!沒有甚麼轉變呀!」樂霖快樂地說。

  在機場的一處,樂霖正在等待卿她們到來,一同參加希雅的婚禮。

  一個小女孩漫無目的在機場大堂中踱步,樂霖好奇怪的問:「小妹妹!你的家
人在那裡?你為何一個人在這裡的?」
  小女孩望著樂霖說:「叔叔!你看這個吊咀美不美麗?」
  吊咀給樂霖一個似曾相識的感覺。沒錯,這就是早前在美國,那人問樂霖借的
吊咀,現在竟然在小女孩手中……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在一個火車站堂處,下班的人們魚貫的步出大堂。當中有一個滿面愁容的男子
步出,身上披上黑風衣,一步一步的踏上回家路途。途中經過一個街角,這裡在平
日是沒有甚麼特別;但今天卻有一個老人家正在擺攤子,是一個占卜的攤子。

  男子沒有理會,繼續他的回家路途,這時候,老人家從後向男子叫道:「先
生,先生,請留步……」
  男子回頭望向老人家說:「老先生,你是在叫我嗎?」
  老人家說:「是的,是的。你還認得我嗎?」
  男子略停,打量一下老人家說:「老先生,對不起!我真的不記得在那裡見過
你,你是……」
  老人家:「哈!先生你還記得這個吊咀嗎?」

  老人家手上拿著的是一個菱形的,寶藍色的吊咀,上面刻有一個字「變」。男
子約有所思。
  老人家說:「十年前,我幫你看過掌紋的,你還記得嗎?」
  男子像依稀記得的說:「哦!你就是當時那個算命先生。」
  老人家笑著說:「是的,就是我!」
  男子說:「老先生!那時你所說的都一一應現,現在我想也沒有甚麼好說吧!
我想我還是走了……」
  老人家連忙說:「先生!我今次不是同你看掌的,只是給你一個回憶!」
  男子有些不客氣的說:「回憶!!……我想我不需要甚麼回憶!」
  老人家說:「先生,請不要怒氣,世間萬物總有其定律,因果也是有其因原存
在。當年我曾經和你說過,『萬般皆是影,只有身才真』,不知道你還記得嗎?」
  男子面黑黑的說:「記得!這又如何?」
  老人家沉默一回說:「先生,請將你的手掌給我……如何?不相信我嗎?」

  男子略有遲疑,最後還是將手掌交給了老人家看。老人家並沒有看,只是將吊
咀放在男子手掌上,並將男子手掌合上。一段段的往事從男子的腦海中浮現出
來……

  男子約有所失的繼續走回家,心裡就只有一個奇怪感覺。來到家門前,本應得
他一個人住的房子,這刻屋內卻亮著燈,他手按門鈴;他本可拿門鎖匙入內,但他
想知是誰在屋內,一陣聲響,開門的是他心中的至愛──如。

  他還來不及驚訝!如己經將男子擁抱,並說:「擔心死我啦!怎麼這麼晚還不
回家,害我非常擔心!你可要受罰啊!」
  說時粉拳就輕打著男子,男子笑望著她說:「你……為何會在這裡?你不
是……」
  如望著男子說:「心兒,你為何會這樣說的,我們不就是這樣的嗎?看來發生
問題的好像是你喎!你今天不舒服嗎?」說時用手輕探著心兒的額頭。
  心兒說:「沒有,沒有,可能工作疲勞令我產生幻覺。好了!不要站在這裡,
風很大,會著涼的,我們還是入內吧!」就這樣兩人就一同步入回屋內。

  鏡頭一轉就回到飛機場,樂霖正和一小女孩一起……

  小女孩的母親接回小女孩並說:「多謝你!幫我照顧小女兒一陣。」
  樂霖說:「不用謝謝!」
  小女孩的母親向著女兒說:「和叔叔說再見啦!」

  小女孩的父親走來,他正是昨晚的那位男子心兒。樂霖和小女孩他們道別後,
正在思索間,晴藍出現在樂霖背後。

  晴藍說:「樂霖!」樂霖回頭,並伸出雙手擁抱晴藍說:「終於可以和你見面
了!」
  樂霖說:「晴晴……」
    晴藍說:「從今天起你要叫我做晴藍,知道嗎?」
    樂霖說:「叫甚麼都沒問題,只要我知道你是誰,叫甚麼也可以!」
  樂霖就這樣的擁抱著她。



  ─完─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  後記  ~


  創作這故事是很久以前已想好的。故事是參考譚先生早期的一套電影《歌者戀
歌》,而這故事,原本的標題是《愛情戀曲多重奏》。好遺憾這故事當時並沒有真
正的寫出來,只是心中想的一個概念,而連繫整個故事的就只是那些背後歌曲。好
偶然的認識了 jack ,因為一篇《我的虛擬女友》就想起合作故事創作。而 jack 的
提意,就將《愛情戀曲多重奏》變成今天的《只有你不知道》。

  故事是穿插了我和 jack 的創作,而互相說故事。在創作的過程中,想故事連
繫起來,確是有些困難,但隨著時間和機遇,故事也順利誕生。希望大家會喜歡這
故事,雖然看似熟口熟面,但或者是別人的真實故事,也說不定。

    Aiselo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67 1234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