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12
發新話題
打印

時空傳奇~未來事件簿

時空傳奇~未來事件簿

惡夢開始......

五,四,三,二,一。大家的歡呼聲響遍全個廣場,每一個人都為這個特別時刻的降臨而歡呼,
大家都非常開心,因為這是一個難得記念的日子,一個新世紀的來臨,大家都踏入新的一個世紀。

而在遙遠的另一個時空,卻發生了另一件事。穿上重型武裝的特警,正在包圍一個犯罪集團。
這個集團正在進行一個大陰謀;而維護國家安全的特警隊,就奉命來緝拿他們,
一輪的互攻槍戰,雙方都有人員受傷,甚或至死亡。

藍,特警隊的隊長,是這隊特警的精英分子,他統領這隊特警捕獲了無數罪犯,
在警隊中可算是一隊令壞人聞風喪膽的特警隊。希雅,副隊長,也是藍的女朋友,
在隊中也是一個精英,不要小看她是女的,她的技術和行動力,在同隊中可比每一個人都亳不遜色。

在一輪強烈猛攻,特警隊已深入犯罪集團首腦的地方。集團首腦名叫冥王星,
原是另一國際恐怖組織的骨幹成員,不知甚麼原因,離開所屬的組織,而自建立另一個犯罪集團,
以高科技技術犯罪,成員都是高科技技術的專業人才。

在廣闊的大堂中,正中央放了三個球體,黑墨墨的不知是什麼。而冥王星正在其中一個球體之上,
藍大聲說:【冥王星,你現在已無法離去,還是乖乖的速手就擒!】
冥王星大笑著說:【哈哈!你們這一班無知的人,我何需要走。說給你們聽,不久我將會統領整個世界,
歷史會由我所改寫。到時候,你們這一班自以為是的人,將會無聲無息的消失,哈哈!】
【再見啦,各位!哈哈!世界是我的!我已掌握著世界的命脈,誰可以!!哈哈!】

冥王星走入了球體內,四周忽然間產生強烈氣旋,一切東西都被氣旋所吹倒,
而室內的燈光也一閃一閃的,特警人員都被這突如奇來的情況弄到手忙腳亂,
一閃間,黑色球體便在眾人面前消失......

在特警隊的總部,藍正和警部的高層開會。
總警司:【藍,今次行動雖然能瓦解了這個集團,但首腦冥王星卻給他逃去了,
相信也要費一番功夫,才可以捕獲他。】
藍:【將官,不用擔心,我會盡快緝捕他,相信很快就可以捉到他的。】
總警司:【是嗎﹖未必如你所願的,這件事可能是一個難題。】
藍望著眾人,眾人像有很多心事。門聲響起,入來的是一位女子。
總警司:【藍,讓我來介紹一下,這是秦博士。】
藍:【秦博士,你好,幸會,幸會。】
秦博士:【藍隊長,你好。】
總警司:【藍,秦博士是一位量子物理學的權威。而今次事件,國家已委任秦博士進行一項調查。
相信博士一定有了結果了吧!!】
秦博士:【是的,請大家跟我來。】

眾人便一同隨博士去到一個似實驗室的研究所。在那裡放了上次緝捕冥王星時所見到的球體。
眾人聚集在實驗室的項層,那裡可以看到整個實驗室的情況,一具機械人正坐在球體內,
當所有的都已準備好,實驗便開始了。

實驗開始,四周就像上次一樣,產生很大氣旋,室內的燈光時明時喑,一閃間,球體就在眾人面前消失,
同上次的情況一樣。藍望著博士,博士沒有說什麼,只看著計時器。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眾人有些開始不耐煩,
正在議論紛紛,博士沒有理會,只是專注著計時器。忽然,四周像有很大的氣流流竄著,室內的燈光開始時明時暗,
眾人正在議論著,一閃間,消失了的球體又重現在大家面前。工作人員小心翼翼的去處理這個球體。

球體的門慢慢的開著,走出來的是剛才進內的機械人,只見它手上抱著一隻小狗,機械人剛步出便跌倒地上,
在機械人的背部附上了一個斧頭。


(第一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惡夢的絃續......

藍和希雅正在晚餐,這是他們平常的生活習慣,沒有工作的日子,他們會去看戲和行街,
與普通人沒有分別。如果不是認識他們,怎也想不到他們是令壞人聞風喪膽的特警人員。

希雅望著藍:【藍,今天開完會議後,就好像心事重重的,你沒有什麼問題吧﹖
不像平時的你﹖】
藍:【沒有什麼,只是想一想今天的事,沒有什麼問題!】
希雅:【是嗎﹖不要太過勉強自己,盡了自己的能力便是,這是你平時常說的。】

突然一個女子大叫,一個賊人正脅持著一個女人質,正和警察對持著,藍和希雅見了,連忙上前幫忙。
正當大家對持著時,賊人的槍子掉在地上,大家都驚訝著,賊人害怕的坐著不感動,一些看見的人也驚叫著離開,
警察也給這突然發生的事情嚇到措手不及,就算是身經百戰的藍和希雅也感到驚悸。
那被脅持的女子,竟在大家面前消失。正當大家還在疑惑中,遠方的一輛車子正撞倒另一車子,
車上的人慌忙的下車大叫著,司機不見了.....

事情好像突然奇來,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神秘的消失事件,連綿不絕,世界已進入恐慌,
每個人都擔心自己可時會消失,每個人都在惶恐著。

警察總部,各部門的重要人物正在相討現階段的嚴重情況,每個人都擔心自己的安危,
根本沒有人會想辦法去解決這個危機。每人一言一語,全在混亂之中,總警司大力的一拍桌面,
一時間,大家都靜了下來。

總警司:【看來大家都沒有重視這個會議,我想還是進行那個計劃,今次這個會議就到此結束。】
長廊上秘書小姐和總警司一路行一路商討對策。
秘書小姐:【警司先生真的要實行那計劃,但計劃還未有十足把握,偶一出錯,可能令到警司先生掉職的。】
總警司:【現在不是名聲問題,妳看他們本是精英中的精英,但現在發生的問題已令到他們手足無措,
而且未來的事態也將會越來越嚴重。】
秘書小姐:【但是我們有適合的人選嗎﹖】
總警司:【有,不過......】

總警司的辦工室裡正坐著藍和希雅。門開著,入來的是總警司和秘書小姐,還有一位,
就是秦博士。
總警司:【你們來了,相信你們也明白今次任務的重要性,我不想勉強大家,
如果真的不想的話,可以出聲,我不想強人所難。】
藍:【我和希雅商討過,我們樂意接受這次的任務。】
總警司:【好的,那麼秦博士會講解今次任務的詳細內容。】
就這樣,他們就討論今次的任務內容細則。

在上次參觀的研究所內,工作人員正忙碌地進行工作,好像將會有大事發生。
在實驗室的控制室內,藍等一群人正在作最後商議。
秦博士:【所有的資料全都放在這張記事咭內,有問題可以在這裡找到。
而你們身上所穿的特殊衣服,也是經過改良,配合今次任務的性質。】
藍:【任務完成,我們怎樣聯絡﹖】
秦博士:【在那黑色的球體中,我們加進了一些新器材,只要按著制,插入這張記事咭,
電腦便會自動運作,到時候就可以回來。】
總警司:【由於今次任務特殊,你們將不會有什麼支援,所以有必要靠你們的經驗,
在此,我代所有的人類多謝你們,你們可是我們的救世者。】
希雅:【我們只是盡自己的義務,談不上什麼的。】
總警司:【世界正在變化中,我們所能做到的就是安排你們到冥王星所處的時空,
但我們無法測知他在何處,所以得需要你們去尋找他出來,亦是這次任務的困難處之一,
而在過去的,我們所知的不多,也沒辦法可以去應付。最重要的是自身的安全,萬事以自己的安危為大前題,
最後,成功與否,也希望你們能安全的回來。】
藍和希雅:【我們一定盡我所能達成今次的任務。】

藍和希雅分別乘坐著那黑色球體中,各人都準備中。機器也開始運作,總警司望著球體出神,
心裡像有很多心事似的。
秦博士對秘書小姐:【警司先生好像非常擔心,今次任務確是有一定的危險,但我們的技術應可以顧及到,
警司先生無須太擔心。】
秘書小姐:【這也是正常的,希雅是警司先生的獨生女兒,作為父母的自然是會擔心一些的。】


(第二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意料之外......

四周充滿了緊張感,各人的注意力都十分關注,集中在球體的運作,
儀器的操作非常正常,各人都開始安心下來。

總警司望著秦博士:【希望他們今次能成功兼安全回......】
秦博士手上的杯子忽然間掉在地上,剎那間她就在總警司面前消失掉,
人們的驚叫聲始起彼落,一個一個的人慢慢的消失掉,
儀器突然間發生爆炸,希雅所坐的球體在一轉眼間,便在大家面前消失,
藍看在眼裡,但現在的他,什麼也不能做,只有眼巴巴的望著眾人慢慢的一個一個的消失掉,
他內心非常的痛,他無能為力的坐著,沒有辦法,連心愛的人也無法給與救援,
他傷心的失去了知覺,隨著球體也慢慢消失。
總警司望著自己漸漸失去的手:【希望你們能夠挽救我們......】

不知過了多小時候,藍漸漸的醒來,他還看四週,他身處在一個湖邊,不知何時開始,
球體在他眼前慢慢的沉入湖中,他身上除了所穿的那件特殊衣服外,就什麼也沒有,
包括那張能帶他回去的咭片。

藍漫無目的走著,他一路上還沒有發現任何人,現在他自己也不知身處何地,
四週像是童話故事所形容的景象,鳥語花香,像是仙景。

呼的一聲,一枝箭從他面旁飛過,直插入樹幹中,一位少女騎乘著一隻有角的馬慢慢的走過來。
藍沒有任何動作,他知道不須要有任何行動。少女的樣貌漸漸明確,藍衝口而出:【
希雅,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的。】藍說話時身子也開始向前走過去。

一個黑影從樹上落下來,同時間,一道劍光從黑影身上發出,藍眼明手快,本能的向後移,
但也是避不過。幸好身上穿有那件特殊工作服,如不是相信早就身首異處。

少女指著藍:【你是何人﹖膽感在此出現。】
藍:【希雅,你不認得我嗎﹖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為何會在這裡,你在做什麼﹖】
少女沒有回應,藍也未及再問,因為黑影正在發動攻勢,一輪的刀光劍影,
令到藍無法再發問下去,藍一面的回避,一面尋找敵人的弱點。
一輪的劍來腳往,黑影也開始慢下來,一個機會,藍就將黑影手上的劍打跌,
並且正要回擊對方,這時少女大喝著:【不要動,否則你將會一箭穿心....】
藍沒有再動,他不是聽從少女的話,只是連日來,什麼東西也沒有進肚子,
一時間暈倒了。

又是不知過了多小時間,藍再次醒來,今次身旁除了那位騎馬的少女外,還有黑衣(黑影)人,
和一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自我介紹:【我是這裡的君主,你沒事就好啦!請原諒本君的小女的冒犯。】
藍起身:【哦!不重要,還是要多謝君主救了本人,真的不好意思。】
少女搶著:【什麼,還好意思,你知不知道你進入了禁地,理應處決。】
君主對著少女:【誰許你在此說話,如不是你,客人又怎會受傷,還不過來道歉。】
少女:【我沒有錯,父王為何要幫他說話。玄,我們走。】
黑衣(玄)人便和少女一同走出房外。
君主對著藍:【請原諒小女的不是,早教她母親不在,至令到她性格如此橫蠻。】
藍對君主:【君主不用介懷,我也有不對,錯並不是她一個。】
君主:【你還是休息一下。明天才給你介紹一下,早些睡吧!】
藍:【多謝,君主也是一樣。】

君主走出房外,拿著一個吊咀,自言自語:【要來的,終於也來了,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雅兒,希望他真的是我們的救世者。】
一顆流星從天空中劃過,或者正是表示著新的希望重現。


(第三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傳說......

