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12
發新話題
打印

諸葛亮是智還是昏?

引用:
原帖由 assemby 於 29-8-2008 23:06 發表 好簡單   1)如果諸葛亮是奸的,他想要權力,那他投靠劉備咪好冒險。那時劉備連地盤都無,更莫講話奪得整    個江山了。萬一劉備失敗了,連命都無,此其一。 2)他要投靠也投靠有勢力的人(魏和吳都 ...


歷史上,沒有黑白,太多灰色.

記住"三國演義"係小說,"三國志"係當權人所作.

高陽先生常說"盡信書不如無書",要自己判斷.

孔明我認為忠中有奸.不竞.兵者,詐道也.
但我同意你的觀點.人們批評他不諳用兵,成敗論英雄而已.


TOP

我不同意你的說法

1)如果歷史沒有黑白,那今時代豈不是也可以沒有黑白,因為今時今日到將來便成歷史,那世界就會大亂!

 

2)兵者,詐道也。看你用在什麼方面! 不能因為兵法是詐道,就話那個人是奸的。這不公平!

 

3)自己判斷!?那麼我們為何要看書、看歷史、看人物傳記,更甚,我們為何要返學,自己判斷就得啦!真是這樣嗎?講這話的人實在很不負責任!很離譜!

 

4)忠中有詐!?你講這話是什麼意思!?都好不負責任!要是你寫書的話,一定會誤導人的! 如果你有一件事用了詐,其餘99件都不用詐,而個件事不是作奸犯科的,有人話你奸,就像司馬懿一樣,你會點!?

 

5)是 回應有人話孔明是感情用事,害死很多人。 請舉例子,不可以就這樣評論一個人的,很不對 ,很火!!! (註:用馬謖,因無人可用也!!! )

TOP

引用:
原帖由 assemby 於 1-9-2008 08:53 發表 1)如果歷史沒有黑白,那今時代豈不是也可以沒有黑白,因為今時今日到將來便成歷史,那世界就會大亂!   2)兵者,詐道也。看你用在什麼方面! 不能因為兵法是詐道,就話那個人是奸的。這不公平!   3)自 ...
「assemby兄」做乜今日咁火?

 

歷史已經係過去, 而佢既「黑-白」每個人既見解都可以係唔同, 問題只在於個人既觀點與角度。 書係要睇, 但唔可以讀死, 若言唔係「三國」都唔會比人討論咁多年。 試諗吓, 若果吓吓依書直說既有邊個偉大得過「耶蘇」? 佢咪一樣有大把人話佢係「神棍」。

 

大家「oldcake」最緊要係平心言論。 <img

TOP


(1). 果然係老餅有火,有堅持. 但人物真係好難黒白.事件可能易解得多.好簡單.你有睇立法會辯論.現今的人就是如此.

      當然,我當然認為要分黒白.但大部份人支持就係"白"嗎? 如果係, 咁民X聯就係白.

(2). 我無話孔明係奸, 我說少少奸. (奸的意思係現代語-古惑). 不古惑就係魯肅.太天真.

(3). 你看書、看歷史、看人物傳記.難道沒有一些想法同感想.此就係自我判斷.
       好簡單,你發現蘋果同東方,對同一件事(新聞)有不同報導時,你就要自己想.
       上學, 沒有教的太多.
(4). 你說話同立法會辯論中的人一樣.不值一答.你此項可套用在(中國  , 特首, 布殊....)
       反過來說, 司馬懿又有做乜事,要做壞人.
(5). Sorry ! 我無說孔明是感情用事.
  








TOP

引用:
原帖由 cmlwts 於 1-9-2008 11:22 發表 ((5). Sorry ! 我無說孔明是感情用事.

 

係我話嘅!

