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柳生武艺帐(1957年) - 正片推介

柳生武艺帐(1957年) - 正片推介

柳生武艺帐(1957年)  - 柳生武艺帐(1957) 稻垣浩監督,五味康祐原著「柳生英雄傳」改編,由三船敏郎飾演霞多三郎、鶴田浩二飾演霞千四郎。

Online Movi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IxNjEzMjA=.html?full=true

TOP

【轉貼】柳生一族傳奇

看過漫畫《帶子狼》,或是其他一些有關柳生宗矩(yagyu munenori 1571-1646)的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對柳生宗矩產生一種陰狠、殘酷、權慾極大的形象。雖然漫畫、電影與小說的描寫過於誇張,但是柳生宗矩是德川幕府初期的情治頭子這事,卻是不爭的事實。



柳生宗矩的父親是後人尊崇的劍聖,也是「新陰流」劍術唯一承繼人石舟齋宗嚴(sekisyusai muneyosi)。無奈某次戰爭裡,主君戰敗,劍聖也只得淪落為無所屬的失業武士「浪人」。後來劍術高超的名聲傳到德川家康耳裡,家康親自寫信給石舟齋宗嚴,並與他交刃比武,領教了名不虛傳的武功,於是將他納為門下家臣。



日後,德川家康所率領的東軍與石田三成統率的西軍,展開奪取天下的「關之原大戰」(1600),石舟齋奉德川家康密令,專門負責攪亂西軍後方,立下大功;宗矩在這一場大戰中,也為德川家康傳遞秘密書函,召集各地豪族協助東軍,不無汗馬功勞。但是此時,在德川家康眼裡看來,柳生一族還算是無名小卒。他所看重的是柳生父子倆超群出眾的劍術,所以提拔了柳生宗矩當將軍家的兵法師範。



柳生宗矩第二次立功機會是在「大阪夏之陣」(1615)時。我簡略說明一下,日本戰國時代有三位統一天下的英雄,依前後次序而言,是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第二位的豐臣秀吉過世後留下一嗣子豐臣秀賴(toyotomi hideyori),與生母淀君(yodogimi)一直住在大阪城。淀君一直想讓兒子當上天下君主,全國各地殘留的豐臣家死忠舊臣也蠢蠢欲動。為了斷絕後患,德川家康曾於前一年冬天發動「大阪冬之陣」,只是無心趕盡殺絕。沒想到淀君野心太大,不甘臣服為區區小諸侯,拚命招兵買馬,企圖反「德川」復「豐臣」。德川家康只好在翌年再度攻擊大阪城,逼使秀賴與淀君走投無路,最後切腹自殺。



「大阪夏之陣」時,柳生宗矩的身份是德川家康三男德川秀忠(第二代將軍)的兵法師範,實際作戰時,理所當然也成為未來將軍的貼身守衛。當時敵方有數十名武將打扮成平民裝束,突襲秀忠主將陣營。宗矩抵死守護君主,獨力砍死了七名武將。這是他在史實上留下的唯一武功事跡。以後,他就不再污染雙手,退居幕後陰柔操縱一切了。他從小親眼目睹父親在眾豪族之間翻騰折衝,領悟出若是不善於處世,空有一身無敵劍術,也是徒然的。因而便專注於擴展人際關係,並鑽研兵法戰略。



第三代將軍家光(iemitu)18歲時,柳生宗矩正式成為家光的兵法師範。當時家光還有另一位「一刀流」劍術師範,只是這位師範,與家光練習劍術時,一點都不客氣,下手嚴厲得很。宗矩則恰恰相反,他總是拿自己的長男三嚴(mituyosi,小名「十兵衛」,也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劍客)做比樣,示範給家光看,很少與家光直接交手。因為他認為家光生來就是當將軍的命,沒有必要在劍術上深造求精,所以傳授劍術時,重心便放在「身為武士的心得」之上。