藍一早起來,走出露台,環顧四周。
現身處的地方正像是一個古堡的某高處,空氣中的風給人一種生命力。
門聲響起,入來的是一位女子,女子拿著梳洗的工具,正要為藍梳洗。
藍:【小姐,不用啦!我自會照顧自己,不用來麻煩你。】
女子笑一笑就走了。

坐了一會兒,一個仕衛兵走入來請藍到大廳見君主,藍隨仕衛兵走到大廳,
一路上,四周的景物都非常吸引藍,藍彷彿回到中世紀的地方,想著,想著,
藍醒起他今次來這裡的原因,他想,一會兒要和君主說一聲告別,
此終身有要事,不能擔擱太久,他還要去找回希雅,藍深信希雅還活在某個時空,
只要回到原點,便會有辦法。

大廳上除了君主外,還有一眾老者,君主上前迎接藍並向眾老者:【
各位,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便是先知所提及的救世勇士,各位我們今次有救的了。】
藍糊疑著:【君主,請不要誤會,我不是什麼救世勇士,我只是來要找一個人,
希望大家不要誤會在下是什麼救主。】
君主:【勇士武者,是的,你來的時間,地點,服飾與先知所說的一模一樣,
相信我們沒有錯的,而且你說要找人,相信就是我們所知的那位吧!】
藍:【我的確是要找一個人,但你們可知我在找的是誰。還有,你們所說的先知,
我也想拜會一下。】
眾老者垂著頭,沒有一丁兒的說話,最後君主:【勇士,你有所不知,先知智者,
已經不在多年了。而我們的敵人相信就是你要找的那個。】
藍:【敵人﹖】
君主:【是的,這裡原本是一個美好的世界。某一年,天上落下了一顆流星,
令到大地震動,很多人失去了生命。最可怕的是,這次的天禍,引出一個邪惡的魔王,
他自稱自己是時間終結者,他是要來統治我們。】
藍:【你們沒有對抗他嗎﹖】
君主:【雖然我們有群起反抗,但惡魔擁有不死的力量,而且還會魔法,去對抗的人,都沒有一個可以回來,
而且他有一隊邪惡的軍團。】
藍:【邪惡的軍團。你說到好像童話故事一樣!】
君主:【可能你覺得像故事一樣,但這是事實。而他不斷的侵略我們,世界三份二的地方都是他所擁有,
而現在就只有我們這裡還在對抗他。】
藍:【你剛說他擁有不死身,又會魔法,為何你們還可以活得到現在,理應全部滅亡。】
君主:【是的我們也是這樣想,但上天或者憐憫我們,安排了一位天使,即我們所說的先知智者,
她從天而降,解救了我們。】
藍:【天使﹖先知智者﹖那麼為何不去直接剷除惡魔﹖】
君主:【......先知在上一次作戰中,不支暈倒,不久便離我們而去,而臨離別時,她告訴我們,
不久的將來,將會有一位真正的勇士武者,降臨大地,而同時世上也會有八位強者誕生,
只要勇者集合了八位強者,就可以打敗惡魔的了。】
藍:【這也未必可以肯定我是那位你們所說的勇者吧﹖】
君主:【你手臂上的紋身便是最好的証明。】
藍笑著說:【那麼你一定錯了,我手臂上本就沒有什麼紋身,你看。】
藍一面說,一面摺起衣袖,但奇怪的事發生了;藍原本沒有紋身的手臂,
這是郤出現了一個紋身圖案。

很快的黑夜來臨,君主為了藍這個勇者的出現,特設宴招待他。
宴後,藍獨自一人走出露台,他一面思索著,一面回想今天的事,
怎也想不通為何手臂會出現這個紋身。
思緒間,在遙遠的露台轉位處,有一個人正慢慢的行過來,
在月色的影照下,可以預見是一位女子。女子慢慢的行過來,她是君主的女兒。
君主的女兒看見藍,卻很高傲的不望一下。


(第四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認       識......

在露台上,藍和君主女兒偶然相遇。君主女兒穿著一套深粉藍色的晚裝,
在月光映照下,更顯出她的美麗。
藍望著君主女兒,她的確和希雅非常相似。
藍禮貌地:【公主為何這麼有閒情來吹吹晚風!】
但是君主女兒郤高傲的:【我不會和其他人一樣,這樣認為你是救世勇者,
我只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將敵人消滅,憑我們正義之心。】
藍:【我從沒有說過我是什麼救世勇者,是你們認為的,
我本身也有重要事情要幹,所以我也要走。】
君主女兒:【重要事情﹖】
藍:【是的,我要去找一個人,同時還要去解救深愛的人,
所以不會在這裡太久。】
君主女兒:【你也會有喜歡的人,這真是難以想像。不知道喜歡你的人是什麼樣﹖
你那過份的目光,我就不大喜歡。】
藍:【哦!我明白了,你為何這樣對我有偏見,原來是這樣!】
君主女兒:【你明白什麼﹖】
藍:【公主可能不知道,我所喜歡的人,樣子和你很相似,
所以第一次見面時,便誤會你是她。】
君主女兒:【原來如此,還望勇士原諒一下,我覺實對你存有偏見,
在此請勇士見諒。還有,我是有名字的,請不要公主前,公主後。
不習慣的,我的名字是未來。】
藍:【未來,一個幾特別的名字。那麼我以後就叫你未來。】
未來:【對啦!我以後也叫你藍吧!】
藍和未來就這樣的一路談著,一路說著自己的故事。

很快就過了一夜,早上,藍向君主告別。
君主:【武士閣下,你要走,也沒有人可阻止你,不過希望你完成你的事後,
可以回來幫助我們嗎﹖】
藍:【能力上可以的話,我會回來幫手。也多謝你給我的消息和物品,
我現在就要起程,在此拜謝。】
這時候未來和玄一起入來。
未來:【父皇,我要跟隨勇士一同去歷險,請父皇許可。】
出奇地,君主郤這樣:【沒有問題,不過你可要看藍武士會否肯讓你隨他去。】
藍:【君主大人,這好像不大好吧!我未必有能力照顧到公主,同時這次我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事,
還望君主三思。】
未來:【藍,這個你不用怕,我可是生於這片地方。我比你更認識到這裡的每一件事。】
君主對著藍:【現在你明白我為何不阻止啦!不過你也可以相信她,她確可以保護自己,
而且有可能某程度上或會解答到你的問題,你就讓她隨你而去吧!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回來幫我們。】
藍對著未來:【這樣的話,一路上你要聽從我的意思行動,有沒有問題﹖】
未來:【無問題,我和玄一同來,也沒問題吧﹖】
藍點著頭對君主:【君主大人,藍帶著公主,必會完好無缺的回來,這樣你可以放心。】

城樓上,一位老者陪著君主:【君主大人,真的沒有問題嗎﹖】
君主:【我相信她,一切的事情和她所說的一模一樣,你說我還有不信的理由嗎﹖】
老者:【但公主的安全真的可以靠他嗎﹖】
君主:【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就試試這個傳說是否真確,而且我們現在也無法對抗下去,
或者上天今次是一個的考驗,我們就順應天命。】
老者:【......】
君主:【不要想太多,如果真的照預言所說的話,現在就要安排婦孺們離開,
敵人將會在不久的將來發動總攻擊,如果真的能集合到傳說中的勇士,
或者有望能戰勝那惡魔。】


(第五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旅程......

藍他們離開城堡差不多有一個月時間,在路途上,所見的民生都是非常的簡化,
一路上荒野遍地,寸草不生;偶有市集,也不是太多人的。

由於連年征戰,很多地方都給破壞掉。藍從君主的信息中,得知要去找一位老人,
他可是會知到藍所找的人在那。雖然藍也不肯定是否會成功,但在沒有頭緒的情況下,
也得用這個方法。

今天他們來到了一個較大型的市集,各地的人齊集於此,好比熱鬧。
一個女孩正在做買賣,其熟練的買賣手法,可給人一種相信的感覺。
未來和玄正在那女孩的檔子買東西,藍就去打聽一下老者的居處。

一群大漢從市集旁進入來,人開始的走了,大漢像是衝著女孩而來,
所有人都退過一旁,只有未來和女孩還在商討價錢。

大漢一腳蹬下檔子的貨物:【喂,今天準備好了沒有,要不,將你這裡移平。】
女孩沒有理會,只顧和未來商討價錢。大漢老羞成怒拔出兵刃,一刀劈出去。
眼看避不了,一道劍光,就將刀勢瓦解,其他人見了忙亮出兵器。
但還沒看清發生什麼事,各人的兵器都給打跌在地上。大漢怒吼地再向女孩那處出刀,
這次是向著未來的方向。刀掉在地上,大漢的手流著血,藍不知何時已站在未來和大漢中間。
眾大漢將受傷的大漢扶離現場,其他人因為這裡發生打鬥,都不願留下再作買賣,
女孩在沒有生意的情況下,為有收拾檔子回家去。

藍還沒有找到老者,未來嚷著要休息,藍也沒辦法,只好找住宿的地方,
他們找了很多間,也沒有房間,未來開始不耐煩地發脾氣。這時候,做買賣的女孩走過來,
女孩:【你們沒有地方住宿嗎﹖如果不介意的話,可到我家來。我家只有我和爺爺。】
藍:【你不怕我們是壞人嗎﹖】
女孩:【那裡會怕,剛才如果不是得到各位幫忙,相信也不可以和大家在這裡說話,
如不介意可跟我來,很快的,就在對面山上的就是我家。】