 

我咁講既意思係指「劉備~三顧草廬」時, 羽翼都未齊, 「諸葛亮」究竟為乜要幫佢? 當時「曹操」幾乎已經平定北方, 人民既生活開始穩定, 你「諸葛亮」做乜仲要攪咁多嘢出黎?! 為安天下既, 點解唔幫「魏」、「吳」? 人哋既政治基礎至少比冇田冇地既「劉備」好, 戰爭一拖長受苦既都係人民。有時你可以話冇咗「諸葛亮」, 「劉備」都可以搵第二個出黎同佢做軍師, 但歷史係冇如果, 歷史只有「劉備」唔聽勸告, 白白害死四萬多人既「夷陵之戰」!

 

 

TOP

蜀書五 諸葛亮傳第五


諸葛亮傳

諸葛亮字孔明,琅邪陽都人也。漢司隸校尉諸葛豐後也。父圭,字君貢,漢末為太山都丞。亮早孤,從父玄為袁術所署豫章太守,玄將亮及亮弟均之官。會漢朝更選朱皓代玄。玄素與荊州牧劉表有舊,往依之。玄卒,亮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身高八尺,每自比於管仲、樂毅,時人莫之許也。惟博陵崔州平、穎川徐庶元直與亮友善,謂為信然。


時先主屯新野。徐庶見先主,先主器之,謂先主曰:「諸葛孔明者,臥龍也,將軍豈願見之乎?」先主曰:「君與俱來。」庶曰:「此人可就見,不可屈致也。將軍宜枉駕顧之。」由是先主遂詣亮,凡三往,乃見。因屏人日:「漢室傾頹,奸臣竊命,主上蒙塵。孤不度德量力,欲信大義於天大,而智太短淺,遂用猖獗,至於今日。然志猶未已,君謂計將安出?」亮答曰:「自董卓已來,豪傑並起,跨州連郡者不可勝數。曹操比於袁紹,則名微而眾寡,然操遂能克紹,以弱為強者,非惟天時,抑亦人謀也。今操已擁百萬之眾,挾天子而令諸侯,此誠不可與爭鋒。孫權據有江東,已歷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為之用,此可以為援而不可圖也。荊州北據漢、沔,利盡南海,東連吳會,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國,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資將軍,將軍豈有意乎?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璋闇弱,張魯在北,民殷國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將軍既帝室之冑,信義著於四海,總攬英雄,思賢如渴,若跨有荊、益,保其巖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外結好孫權,內修政理;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於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先主曰:「善!」於是與亮情好日密。關羽、張飛等不悅,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猶魚之有水也。願諸君勿復言。」羽、飛乃止。


劉表長子琦,亦深器亮。表受後妻之言,愛少子琮,不悅於琦。琦每欲與亮謀自安之術,亮輒拒塞,未與處畫。琦乃將亮遊觀後園,共上高樓,飲宴之間,令人去梯,因謂亮曰:「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入於吾耳,可以言不?」亮答曰:「君不見申生在內而危,重耳在外而字乎?」琦意感悟,陰規出計。會黃祖死,得出,遂為江夏太守。俄而表卒,琮聞曹公來征,遣使請降。先主在樊聞之,率其眾南行,亮與徐庶並從,為曹公所追破,獲庶母。庶辭先主而指其心曰:「本欲與將軍共圖霸之業者,以此方寸之地也。今已失老母,方寸亂矣,無益於事,請從此別。」遂詣曹公。