除了教授家光劍術以外,宗矩也時常陪同家光放鷹補鳥,更是家光欣賞能劇、茶會時的談話對象。換句話說,他的職務,不僅是兵法師傅,也相當於家光的養父。因此家光於20歲登上將軍寶座時,立即任命柳生宗矩為「大目付」之一,主要職責是監視諸國大名與幕府大臣們的一舉一動。此時,柳生宗矩62歲,是四位「大目付」之中,最年長的。



第三代將軍家光設定了許多新政綱,例如命令諸國大名每隔一年必須到江戶赴任的「參勤交代」,不准三位主要執政者「老中」們獨斷批准政務,設置監視官「大目付」等。並同時派出眾多忍者收集全江戶的情報,而領導掌管這些忍者的,正是柳生宗矩。所以即便是將軍底下的執政者「老中」們,也非常懼怕「大目付」。



柳生宗矩為了監視各藩國的舉動,派出許多門徒任職大名的兵法師範。因為家光非常信任柳生宗矩,所以大名們也只得唯命是從。於此可見宗矩當時的權利有多大。且直到幕末,柳生一族14代,始終維持著將軍家兵法師範的地位。



柳生「新陰流」劍術,主要是奪取敵方武器,儘量讓雙方保全性命,平安無事,因此又稱「活人劍」。這是石舟齋自身鑽研所得。這種劍術,運用在兵法上,便是心理戰,也是《孫子兵法》中所說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當時所謂的兵法家,指的是類似宮本武藏那種劍豪,或者是武田流派軍事學中的軍師,但是精通「該如何不戰而屈人之兵」這一真髓的兵法家,似乎只有柳生宗矩一人。他留下一部兵法秘本,日本「岩波文庫」有白話文版。



柳生宗矩的長男十兵衛三嚴,13歲時當上家光的隨身家僮,20歲時誤觸逆鱗,回到奈良「柳生之里」老家,專心研究兵法,寫出了《月之抄》等兵書,更把本派劍術傳授給從全國各地慕名而來的門徒。32歲時,家光原諒了他,讓他回到身邊當親信護衛。有些小說或是漫畫,將十兵衛描寫成「獨眼龍」,說他在離開幕府之後,浪跡江湖。這些絕非事實,都是作者創造出來的。因為他晚年留有肖像畫,雙眼正常得很。十兵衛44歲時,據說在京都府南部山中放鷹補鳥,意外身亡。他的死,到底是被人暗殺?還是毒殺所致?眾說紛紜,至今仍是個謎。墳墓分別在「柳生之里」的芳德寺,與東京都練馬區廣德寺別院(西武池袋線櫻台車站)內兩處。



十兵衛過世後,遺留下的領地,全部由柳生宗矩三男柳生宗冬(yagyu munehuyu,小名「又十郎」)所繼承。五味康祐的《柳生武藝帳》(中文譯名《柳生英雄傳》)中,描述宗冬於15歲時,蒙住雙眼、綁住雙手雙腳,動了拔牙手術,之後裝上全副黃楊假牙。這是事實。因為身為忍者,有時候必須假扮成女人,所以需要動這種手術。1927年時,東京練馬區廣德寺柳生家祖墳,不但出現了當時的刀劍、印籠(放印章的小盒子)、煙管等陪葬品,也出現了一副黃楊製假牙。據說以牙科技術來判斷,那副假牙可以說是當時全球最精巧的假牙。



目前,柳生一族的戶主是柳生宗久(munehisa),是員工有2500人的東洋墨汁企業總公司的販賣課長(科長)。不過,這是10年前的資料,現在職位很可能晉升為部長(處長)吧。他當然也是位劍道高手。我記得2、3年前,報紙好像有報導他公開披露劍術的新聞。



柳生一族的老家在奈良東方深山內。越過舊柳生街道山嶺,就可以抵達江戶時代風貌濃厚的「柳生之里」,因為傳說跟景致都有獨特之處,也算是一個很有名的旅遊景點了。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