來到女孩的家,是一個小小的農舍。女孩歡天喜地的入屋,藍他們也跟著入去,
一個老者坐在一個輪椅上,女孩介紹老者給藍認識,便自己去做飯給大家吃。
老者像睡著,沒有任何反應,藍上前查看。忽然,老者握著藍的手,藍耳邊彷彿有一把聲音:【
年青人,不要留在此處,還是快些走吧!】
藍:【老人家,你是和我說嗎﹖】
未來:【藍,你為何自言自語,不要打攪老人家睡覺。】

這時候女孩已將煮好的飯菜端出來,各人就不客氣的吃起來,只有老者還是在睡著。
當吃完晚飯後,各自開始休息,老者還是睡在椅上。藍往內堂中去,這裡是一個露天的地方,
可以看到天上的星,看著,看著,不其然的嘆息著。女孩不知何時從另一地方出現,
女孩:【劍士為何在這裡嘆氣,有什麼我可以幫到你﹖】
藍:【姑娘,你未必可以幫到我,我正在找一位智者,希望他能給我一個想知的答案,
但現在連他在何處也不知道,一時感觸才會如此。】
女孩:【或者你形容一下老者的特徵,在這裡方圓百里的人,我們都認識的,或者也可以幫忙。】
藍:【這個我也不清楚,我都是從君主中得知。】
女孩:【君主﹖是不是城堡的君主。】
藍:【我不清楚是不是城堡,我只知是君主,其他也不知道!】
女孩:【哦!】

忽然間,人聲沸騰。藍他們走出去看過究竟,來的是今天在市集搗亂的人,
中間一個像是頭領。
頭領:【你們就是打傷我手下的人,快快出來受死。】
藍:【你們以多欺小,怎算是英雄。】
頭領:【在這個亂世,那裡管什麼英雄不英雄,只要生存著,就是先要目標,
那有時間說什麼道義。】

(第六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謀略,計謀

一群大漢集結在女孩屋前。
未來:【你們還有膽子來這裡,你們不怕像今天一樣。】
大漢頭領:【我們來,當然是不怕。不要小看我們,我們可是
騎團分部的小分支,沒有人是不怕我們的。】
未來:【原來是騎團的走卒,真是井底之蛙。】
大漢頭領:【廢話小說,兄弟們,給我殺!】

藍他們正要出手,但很奇怪,身子忽然軟弱無力,
莫說抵擋,基本的連退避也不可以,眼看就要被......

藍不知睡了多久,醒來時,郤發現安坐女孩家中,身上綁著繩子,
其他人就像老者一樣,都睡著了。大漢一個都沒有,女孩從一旁的走過來。
女孩:【你醒了。真想不到會出了亂子;這原本是一個好計謀,
眼看可以很容易的就套到你的事情,郤給那些莽牛破壞掉。】
藍:【你是......】
女孩:【我就是暗兵騎團中十二幹部之一彩姬。】
藍:【你為何要捉我們,我們並沒有做過什麼﹖】
彩姬:【這個我不知道,我只是奉統領的命領,要將你們捉回去。】
藍:【看來你所知的也並不多,我也不需要留在此處。】
藍突然的站起,身上的繩子也掉到地上。
彩姬驚訝地:【你為何沒有事,你一早就知道我在飯菜中下毒。】
藍:【早在市集中,我也有小小懷疑,不過沒有太留意,直到老人家的提點,
我才注意一下。】
彩姬怒目而視著老者,因一時自己的心軟,放個了老者,郤令自己的計劃全盤失敗。

幾個起落,藍和彩姬已在大屋外的空地打起來。藍雖然並不真正懂武功,
但在特警隊中所學的是實戰攻擊,同時自從來了這裡後,藍發現自己的能力產生了很多變化,
跳躍,感應,迴避也相應提高了很多。一轉眼間,彩姬已被藍所敗。
彩姬吹了一聲口哨,幾個黑影已奪入屋內,
彩姬:【你最好不要動,否則你的朋友肯定性命不保。我為何要和你打,就是要引你出來
,好讓我的手下入屋,相信今次還是我勝。】
藍遲疑著,一聲慘叫,幾個黑影從屋內飛出屋外。藍略一分神,彩姬心知不妙的溜了。
所有人都走了,一個敵人也不見。屋內就只有未來,玄和老者。

藍:【老先生,多謝你的相救,令到我們獲救。】
老者微開雙眼:【年青人,不用多謝啦!】
藍:【不知先生為何要相助我們。】
老者:【你不是要找一個人嗎﹖】
藍:【是的,老先生是不是知道我所要找的人在那。】
老者:【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藍:【難道先生就是我要找的人﹖】
老者點頭,就這樣,藍和老者就閒談了一晚。

早上未來和玄起來,老者已不見了,藍:【你們睡得可好,我們又要出發了。】
未來:【我們要去一另處地方﹖】
藍:【是的,我要集合八位勇者,去打到你們的敵人,也就是我要找的那人。】
未來:【你為何會改變你的初衷,你不是要做某件事的嗎﹖】
藍:【我那件事和你們有莫大關係,我們還是快些出發吧。】

藍他們又繼續的踏上路途,在遠方的山嶺上,老人騎著自己的坐騎~蒼龍,
飛回自己的地方。

(第七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奇遇

經過連日來的旅程,已不知不覺的來到海邊。在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都分不出天和海。

環顧四周都不見一條船,未來說:【藍,我們為甚麼要到來海邊,我們要到對岸嗎﹖】
藍說:【聽老先生說,他說我們一路往海的方向走,就會遇到我們第一個要找的勇士,
所以我就來這裡碰碰運氣。】
未來說:【但現在莫說人,連一間房舍也沒有,我們在那裡安頓下來﹖】
藍說:【或者我們再往前走走,看看有沒有發現。】
經過一段路程,終於給他們發現一戶人家,於是就在那裡打點一下,順道休息一回。
老戶主說:【這裡很久沒有人來的了,自從有海盜出現,大家走的走,沒有人願意在留下來。】
未來說:【那你為甚麼又不走﹖】
老戶主說:【我由於行動不便,所以想走也走不了,而那些海盜全都是針對那些和暗兵騎團有關的富商,
而我們這些破落戶,他們就絕小會打我們的主意,所以我也樂得清靜,暫時待在這裡。】
未來對老戶主的說話抱有懷疑,正想向藍說說,藍郤往海邊望去。

自從上次和老人談過,才知道,是某些的安排,令到他來到這裡;雖然藍並不想信神的存在,
但事實上,他現在郤是身處一個不知名的空間,而老人也告訴他,他要離開這裡,就必須要完成某些的安排,
當事情完結的時候,就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藍也沒有再細想這些事,因他發現有一女孩正在沙灘漫步。
少女慢慢的從沙灘的一角走到岩石上,就坐下來。藍奇怪的跟著去,藍伏在一旁,看看是甚麼一回事,
在這麼夜深人靜的時候,何以會有一個女子坐在其中。

少女望著天上的月亮長嘆一聲說:【先生,你不用再伏在一旁,我知你是沒有敵意,我也不是你的敵人,
你可以上來閒聊一下嗎﹖】
藍驚訝的說:【小姐,對不起,我並不是有意這樣,只是覺得奇怪,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有一個女子,
坐在這裡。】
少女說:【很多事情是沒法解釋的,就好像你為何到來一樣的道理。】
藍驚奇的說:【小姐好像知道很多事情,連我的事,好像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少女無奈的說:【有時候知道太多的事,並不是一件好事。我就是知道太多別人的心事,所以已經沒有朋友。】
藍沒有說話,少女續說:【孤單的一個人的日子並不好過,我正在等待某人的到來,希望很快的能離開這個傷心地。】
藍說:【你在等誰人﹖】
少女說:【不知道,我只是跟隨我母親的意願才留下來。】
藍說:【那麼你所等的人何時會到來,是男是女﹖】
少女說:【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她身上有一印記。也不知是男是女......】

藍一覺醒來,嚇然發現自己睡在岩石上,那女子已不見蹤影,岩石上刻下了三個字,夢月島!

藍回到老人的房舍,向老戶主問明這一件事。
老戶主說:【你可能遇到傳說中的海魔女。】
藍說:【這是甚麼一回事﹖】
老戶主說:【這個我也不大清楚,聽上一代的老人家們說,從前在這個海邊,有一個公主和王子在這裡偶遇,
他們本可一起快樂的過日子,但他們兩國郤因為一些的衝突,引發起戰爭。王子在戰爭中死了,
傷心的公主帶同自己的一艘戰船,沉入在夢月島的附近。而在那時開始,夢月島就長年被濃霧包圍,
成為海盜出沒的好地方,而經過那裡的船隻會無原無故的失蹤,究竟是海盜的所為或是其他就不得而知。】
藍說:【我想去夢月島一次。老先生可以幫忙嗎﹖】
老戶主說:【不可以,去的人沒有一個可以回來,我上次也是僥幸的才可回來,我發誓永不回去。】
藍說:【老先生原來上次也到過那裡,那麼這次一定要老先生幫手。】
老戶主說:【勇士,請你放過我吧!我真的不想回到那個惡夢的地方,對不起!】
藍說:【老先生......】
老戶主拖著那殘廢了的左腳,一拐一拐的走出屋外。



(第八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進發

晚飯後,老人獨個兒的坐在屋前,手裡拿著一袋錶,錶裡面有一女子的相片。
未來望著說:【老先生,這是你的親人嗎﹖】
老戶主感慨的說:【她是我的女兒,她原本生活的好好,只怪我想尋找那秘寶,
就讓她白白喪失了寶貴的生命,也就是我要留在這裡的原因。】
未來說:【老先生,對不起。我還誤會你是有甚麼的陰謀,所以待在這裡,真的不好意思。】
老戶主說:【不用說對不起,如果她還在的話,年紀應和你差不多。】
未來說:【老先生可以和我說一說她的故事給我聽嗎﹖】
老戶主說:【你不怕我長氣的話,我就說給你聽吧......】

而在另一角,玄正望著藍,她從出發到現在也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世間上彷彿沒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或者這正是代表玄的個性,而她郤是暗地裡欣賞著藍所做的一切。

第二天早上,老戶主走入來說:【勇士,你是不是要到夢月島。】
藍奇怪的說:【是,但老先生不是推郤了我的請求嗎﹖】
老戶主說:【是,昨日我是推郤不去,但今天我決定幫你們到那裡一次,如何﹖】
藍說:【老先生,這就好啦!】
老戶主說:【我現在就去打點一切,和找人幫手,你們等我消息。】
老戶主興高彩烈的走出去,和昨天的心情真是天淵之別。

出海的當日,老戶主帶同一些他請回來的人,駕著那大型的帆船,載著藍他們一行人,朝那夢月島進發。

船上,藍不好意思的問:【老船長(老戶主),你為何會改變你當初的決定﹖】
老船長說:【這,你要多謝未來小姐啦!是她令到我改變主意。】
未來說:【我沒有說過甚麼,這又和我有關的嗎﹖】
老船長說:【多謝你的開解,令到我明白到在天的她,也希望我能幫其他人達成他們的夢想;
這讓她不白白浪費生命,這是她在夢中對我說。】
藍他們覺得越來越奇妙。
老船長續說:【現在的航程還沒有甚麼大問題,當去到夢月島的範圍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那裡的島外有很多旋渦,很多的船也是因這原因要沉沒。你們到船艙裡休息一下,好讓有精神來應付將來的挑戰。】

船艙內,藍思索著數日來所發生的事,像是有一力量牽引著他們到某個地方。未來和玄都熟睡了,藍還是沒心情睡,
心裡還記掛著希雅,不知她如今的情況怎樣。船艙外開始濃霧起來,而船也開始起伏不定。

經過那生死之間,在老船長的指引下,我們衝過那無數的旋渦,進入了夢月島的範圍,水面一丁點兒的風也沒有,
靜得連呼吸聲也聽到,但四周依然是一片濃霧。靜和霧的籠罩下,開始令人煩躁不已,在這死寂的世界裡,令人坐立不安。

遠處傳來美妙的歌聲,聽了那些歌聲,會令人不由自主旳朝那方向走去。突然,老船長大聲的說:【不要聽那些歌,
快按著耳朵。】給老船長這一大聲警示,藍他們慌忙的按著耳朵,但一些船員已跌出船外,一沉的沒入那靜水之中,
不再浮上來。一輪的火炮聲,將那歌聲壓制著,老船長開著那機動的帆船,速速的離開。

濃霧漸漸散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世外桃源的仙景。遠處火山正有一縷縷的白煙冒起,彷似回到恐龍時代。
老船長和藍他們,還有幾個船員一同坐小艇上岸,由老船長的帶領下,他們穿過密林,來到一座古蹟面前,
十足奪寶奇兵一樣。

老船長說:【這就是我所知的地點,來到這裡,我就沒有再前進,或者海魔女會指引你如何進入去,
我就在此等你們吧!】
藍說:【就由我入去找尋吧,而未來他們就拜託你們。】
老船長說:【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她們的,請放心。】
藍別了他們,就獨個兒的進入那遺蹟裡去。

一路上,遺蹟內都沒有甚麼大變化,和藍想像的有多小分別,不像電影中充滿了機關陷阱;
經過了一條長長的走廊,藍就來到大廳,這裡彷似一艘太空船的內部,在大廳的正中央,
有一條石柱,石柱上放了一個像鏡子的圓形物件。藍走近去看,郤發現是一個似羅盤的東西,
中央是一塊大鏡,鏡的周圍被八個的圓形小凹位所包圍。藍拿起那面鏡,一陣機械響聲,
四周的出口都被巨型的石門關上......


(第九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水之力量

藍拿著那面鏡,四周的出口關上了,而正中央的石柱慢慢的沉下去,
地面裂開,露出一條地下梯,藍從樓梯走下去。

來到這裡,又是另一個大堂,堂的正中央有一玻璃棺放著。藍走近看,
躺在棺裡睡著的是一女子,就是當晚在沙灘上遇見的那少女。

玻璃棺蓋慢慢的打開,那女子慢慢的醒來,女子說:【你終於都到來了。】
藍說:【你是,那晚在沙灘上遇見的那位小姐﹖】
女子說:【不是,我是水靈。你所遇見的是另有其人,我只是在夢中傳達信息給你。】
藍奇怪的說:【我所遇見的不是你,那麼我所見的又是誰﹖】
水靈手一揚,一個像電視螢幕的物體從天花頂落下來,螢幕中顯示未來她們正受到別人的攻擊。
一艘黑色的戰艦正在攻擊老船長的帆船。

遺蹟外,未來他們受到突如其來的襲擊,老船長說:【他們是暗兵騎團的人。】
未來說:【他們何時進入來的﹖】
老船長說:【他們可能尾隨我的帆船而來。】
老船長續說:【我們還是回到帆船上比較安全,快些。】
未來說:【那藍怎麼樣﹖】
老船長說:【相信勇士會照顧到自己的,我們還是速速的回去吧!】
未來說:【好吧!】
於是未來他們就且戰且退的回到帆船上。

遺蹟內,藍說:【看來,我要去幫手。】
水靈說:【你認為,以你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對抗一支龐大艦隊﹖】
藍說:【難道要我看著自己的人受到攻擊而不去援手嗎﹖】
水靈說:【我終於明白為何《她》要我留下來幫你了。好吧!我們就一同去支援你的朋友。】
一陣震動,大堂就好像升起來。
同時間,在老船長的帆船和黑色戰艦的中間,浮起了一隻半透明的戰艦,阻隔了黑色戰艦對帆船的攻擊,
無數的水柱將黑色戰艦的設施破壞掉。藍和水靈站在那半透明的戰艦的甲板上,黑色戰艦走出一個像將軍的人。
將軍說:【你們好大的膽子,你知道正和誰人對抗﹖】
藍說:【我知道,暗兵騎團。你們三番四次的要找我麻煩,我總會有一日向你們討回公道。】
將軍說:【有本事就放馬過來,不過現在你可要將你手上的東西給我。不信,請看對岸。】
藍望向岸邊,未來等人正被人脅持,脅持她們的正是當晚的那個女子和老船長。

未來說:【老船長,你為何要這樣做,你不是幫我們的嗎﹖】
老船長沒有說甚麼,像有難言之隱,那女子說:【快快的交出那東西,否則她們生命不保。】
藍說:【你們想要甚麼﹖】
將軍說:【你手上的那面鏡。】
藍說:【好,我給你。】
將軍一手接過那鏡子並打了一個眼色,那女子就向未來一劍的刺去,老船長捱了那一劍,並將那女子刺斃。
未來說:【老船長,你為何要這樣﹖】
老船長有氣無力的說:【你......太像......我......的女兒,
我......不忍......他......們傷......害你,
......我雖......然......是......他們......一伙,
......但......我真......的......不......想......傷害......你,
......請.......你原.......諒......我......吧!】
未來說:【我那會怪你,你是一個好人,你一定會沒事的。】
老船長含笑的睡著了,他或許正在和他的女兒一同到天國裡。

將軍慘叫一聲,從戰艦掉下來,不知何時,水靈已站在那將軍後面,事情就如此這般結束。

在老船長的屋外,未來為老船長起了一個墓,未來說:【我一定會將那惡魔消滅,
好讓大家有一個安樂的樂土。】

藍他們又踏上他們未知的路途......


(第十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龍城

經過數十日的航行,藍他們到達了海的對岸,聽水靈在光之船中所得到的資料所說,
這裡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古老相傳這裡是一個神秘力量的集結地。
而在這傳說中,龍城更是這一個神秘的秘境。

藍和未來到市集中去收集情報,而玄和水靈就在光之船內等候消息和支援他們。
市集,人們熙來攘往好不熱鬧,而在市集中就有一群人正在爭議些甚麼﹖

一個賣湯麵的販子正在為難一個孩子,販子說:【你想要一些麵沒問題,
但你可以做到我所出一些難題,我就讓你想拿多小就拿多小。】
孩子說:【沒問題。】
販子說:【好,你能夠不揭開碗蓋,而吃到內裡的麵,我就讓你拿。】
其他人正在議論紛紛,未來說:【世間那有不拿開碗蓋,就可吃到內裡的東西,
那販子跟本就無理取鬧。】
藍笑著說:【誰說不可以,我就有一可行辦法。】
未來疑惑著說:【你騙我嗎﹖那怎可行﹖】

孩子想一想說:【好的,但我想將碗蓋換一換可以嗎﹖】
販子說:【可以。】
孩子就去拿了一個比較平的碗蓋。藍心想:【這孩子相信已想到我所說的辦法,但為何他要轉換碗蓋,
現在的碗蓋基本就可以辦到,但為何相反而去拿一個平的呢﹖他想作甚麼﹖】
孩子轉換了碗蓋笑嘻嘻的說:【現在我就做你想要的答案,你所說的可要算數的。】
販子說:【你做得到,我所說的當然是真的。】
孩子說:【好,你看著。】
孩子小心翼翼的將碗和蓋倒反轉,然後將碗子拿開,奇怪的事發生了,原本碗內的麵早應因碗的移開,
而掉落地上,而現在卻全都平空的浮在碗蓋上。如果是平日,較大的碗蓋,其實是可以做到,因蓋和碗子差不多,
只是淺了些,一樣可以用來載東西吃。但現在這孩子不單止不用這蓋子,反而選用一個平的蓋子,而且還可以全數的保留住,
藍相信這孩子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販子驚嘆的說:【想不到你可以做到這,我沒話好說,你就喜歡拿多小就多小。】
孩子說:【我只要一小些麵粉就可以了,這是你討生活的本錢,我不可以拿的,我就要這一小包就可以。】
孩子拿了那一小包的麵粉就往山裡走去了。
販子說:【他真是一個奇才。】
旁邊的人說:【新來的,你可不知道,他是山裡龍城的人來。】
販子說:【龍城﹖】

藍和未來追隨著那孩子往山裡去了。
經過無數的山彎路,他們跟著那孩子,將要到一個山腳下時,那孩子忽然的不見了。
藍和未來到處找,都找不著。忽然那孩子在藍後方說:【你們是甚麼人,跟著我做甚麼。這裡可不是一般人都能來的呢﹖】
藍說:【我們是來找你,你可否聽我說一說。】
孩子說:【我知道你們沒惡意,但我不感帶你們到方丈處,他會鬧我的。】
這時候幾個身穿和孩子一樣衣服的人出現。
其中一個說:【孔雀,你往那,方丈找你了,還有這兩位朋友,方丈想見你們,你們請跟我們走一次吧!】
於是一行人就往山裡處走去,而在剛才那地方,市集的那個販子,也在轉角處監視著。

來到一座山崖下,沒有地方可進,為首的一個人,拿著一條管子,管子發了一下火光。山崖上,慢慢放下了一吊板,
藍一行人走到吊板上,吊板慢慢從山崖下吊到山頂上。

來到山頂,就是另一個世界,這裡是一個平坦的廣場。廣場上,穿著和孔雀一樣服飾的人正在操練,
彷似一個在藍世界裡中的少林寺。孔雀和藍他們去見方丈,而其餘的人就去幹活。

(第十一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奇襲

 

藍他們在孔雀的帶領下來見他們所說的方丈。
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藍面前,站在藍面前的方丈竟就是藍的將官,總警司,
希雅的父親。

方丈向著藍說:【我是不是和你所處的世界中某人很相似。】
藍說:【是的,但我知你不是他。】
方丈說:【因為某些原故,我們的世界和其他世界混在一起,而很多不存在的,和不應該出現的,
因這個突變,而變成在一起。所以,我也不知如何回答你,不過看來你所知的也很多。】
藍說:【一位老者曾和我大概的說了一下。】
方丈說:【閒話小說,你今次來是要找一個人吧!】
藍說:【是的,相信方丈也知我所找的是誰﹖】
方丈說:【孔雀過來。】
孔雀說:【是。】
方丈向著藍說:【這小孩從小早就父母雙亡,他是由我從小教導的,雖然是有時候會較為頑皮,
但心底裡郤是有一個仁慈之心。】
方丈續說:【現在我就將他交給你,你帶他離開這裡吧!】
孔雀說:【方丈,我不要走。】
方丈說:【孩子,這時候正是你為你要到這世上的原因,所要進行的使命。】
藍說:【我會好好的照顧他,並且會安全的將他送回來這裡。】
藍續說:【方丈,你們是否有麻煩,我看你們好像在傋戰中。】
方丈說:【這是我們的一些私人問題,我們自會解決的;我想信你現在應是第一時間離開這裡,
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孔雀快回自己房間收拾一些東西後,就同藍施主一起離開這裡,知道嗎﹖】

孔雀和藍他們在廣場外拜別方丈,正要離開。在吊板附近突然發生大爆炸,一些門徒被爆炸的氣流所傷,
跌伏在地上,方丈上前去細看他們,藍突然心覺不妙,連忙提示說:【方丈,小心。】
說時遲,那時快,方丈雖警覺到,但來人像有備而來,方丈身上已有一條刀傷,而襲擊方丈的人正是市集中的那販子。

天空中有很多黑影從天上落下來,很快廣場上已站了一大班的來襲者,他們全都是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
那販子說:【方丈,你還認得我嗎﹖】
方丈說:【你是玄武師弟吧!】
黑騎爵士說:【師兄你儇記得有我這一個玄武師弟,很好!不過我現在不是從前的玄武師弟;
而是暗兵騎團十二幹部之一的黑騎爵士。】
方丈說:【你這是甚麼意思,你想將龍城破壞嗎﹖你不記得師父的遺訓。】
黑騎爵士說:【大家怎樣對我,我自己明白。今天我就是來拿回我應得的。】
方丈說:【你這是甚麼意思﹖】
黑騎爵士對著他的手下說:【快些入去搜!!】
為首的幾個黑色夜行衣人,一聽命令,就以熟練的身法,潛入內堂。而其餘的就向著方丈處走去。
孔雀突然的走到方丈面前說:【你們不要欺負方丈,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黑衣人們沒有說甚麼,已經向方丈處攻去。而在孔雀的面前像有一般無形的牆,將來襲者全數的彈開遠處,並倒地不起。
黑騎爵士說:【想不到方丈會教出一個這麼好的弟子。看來你後繼有人了。】
方丈說:【我沒有教過他,這是他與生俱來的。】
黑騎爵士說:【那就讓我來教教他吧。】黑騎爵士並沒有當孔雀是小孩子,處處沒有留手,
而孔雀在其攻擊下,郤鬆容的避下去。
黑騎爵士老羞成怒橫腰的亮出配刀,就向孔雀辟去。
藍按著黑騎爵士拿刀的手說:【對付小孩子,不需要用到刀刀劍劍吧!】
黑騎爵士用力的將藍震開說:【多事的你,與你何干﹖】
藍說:【託方丈的邀,保護那孩子的安全是我的職責,再者,一個成年人去欺負一個小孩子,似乎有點兒那過。
未來快和孔雀扶方丈入內休息。】於是藍和黑騎爵士就打起來。

未來和孔雀扶著方丈進入內堂,而其他弟子就去和那些黑衣人打拼。
休息一會,方丈對著孔雀說:【孔雀,你快些去支援藍施主,
以現在的情勢,藍施主並不是黑騎爵士的敵手;未來,你跟我來,我給你一件東西。】


(第十二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救援

 

孔雀來到廣場,只見滿身是血的藍正和氣喘的黑騎爵士對持著,
黑騎爵士說:【想不到今天會遇到這麼多的奇才。不懂武功的人會和我打成平手,
連小孩子也可以躲過我的攻擊。】
這時遠方的天上傳來一把女聲說:【這就是你問題,簡單的一件事,都要浪費這麼多的時間。】
話聲剛完,天上就落下一隻充滿火焰的鳳凰;不,應是一個被火包圍的人。
火焰熄滅,現出一個女子,那女子說:【主公就是知道你的不材,才命我來支援你,
想不到你真的是如此這般的令我們失望。】
黑騎爵士說:【火舞鳳凰,並不是如你所見的簡單。】
火舞鳳凰說:【我就看不出有如何難處。】手一揚,一團火球正朝藍衝去。
【蓬】的一聲,火球就在藍面前消失,孔雀就站在藍的近旁。
黑騎爵士說:【你明白,這不是你所看的簡單。待找到那東西後,我們還是趕快的走。】
火舞鳳凰說:【我就是不相信打不過他們,看招!!】
於是他們又大戰起來,同一時間,黑衣人們已拿著一卷像是秘卷的東西回來。
黑騎爵士且戰且走說:【火舞鳳凰快些回到飛空艇,我們已找到所要的,還是早此回去覆命,以免夜長夢多。】
正當火舞鳳凰走上飛空艇上時,一把女聲說:【那裡走。】呼的一聲,一枝發光的利箭沒入火舞鳳凰的肩旁,
火舞鳳凰怒吼說:【所有炮台,給我打!!】
話還沒說完,一輪火炮直朝發箭人未來那處打去。在另一天邊,數十冰球遠飛過來,將所有炮火壓制著。
原來水靈和玄正乘坐《光之船》來支援藍他們;而藍也不支的倒下了。

睡夢中,藍彷似看到一女子,那女子的面容看不清,像有一些東西,像層紗的阻隔。
藍驚醒,坐在床旁的是替藍正在療傷的方丈,站在一旁的還有未來和玄。
藍說:【方丈,這樣不太好,你有傷在身,還是休養一下,我這個身子不是太重要的。】
方丈說:【不要多說話,快集中精神,待療傷完事後,才慢慢細說。】
經過好幾個時間,藍的面色也開始好轉起來。

另一邊廂,黑騎爵士和火舞鳳凰來到一個非常大的廳堂,坐在最高處的是一個神秘的人,
神秘人說:【我要你們找的東西,帶了回來嗎﹖】
黑騎爵士說:【黑騎爵士幸不辱命,現傳上給主公。】
神秘人看了一看說:【吾,很好。你可以退下去。】
神秘人轉向火舞鳳凰說:【你上來。】
火舞鳳凰戰戰兢兢的走上前去。神秘人突手執火舞鳳凰的肩胛,一手的拍下去,
一支發光的利箭從火舞鳳凰的肩胛給打了出來。
火舞鳳凰連忙說:【多謝主公。】
神秘人說:【下次可要留意,未必有這麼好彩,退下去吧。】
神秘人轉向身旁的女子說:【你拿著這東西,快快的去辦妥,不要再像上次一樣,知道嗎﹖】
那女子說:【主公,你放心,一定會是一個好結果,彩姬領命去。】
原來是上次和藍交手的那女子。那女子走後,神秘人自言自語的說:【看來所有的都和《她》所說的一樣。】
神秘人對著廳堂中的一條石柱方向說:【我吩咐你們五人所作的進展如何﹖】
石柱後方傳來回應的聲音:【我們五神將所作的,從沒有令到主公失望過的。】
神秘人說:【你們可別自視過高。】

早上,一個女子拿了一盤清水入來,放下就走了,藍想多謝一聲,她就走了,藍覺得這女子好像在那裡見過。
未幾,孔雀手扶方丈入來,方丈說:【藍施主好像好多了。】
藍說:【多謝方丈的治療,身體好了很多。但藍的不材,無法阻止他們搶走你們的東西。】
方丈說:【藍施主言重了,沒有你們今次的出手,相信我們的傷亡會很大。】
方丈續說:【其實最重要的東西還在,他們沒有搶走。】說時指著孔雀。
藍說:【請算在下見識淺薄,真的不明白。】
方丈說:【雖然他們搶走了《天之都》的地圖,但他們也無法進入得到。】
藍說:【天之都﹖】
方丈說:【是,能夠挽救這世界的關建東西就藏在那裡。】
藍說:【那麼我們要快快起程,阻止他們去天之都。】
方丈說:【不用急,以現在的情況,藍施主應要去這裡。】
方丈給藍一張地圖。
藍說:【這是﹖】
方丈說:【拳府。】
孔雀驚訝著。
方丈續說:【這是一個修練的好地方,不是方丈看不起你,以你現在的情況,
想將十二幹部打敗,跟本是不可能。】
藍無言以對。
方丈說:【藍施主也不用氣餒,以你的資質,相信不用七日就可以脫胎換骨。】


(第十三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入學

別了方丈,藍一群人便起行前往到拳府。

藍站在《星之船》的甲板上,他在想,經過好幾次的歷險,現在己經齊集了一部分人,
但其他的又在那裡﹖未來,這時候也來到來甲板上,她站在甲板吹風,風吹得她的長長頭髮,
迎風飛舞,好不美麗,藍時常覺得,未來和希雅像有小小的關係,或者未來就是希雅的祖先,
好一個幻想。
未來見到藍,便走過來說:【藍,你還在想方丈的說話。】
藍說:【沒有,只是近日的事情,發生了很多,好像一場夢;但又是歷歷在目。】
未來說:【我覺得你才是一個神話,你的出現帶給我們希望,讓我們的世界存有一絲兒的光明,
彷彿你是上天的安排。】
未來續說:【如果不是生在這個時代,或者我們可以是一對好朋友。】
藍奇怪的說:【我們現在不是朋友嗎﹖】
未來說:【我覺得你像是我的大哥。】
藍說:【哦!你有大哥的嗎﹖怎麼沒有聽君主說過﹖】
未來說:【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我那時年紀還很小,他是我同父異母的大哥。】
藍說:【但我好像重沒見過你所說的大哥﹖】
未來說:【他在十年前突然的離家,便再沒有回來,不知道他現在身處在何方。】
這時候,玄急急的走來向未來說,孔雀正和水靈在爭辯著。於是藍便和未來去看看發生了甚麼事。

經過好幾次的爭辯,發覺孔雀和水靈活像是一對鬥氣怨家;但他們越爭辯就越開心,好像一日不鬥過就不舒服。

在一個大雨的早上,天色陰暗。一個人打著傘子來到一所古舊的建築物前,那人推開建築物的大門。
正朝建築物走去,遠方天邊閃了一閃,反照出建築物門前的字樣《拳府》。
在《拳府》的辦公室內,一位老者正喝著茶說:【你是方丈介紹來修行的嗎﹖】
那人說:【是的。】
老者說:【好,首先我要說明,這裡是沒有任何規則,只有強者生存的道理,所有的是憑你個人的本事,
《拳府》是不會過問,當你抵受不住,可以同你的級長報告,我們便會安排你離去。明白嗎﹖】
那人說:【明白。】
老者說:【哈哈笑,你帶他到一年級別那裡去。】
一個肥胖的小肥子走過來說:【是的,焰皇。】

一路上,哈哈笑一路行一路說:【我可真服你,很久沒有人來到這裡,差不有五年多。很多人都受不了,
半途的離開,希望你可以受得起,哈哈。】
那人說:【這裡是怎樣區分的,一年級也是甚麼意思﹖】
哈哈笑說:【你不知道嗎﹖這裡分為八區,每區分為三個級別,最高級的當然是三年級,其次是二年級,
最後當然是一年級。】
那人說:【那麼我不是要到三年級那裡。】
哈哈笑說:【你都看得起自己;但你可不要小看這裡,這可不是外來人所能想像。】
還沒說完,一個人從樓房的窗口掉下來,那人和哈哈笑對望著。掉下來的人滿身是血的站起來,
走到他們面前說:【看到嗎﹖我可是非常厲害的。】
那人說:【你還好嗎﹖這是你的嗎﹖】手執著掉下來的人口袋裡的書卷。
掉下來的人害怕的搶回書卷說:【我看我要到醫護室。】

那人被分派到一年級丙班。丙班課長說:【這是新來的,你向各位自我介紹一下吧!】
沒有人理會課長說甚麼。
那人大聲說:【我是夢藍,大家好。】
全班人給他這一大聲喝,全都靜下來,藍覺得自己好像回到從前的學生時代。
而在班房旳一角,只有一個人沒有理會還是繼續的睡。

而在《星之船》內,孔雀又和水靈在大吵大鬥,未來心想:【藍,你可要早些回來,
不然一定給孔雀又和水靈所氣死。】


(第十四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挑引

藍經過幾日來的拳府生活,發覺很像從前的學生生涯,上堂,聽書,下課,課外活動,
和以前的學生生活一樣。不過所聽的是功夫的理論,害得藍差不多睡得著。

而這裡也很像以前的武林,有分門別派的情況。全個《拳府》分為東,南。西,北四大陣容。
東方有號稱《長龍》的主要人物,北方有號稱《黑鴉》的《鳥》和南方美麗動人的《靈月兒》。
當然還有藍身處的西方陣容,《客》。

而坐在藍鄰桌的就是當日從窗掉下來的人,他名叫《奈》。

表面上四大陣容各處一方從不過問其他人的事,但聽《奈》說,不知何時開始,
謠傳誰可以找到【秘拳之卷】就可成為《拳府》的最高領袖,可以統領《拳府》一切。

今天藍被奈帶到一處劍道場,這是南方陣容靈月兒的劍道場,也是南方的根據地。
只見一個身穿紅色劍道服式的人正在練習,她的劍法出神入化,不知何時,她已站在藍他們的身後。
二話不說,就向藍他們攻擊,藍很鬆容的避過,相反奈就整個拋出窗外,真不明白奈為何這麼喜歡跳窗。
一輪的進攻,藍都一一避過;這時候不知從那處走出一個身穿藍色劍道服的人,兩人合拍非常,
藍也開始支持不住,奈走出來說:【月姐姐,手下留情,自己人來。】
持劍的二人停了下來,拿開護罩,映照藍眼裡的是兩位可人兒。
藍色劍道服的人自我介紹說:【我是靈月兒,她是燕琉璃。】
燕琉璃說:【這位是誰,我們好像還沒見過面﹖】
奈說:【他是新來的插班生,名叫夢藍。】
藍說:【叫我藍就可以,不需要叫全名,很怪的。】
靈月兒:【看你的身法,不像是習武的人﹖】
藍說:【是的,所以我就來這裡學武。】
燕琉璃和靈月兒都笑起來。藍不明所以,奈驚訝的說:【甚麼,你是來習武,這裡沒有甚麼可學,
是以實戰為目的,所有人都是有武功底子的。你不懂,又如何通過面試的。】
藍說:【我是由龍城的方丈介紹到來的。】
《龍城》二字一出,各人就沒有笑下去,奈說:【龍城,那是一所無尚學府,很多人都希望能進入那裡的。】
這時候,燕琉璃和靈月兒郤私私細語起來。
奈說:【月姐姐,我們還是走先,下次再來;不過下次不要拋我到窗外。】

藍和奈就離開這裡,藍很在意燕琉璃和靈月兒的對話是甚麼意思。

來到學園的操場,一個球兒飛來,給奈一個結實的波餅,藍指著那人說不是。
一班身穿黑色長袍的人圍著藍他們,為首的是一個身裁矮細的人,
那人說:【喂,你是新來的。你可知這裡的規矩,甚麼事情也是以比武定對錯。】
藍說:【我沒有興趣和你爭辯,請讓一讓好嗎﹖我要送朋友到醫護室。】
那人想用手扣起藍的左腕,藍的本能反應將那人推跌,那人坐在地上,一反彈就向藍進攻,一隻手拍在那人身上說:【
好了高過子,不要在這裡找麻煩。】拍著那人的正是同藍一班的那個只顧睡的人。
高過子說:【好呀!你出面,我就找《鳥》來算帳,你們好看著,下一回一定有好戲看,我們走。】
只顧睡的人對著藍說:【你快扶他到醫護室,他們不久就會到課室裡找麻煩,你還是不要到課室那裡去。】
藍說:【我明白的。】

在一年級丙班的課室,氣氛非常緊張,大部份人已走了,只留下四五個人,當然還有那只顧睡的人,他又睡著了。
一陣破窗聲,四個身穿黃色戰衣的人跳了入來並且分站四邊,將那睡著的人圍著,同時間,室內的人不知何時,
全數給人敗了,伏在地上。課室的門開著,入來的是一個紅髮青年,和那個高個子。
紅髮青年說:【好久沒見,《客》近來好嗎﹖】真看不出他是一個這麼有禮貌的人。
《客》(那睡著的人)說:【也真是很久沒見了,我的盟友《鳥》。】
兩人手握著手,沒有分毫的要讓對方,最後兩人都不分勝負的分開。
《客》說:【你這次來,是不是要找我算賬﹖】
《鳥》說:【哈哈!《客》你真會說笑;的確是為了一件事,但不是為這件小事。而是為了那個約定前來。】
《客》說:【你意思是東方《長龍》所下的戰書。】
《鳥》說:【對!!】
《客》說:【你的看法如何﹖】
《鳥》說:【自從《他》的離開,我們四大天使,就成為《拳府》四大陣容,互不干涉。
但最近不知何來流言,說只要擁有《拳府》的秘卷,就可以號令全個《拳府》上下。
而東方《長龍》今次下戰書,更是莫明其妙;事源他是一個武痴,對權力這東西不會感興趣。】
《客》說:【我也嘗試找他談談,但都給他的門人所推郤,沒辦法聯絡上。】
《鳥》說:【所以我也聯絡靈月兒她們一同前往,看看是甚麼一回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客》說:【無問題,那麼決戰那日見吧!】
《鳥》說:【好,一言為定。】
《客》說:【一言為定。】


(第十五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比武

決戰當日,藍隨著《客》到達會場。
今天的大會主持是哈哈笑,各大陣容分坐四邊。首先進場的是北方的《鳥》,
跟著的是美麗動人的南方《靈月兒》,最後的是西方陣容的《客》和藍他們。
而在座中就是缺少了東方《長龍》,就只有他的代表夜鷹。
哈哈笑說:【今天是東方陣容的《長龍》下戰書,請各位來切磋較量,
生死各安天命,與人無由。】
藍向著奈說:【不是這麼嚴重的吧!】
奈說:【不是啦!這是拳府的規則,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大家都以能參選為榮。】
這時候夜鷹走出來說:【大會主持,各方陣容的主將,今天是《長龍》大將邀請各位到來,
為了增取時間,我們定下新的比賽規則,各方派出三人代表,三盤兩勝者進級......】
《鳥》說:【等等,為何不見《長龍》出現,難道他怕了不出來,要你這個無謂人說三道四。】
夜鷹說:【哦哦!拳府是以能者居之,你又不是我,怎可知我不能勝任呢﹖】
《鳥》說:【但我對你的能力感到懷疑,再者,今天好像是《長龍》邀請我們到來,不是你。】
夜鷹說:【那麼你想怎樣﹖】
《鳥》說:【沒有甚麼要求,只是要《長龍》出來見我們。】
夜鷹說:【《長龍》大將正在閉關,他說今天不用他出手,都可以打敗你們。】
《鳥》拍桌說:【好大的口氣。】說完已站在夜鷹面前,兩手一抱,只是抱著殘影。
夜鷹已似飄非飄的避開了。而同一時間,三個巨大黑影正拑制著《鳥》的下一個動作,
夜鷹老羞成怒一掌的往《鳥》面上拍,一隻手捉著夜鷹的手,同時那三人也被《靈月兒》的劍所迫開。
夜鷹說:【這是甚麼意思,《客》﹖】
《客》說:【平靜的坐下來細詳吧。】
夜鷹說:【有甚麼好談,今天本就是要將你們全部殲滅。】
《客》說:【你認為你可以辦得到。】
夜鷹說:【誰說不可以,你們給我倒。】
夜鷹說完,客忽覺手一軟,夜鷹已飄到安全地方,這時候大部分人都已軟倒在地上,只餘下數十人。
《鳥》說:【你做了甚麼﹖】
夜鷹說:【哈哈!我們是有備而來,今次你們鐵定會成為我們的奴隸。】
《靈月兒》說:【你認為憑他們就可以打敗在坐的各人。】
夜鷹說:【平時就可能不可以,但如今環境,相信你們也明白吧!加上並不是只有他們。】
這時候,在會埸一旁走出一班人,藍一眼認出那些就是上次偷襲龍城的同一班人。

夜鷹說:【現在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選五個人出來,我們單對單的決戰,以五盤三勝為目標,
看你們能否安然退下。】
《鳥》說:【好,就讓你們看我們的本事。】
藍那方所派出的人是,燕琉璃,《鳥》,靈月兒,《客》,藍。
藍覺得奇怪,他自知不是這方面的材料,於是藍向大家問明白說:【請問各位,會不會有問題,
我自問所識的不多,今回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我看大家要三思。】
《客》說:【我們對你有信心,你可能沒有發覺自己有一種我們沒有的本領,而且,我們相信大家都不是弱的,
可能你也不用出場。】

但事實是否這樣,當然不是。經過四個回合的比武,結果有小小出人意表。
第一回合,燕琉璃敗下陣來。第二回合,出人意表的是連大勝機會的《鳥》也敗下陣來。
第三回合,靈月兒險勝對方。第四回合,《客》鬆容的勝出。
最後,藍還是要出場,經過數回的比拼,藍還是處於下風。
藍堅強的意志令到他自生一種不服輸的精神,慢慢地藍的動作速度已超越對手,
無論對手如何攻擊,藍都一一避過,最後,藍勝出這個回合。

《鳥》說:【現在大家都有目共睹,這場比試已經有結果,大會主持你可會怎樣處置這班人﹖】
哈哈笑笑著說:【不錯,不錯,今天真是大開眼界,想不到一個名不經傳的人,原來是如此了得,
怪不得黑騎爵士如些稱讚你。】
《靈月兒》說:【你不是哈哈笑,你是誰﹖】
哈哈笑說:【我從一開始就不是哈哈笑,哈哈笑只是用來掩飾我的身份,真正的我是千面笑匠。】
《客》說:【怪不得你會在這裡出現,從比武開始,你就是要消滅我們,你們真正的動機是甚麼﹖】
千面笑匠說:【我們是暗兵騎團的人,我們今次來原本是希望焰皇同拳府一同歸附暗兵騎團,但是好遺憾,
焰皇和長龍一同反對我們的見意,當然,最後是逆我者亡。現在你們基本上也沒有人可以阻止到我們,
這就是我們為何要你們比武的原因,哈哈。】
說完,所有暗兵騎團的人都蜂擁而上,這時候相信千面笑匠所說的是真,現環境就只有《客》是可以力敵眾人;
但世事往往出人意表,幾團火球,將來襲者一一打下,將眾人打下者正是藍......


(第十六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新里程

但世事往往出人意表,幾團火球,將來襲者一一打下,將眾人打下者正是藍......身旁的《奈》。

《奈》怒吼的叫著:【快還我父親的命來,你們這班無恥之徒。】
千面笑匠說:【哈!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們都是意氣用事。怪不得我們遍尋不獲你的蹤影,
原來你早就在我們身旁。我看你還是乖乖的停手,免得我們大開殺界。】
《奈》沒有回答,一口氣衝到千面笑匠處。一個身影飛快的阻擋著《奈》,他是《客》。
《奈》說:【為甚麼,為甚麼,你是和他們一伙的。】
《客》說:【適時務者為俊傑,良禽擇木而棲,每個人都有其目的,怪不得任何人。】
《奈》說:【你是我最尊敬的人,但你為何要這樣......】
《客》還沒待《奈》說完,便已出手攻向他。
另一個身影從《客》身旁出現說:【想不到原來你是如此這樣的人,你太令我失望了。】
說者正是東方陣容的《長龍》。
《客》驚訝的說:【你不是已經......】話還沒說完,已被《長龍》一拳的打倒了。
千面笑匠全不驚訝的說:【呵呵!!我早知你們不會這麼簡單的敗下陣來,想信焰皇老兄也在這裡吧!!】
焰皇說:【真是瞞不過你這個老狐狸。】
千面笑匠說:【看來今天要你們歸順就是不可能,但我們的真正目的已達......】
說時,手一揚,一支光箭直射向藍。平常,藍可能避得過;但現在全身無力的藍又如何避得開,
說時遲,那時快,光箭已沒入身體內,這光箭便是上回未來所放的光箭。
藍無奈的望著,光箭已插入了未來的身軀。不知何時開始,未來走到藍面前用身體阻擋了這致命的一箭,
未來含笑的暈倒在藍的胸膛,而藍抱著未來雙雙的跌倒地上。

濛濃中,藍又重遇見上次夢中的女子,這次看得比上次清楚些,女子說:【你要到北方女神殿,聖女雅典娜處尋求幫助,
只有她才可以解求今次的危機,知道嗎﹖】
藍驚醒起來,看見的是一大班拳府和自己的朋友,就是不見未來。

藍一大班人和拳府的朋友道別,焰皇說:【今次你們要去的地方,並不是普通人都知道,
就算我們老一輩的也只知道大概的地點。現在未來姑娘的情況,可以捱到一個月時間,
希望你們可以盡快的找到傳說中的北方女神殿,求到聖女雅典娜的幫助。】
焰皇續說:【但相傳聖女雅典娜身旁有十二魔宮座守衛著,相信要經過一番功夫。
如不介意,小兒的不才,讓他也參加如何﹖】
藍說:【焰皇見笑,《奈》可是一個勇者,我們當然歡迎他加入我們的行列。】

藍一行人就乘著《光之船》向北方前進。
《光之船》內,藍對著睡著了的未來,藍心裡反覆的想:【你為何要這樣的幫我擋這一箭,
我不想你有意外,我也不想任何人有意外。是不是我的到來,令到你們受到更多的痛苦。】
一把女聲說:【你不要怪自己,如果是我也會這樣。】
說者是從沒有在藍面前說過一句話的玄,相信這是第一次。
藍說:【為甚麼﹖】
玄說:【你是我們世界未來的救世者,我們相信你是解救我們未來的人,所以我們會不惜生命的保護你,
而未來公主就是基於這一個理念,令到她要這樣做。你不要再難為自己,我們需要你的領導,
我們已將一切希望交付於你手上,你要為我們帶來新希望,這樣未來公主自己也是覺得值得的。】

突然,《光之船》內響起警報,藍和玄一同去到控制室看過明白。
水靈說:【系統顯示,在前方有不明物體接近,可能是敵人。】
在船的右前方有一艘黑色的戰艦接近,和前次在夢月島所遇到的同是一類型。
黑色戰艦沒有任何的動靜,藍說:【對方可會是敵人﹖】
水靈說:【系統沒有收到任何信息,但自動保護系統已開動,如果真的是敵人發動攻擊,系統都會一一作出反應。】
其他人也一一到來,這時候,顯示屏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我們是盜獵者,我們需要你們的一些物資,
我們不會傷害你們,你與我們合作,我們可保你平安。】
水靈正想反擊,藍阻止並說:【好的,我們合作,請你們安排。】
水靈說:【為何要這樣做,我們跟本不用怕他。】
藍說:【他們有備而來,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你看方位指示器,
在《光之船》外有幾個小光點,相信那是一些飛行攻擊武器。】
男子的聲音又傳過來:【我們會將需要的東西名單射印過來,請將我們所需的物料由你們的外置輸送口,
連接到我們的外置輸送口。】

在黑色戰艦的控制室內,剛才說話的男子正和一個女子談話。
女子說:【我們拿了物資後,順道也將那船消滅吧!以免我們的行蹤敗露。】
男子說:【怎可以這樣,這樣做我們和暗兵騎團的人有甚麼分別;我們不就是為了脫離他們才會這樣的過著流浪生活,
如果我們還是和從前一樣,這就白費了我們離開的原意。】
忽然間,人聲沸騰,控制室的門給人轟破,入來的是藍他們。
男子說:【想不到你們會這麼有膽量的走入來,你們是甚麼人;不像是一般的商旅。】
藍說:【我是藍,你們看來也不像是暗兵騎團的人!】
男子說:【藍﹖莫非你就是和暗兵騎團的十二幹部作戰那位神秘勇者。】
藍說:【哦!我這麼的有名氣。】
男子說:【我是《EARL﹣依魯》,她是《AISELO﹣亞些羅》,我們原本也是暗兵騎團六強幻像之一。
但我們為了自由,甘願放棄一切,過著逃亡和流浪的生活,為的就是一個良心。】

突然,控制員說:【報告,我們前方有三艘戰艦接近,還有二十個機動兵。】
依魯說:【全員做作戰準備,派出一個小隊的機動兵,保護藍勇士的船,其餘的就去殲滅敵人。】


(第十七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最強幻像

黑色戰艦的船艙活門慢慢打開,一隻黑色的機動兵從艙門飛快的離開,
一隊暗兵騎團的機動兵迅速的迎上,兩三下時間,圍攻的機動兵都被消滅了,
這是當然的,他們遇上的就是從前暗兵騎團的六強幻像之一,黑煞幻像。
而在另一邊,一隻白色的機動兵,不,應是星月幻像,也是一瞬間就將來襲者一一消滅。

經過一連串的戰鬥,三首來襲的戰艦已全數滅亡。

而在藍所在的黑色戰艦,剛才的兩隻幻像都一一的返回艦艙內,
從幻像駕駛倉走出來的就是《EARL﹣依魯》和她《AISELO﹣亞些羅》。

依魯和藍並排的走著。
藍說:【這些就是暗兵騎團的真正軍力﹖】
依魯說:【那些幻像不是騎團的,她們是這個星球的古文明遺留下來的,
騎團只是拿了其中一些樣本,從新製造的另一些機動兵,只是外型似,實力是有差距的。】
藍說:【你和其他人,亞些羅為何會脫離暗兵騎團﹖】
依魯說:【我們本是外遊星民,因為暗兵騎團的招攬,才會到騎團中,
但後來發覺他們只是想偷取幻像的設計,而且他們的野心很大,圖想奪取這個星球的控制權。】
藍靜靜的聽著。
依魯續說:【在一次追捕的行動中,我們遇上這首戰艦的前任艦長,他們就是想脫離騎團的控制,
而逃出來,在這艦長捨生取義的感染下,我就作為他們的一員,而且不經不覺的成為他們領袖,
帶著他們逃離騎團的追捕,但是騎團並不放過我們,於是我們只有漫無目的逃避,
希望能找到一個安身之所。】
藍說:【那麼你可以到未來的父親城堡那裡去,他們那裡是一個對抗騎團的地方,
你們到那裡也可以增強他們的勢力。】
依魯說:【那麼多謝你。其實騎團和我們的幻像並不只這麼的六部,還有四部謎一樣的四方幻像,
但到現在還沒有人見過,而且聽說只有靈能者才可控制到的。】

來到控告室。
依魯說:【今次真的要多謝你們提供的補給,將來有機會重遇的話,我們一定無條件的出手幫忙。】
藍說:【不用這麼客氣,將來我們會找齊其餘勇者,之後就會去對付大魔王,到時候或者需要你們的幫助。】
依魯說:【我們一定會盡力而為。聽說,你們要去找北方女神殿,是嗎﹖】
藍說:【是的。】
依魯說:【我們離開暗兵騎團時,聽說他們正計劃去對付聖女雅典娜。這個是我所知的北方女神殿地圖,
或者對你有幫助。】
藍說:【謝謝!】

這時候,亞些羅急急的走來報告說:【得到神秘的女皇幻像的消息,城堡那裡將會受到暗兵騎團的攻擊,
我們看來要趕快的前去增援。】
依魯說:【好的,那麼我們快些起程,而藍,你大可放心,我們會去到城堡那裡支援,而你也應盡快到達北方女神殿,
希望我們可以在城堡裡一聚。】
藍說:【好,一言為定。】

兩首巨型的戰艦各自向目的前進,各人都懷著不同的希望,奔向自己的目的地進發,
將來或會遇到新的挑戰,但大家都會是勇敢的去扺抗。

在藍的內心裡正努力為自己和未來的將來,努力的去接受新的考驗。


(第十八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不速之客1

連續七日的飛行,在《光之船》的導向下,北方女神殿已經出現在眼前,而最後的時限也只剩十二個鐘頭。
藍他們一行人去到聖殿門前,殿門前有一對高大的圓柱聳立著,圓柱項橫放了一個像羅馬式的計時鐘。
二個穿了一套銀色鐵甲的人走出來,其中的一個說:【各位,我們已知道你們的來意,但是我們有些特發事情,
所以勞煩大家先回去,待我們完成這事後,再請大家到來。】
藍說:【先生請求給個方便,我們實在是需要聖女雅典娜的幫助,還請先生通融一下。】
銀色鐵甲的人說:【對不起,我們無能為力,這是我們的最後告誡,若是強來,我們可會動武。】
玄全不理會,直衝入神殿內,而銀色鐵甲的人想制止,卻早已給水靈無聲無息的打敗下來。
而不知何時開始,圓柱項羅馬式的計時鐘正慢慢的運行著。

藍他們走到一個大殿內,殿內空無一人。
玄正要走出殿外的另一邊,一個聲音從她身後出現說:【以你們的實力,可以來到這裡真是有些令人意外。】
玄頭也不回的就拔劍橫掃,聲音隨後說:【呵呵!!不錯,不錯。這實力還可接受。】
一個穿金黃色鐵甲的人從殿的角落走出來說:【你們的來意我已知道,但我們正在為一件事情困擾著,
所以基本上是愛莫能助。】
藍客氣的說:【我們真的有一件事,要求聖女幫助,所以還請先生讓我們通過。】
金黃色鐵甲的人說:【我沒有想阻止大家,不過我有一個請求,當你們去到聖女的身邊時,如她有危險時,
請你們出手幫助一下,可以答應我嗎﹖】
藍說:【這個當然無問題,我們是來尋求聖女的幫助,而我們能力做得到的一定可以。】
金黃色鐵甲的人說:【好。這裡有一些果子,吃了可增加體力,雖然我可讓你們通過,
但其他人是否和我一樣的想法,這個我就不清楚。所以為了你們之後的戰鬥,這是我能做到的就是這麼多。】
藍想也不想的就將果子吃下肚裡,其他人也吃下。
藍說:【藍在此拜別,當完成這事後,藍再到這裡多謝先生一下,還未請教先生高姓大名。】
白羊魔宮座說:【我是十二魔宮座之一的白羊座。】
藍他們離去後,一個老者出現。他就是指引藍到何處找勇者的~蒼龍。
蒼龍說:【你看他們可會是未來的希望。】
白羊魔宮座說:【希望你的眼光是對的,經過這一仗,想信他們一定可成為可造之材。
不過,十二魔宮座可不是省油的燈,相信他們可要付出一些努力;不和你說了,我也要準備一下將會到來的敵人。】
蒼龍說:【你都會有如臨大敵的想法。】
白羊魔宮座說:【呵呵,今次來的不是普通人,是暗兵騎團的《五神將》和他們的冥戰士。
還有,以藍他們的人數好像無法創過全數的十二魔宮座﹖】
蒼龍說:【本人自有方法,你還是保著你這個殿,不要讓那些暗兵騎團的人通過吧!】

藍來到第二殿,迎接他們的是另一個金黃色鐵甲的人。
金牛魔宮座說:【我是守著這裡的金牛座,真不明白白羊為何會放你們入來;
我可不會和他一樣,你們要通過這裡,就拿你們的本領出來。】
孔雀走出來說:【藍,這裡交給我,你們先過了這裡才說。】
藍說:【那麼你要小心,不要太強求,盡自己能力就可以。】
金牛魔宮座說:【你們認為單靠這小子就可以通過這裡;你們太小看我了,我推。】
金牛魔宮座說完,一般無形的壓力向著藍他們方向轟去,但當去到孔雀身旁時,
所有壓力就隨之失去,同一時間,金牛魔宮座身體正感受到一無形壓力,令他無法去阻止其他人離開。
金牛魔宮座說:【小子,原來你懂得運用《地之力》。怪不得會這樣說,但是我也是同道中人,就看看我們誰人的力量大。】
無論他們作何種攻擊,雙方都被自己的力場所保護,漸漸大家的氣力也有所失去。最後,孔雀施展了他祖母
禁止他使用的九字真言念咒,將金牛魔宮座打敗。雖然,孔雀打敗了他,但自己也缺力的倒下了。

來到第三殿,無論藍他們如何的走,都是離不開這個殿的範圍,彷彿像進入了迷宮。
這時候,玄使出了自己的暗黑流絕技刀法,大喝一聲,就將殿打出了一個光的缺口,
玄氣喘的說:【快,這個缺口好快就會關上,你們快些出去。】
藍說:【你也和我們一同走出去。】
玄氣喘的說:【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應付,你們還是為大局著想,快走!!】

藍他們們離開了玄進入第四殿,時間都過得非常快,已過了三個鐘頭。


(第十九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不速之客2
到了第四殿,又一個金黃色鐵甲的人迎接他們,但同一時間,一把聲音響起:【這裡由我來應付,
你們快快的去第五殿吧!】
金黃色鐵甲的人說:【甚麼人在這裡生事﹖】
那人說:【我是六天使的神鎗美姬。】
金黃色鐵甲的人說:【六天使?就是傳說中的《她》,十二使徒中的六天使﹖】
美姬說:【正是。】
金黃色鐵甲的人說:【你想阻止我阻擋他們﹖看來未必可以。】
美姬說:【我未必可以打贏你,但我郤相信可以阻止你。】
金黃色鐵甲的人說:【那就要看你有多大的本領了。】
美姬沒有說話,雙手向前一伸,露出兩手手腕的護腕,同一時間護腕的外圍分別彈出八組像鎗的東西,
這正是神鎗美姬的必殺技,魔動波閃光。一輪光束炮發射,就壓制著金黃色鐵甲的人。

而在之後,第五殿,第六殿,第七殿......

就這樣藍他們就各自分別面對各個高手,水靈所應付的是水瓶魔宮座,奈是天蠍魔宮座......
而六天使就分別出手幫助。不過藍郤有小小疑惑,因為美姬的樣子和暗兵騎團十二幹部中的彩姬非常相似,
今次會不會是暗兵騎團的詭計﹖但藍也沒有時間細想,因為未來的生命正在他們的手中,
現階段是盡快通過十二魔宮座,尋求雅典娜的幫助。

藍終於來到最後一關,魔羯座宮殿。一個人正站在殿外,那人冷冷的說:【估不到你會有這麼多的朋友來幫忙,
但這裡將會是你的最後到達的地方,我是不會讓你過去的。】手一揚,就將藍輕輕的推倒地上。

藍慢慢的站起身說:【我知道你們正遇著危機,但請你們讓我們通過這裡,我們只是求聖女雅典娜的幫助。
我有一位朋友身受重傷,只有聖女才可解救得到她。】
魔羯魔宮座:【這樣我更加不可以讓你到聖女那處。】
藍說:【為甚麼﹖】
魔羯魔宮座:【我不需要回答你。】
魔羯魔宮座手一推,一度力量將藍推到牆邊,同時藍整個身子陷入了牆內。
魔羯魔宮座:【你還是快快起來,你不是只得這麼小的力量,你如真的要救你朋友,
就得快快打敗我,我是不會像其他人一樣的容易的讓你通過。】
藍起身,沒有多發一言,只有動作,不停的進攻,動作越來越快,眼睛也看不清,
兩人就交匯的互相攻擊著,沒有停下過。
魔羯魔宮座:【以你現時的力量,莫說要通過這裡不可能,要去救你朋友也談可容易,
還是放棄吧!】藍由此至終沒有再發一言,他知道魔羯座所說的是對的,但他不會放棄,
他相信只要有信念,就可以打敗目下的這人,他不會孤負未來幫他所擋的一箭。
但事實就是事實,沒法改變,藍最後還是敗下陣來。
魔羯魔宮座:【現在你明白嗎﹖單靠信念是不可行的,想要成功,還得要靠實力。】
藍沒有說甚麼,還是繼續著那個戰鬥,但每次也都是相同結果,敗下來。
魔羯魔宮座開始不耐煩的說:【為甚麼,你還是這樣固執。看來我要使用真功夫才開以令到你死心。】

甚麼,魔羯魔宮座從開始到現在還沒有駛出真正力量﹖藍,這不是全沒勝算﹖是不是如魔羯魔宮座所說,
藍注定是失敗。現在就將這停住,看看其他人的境況吧!

在水瓶魔宮殿內,戰鬥還是持續著,水瓶魔宮座:【你是第三個可以和我打成平手的人,
你和我也是使用《水之力量》的人。】
水靈:【........】
水瓶魔宮座:【雖然你的力量可高,但是你還沒懂用到全部的力量。】
水靈:【你這是甚麼意思。】
水瓶魔宮座:【意即是你雖擁有力量,但不懂利用,只是浪費了與生俱來的能力。傳給你的人一定是一個劣品。】
水靈:【這是我母親傳給我的,我懂多小是我的事,不要說我母親的壞話。】
水瓶魔宮座:【母親﹖】
這時候,水靈被水瓶魔宮座的一條水柱打下來,一個小型的鉈錶掉下來,播著一首音樂。
水瓶魔宮座:【原來是她,怪不得你這麼像她。想不到我會在這裡遇到她的後人,或者這是綠分。
好,今天就曾這機會,將我所知的教給你。】
就這樣,原本的一場戰鬥,便變成了傳授武功的收場。

但奈郤沒有水靈這麼幸福。奈境況和藍差不多,也是惡戰中。
奈被打到暈了下來,濛濃中,他遇上從前在父王身邊的隨從,炎叔叔。
奈說:【炎叔叔,你為何會在這裡的,你不是要幫父王做件一事旳嗎﹖】
炎叔叔說:【是的,所以今次我是來和你告別。】
奈說:【炎叔叔,這又不需要這麼嚴重,親自來這裡道別。啊!這裡怪怪的是甚麼地方。】
炎叔叔說:【這裡不是你應該到來的地方,你從那邊的發光處離開吧!】
奈說:【那麼我們一起走吧!】
炎叔叔說:【少主,請聽炎叔叔的一番話,你要努力,焰皇從沒有遺棄你,只是焰皇想你將來能獨當一面,
所以才會這麼嚴厲的教導你,你不要誤會焰皇處處為難你。】
奈說:【我沒有怪父皇,我自知自己非一個人才,我只想走回自己所選的路。】
炎叔叔說:【怎樣選擇都無問題,只是關心一下焰皇,他老人家,年紀不輕。】
炎叔叔續說:【好了,不要在這裡太久,你這場戰鬥還沒完的,記得我以前教的陣法嗎﹖好好利用一下,
最後,少主保重啦!】


(第二十話)

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
郤可算是你的未來,
但又活在過去之中.

TOP

 39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