先主至於夏口,亮曰:「事急矣,請奉命求救於孫將軍。」時權擁軍在柴桑,觀望成敗,亮說權曰:「海內大亂,將軍起兵據有江東,劉豫州亦收眾漢南,與曹操並爭天下。今操芟夷大難,略已平矣,遂破荊州,威震四海。英雄無所用武,故豫州遁逃至此。將軍量力而處之:若能以吳、越之眾與中國抗衡,不如早與之絕;若不能當,何不案兵束甲,北面而事之!今將軍外托服從之名,而內懷猶豫之計,事急而不斷,禍至無日矣!」權曰:「苟如君言,劉豫州何不遂事之乎?」亮曰:「田橫,齊之壯士耳,猶守義不辱,況劉豫州王室之冑,英才蓋世,眾士仰慕,若水之歸海,若事之不濟,此乃天也,安能復為之下乎!」權勃然曰:「吾不能舉全吳之地,十萬之眾,受制於人。吾計決矣!非劉豫州莫可以當曹操者,然豫州新敗之後,安能抗此難乎?」亮曰:「豫州軍雖敗於長板,今戰士還者及關羽水軍精甲萬人,劉琦合江夏戰士亦不下萬人。曹操之眾,遠來疲弊,聞追豫州,輕騎一日一夜行三百餘里,此所謂『強駑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蹶上將軍』。且北方之人,不習水戰;又荊州之民附操者,逼兵勢耳,非心服也。今將軍誠能命猛將統兵數萬,與豫州協規同力,破操軍必矣。操軍破,必北還,如此則荊、吳之勢強,鼎足之形成矣。成敗之機,在於今日。」權大悅,即遣周瑜、程普、魯肅等水軍三萬,隨亮詣先主,並力拒曹公。曹公敗於赤壁,引軍歸鄴。先主遂收江南,以亮為軍師中郎將,使督零陵、桂陽、長沙三郡,調其賦稅,以充軍實。


建安十六年,益州牧劉璋遣法正迎先主,使擊張魯。亮與關羽鎮荊州。先主自葭萌還攻璋,亮與張飛、趙雲等率眾溯江,分定郡縣,與先主共圍成都。成都平,以亮為軍師將軍,署左將軍府事。先主外出,亮常鎮守成都,足食足兵。二十六年,群下勸先主稱尊號,先主未許,亮說曰:「昔吳漢、耿掩等初勸世祖即帝位,世祖辭讓,前後數四,耿純進言曰:『天下英雄喁喁,冀有所望。如不從議者,士大夫各歸求主,無為從公也。』世祖感純言深至,遂然諾之。今曹氏篡漢,天下無主,大王劉氏苗族,紹世而起,今即帝位,乃其宜也。士大夫隨大王久勤苦者,亦慾望尺寸之功如純言耳。」先主於是即帝位,策亮為丞相曰:「朕遭家不造,奉承大統,兢兢業業,不取康寧,思靖百姓,懼未能綏。於戲!丞相亮其悉朕意,無怠輔朕之闕,助宣重光,以照明天下,君其勖哉!」亮以丞相尚書事,假節。張飛卒後,領司隸校尉。


章武三年春,先主於永安病篤,召亮於成都,屬以後事,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先主又為詔敕後主曰:「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建興元年,封亮武鄉侯,開府治事。頃之,又領益州牧。政事無鉅細,鹹決於亮。南中諸郡,並皆叛亂,亮以新遭大喪,故未便加兵,且遣使聘吳,因結和親,遂為與國。


三年春,亮率眾南征,其秋悉平。軍資所出,國以富饒,乃治戎講武,以俟大舉。五年,率諸軍北駐漢中,臨發,上疏曰:「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於陛下也。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費禕、董允等,此皆良實,志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陛下。愚以為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然後施行,必能禪補闕漏,有所廣益。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試用於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眾議舉寵為督。愚以為營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陳和睦,優劣得所。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歎息痛恨於桓、靈也。侍中、尚書、長史、參軍,此悉貞良死節之臣,願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咨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後值傾覆,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來,夙夜憂歎,恐托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攘除奸凶,興復漢室,還於舊都。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


「至於斟酌損益,進盡忠言,敗攸之、禕、允之任也。願陛下托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敗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禕、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謀,以咨諏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今當遠離,臨表涕零,不知所言。」遂行,屯於沔陽。


六年春,揚聲由斜谷道取眉,使趙雲、鄧芝為疑軍,據箕谷,魏大將軍曹真舉眾拒之。亮身率諸軍攻祁山,戎陳整齊,賞罰肅而號令長明,南安、天水、永安三郡叛魏應亮,關中響震。魏明帝西鎮長安,命張邰拒亮,亮使馬謖督諸軍在前,與邰戰於街亭。謖違亮節度,舉動失宜,大為張邰所破。亮拔西縣千餘家,還於漢中,戮謖以謝眾。上疏曰:「臣以弱才,叨竊非據,親秉旄鉞以歷三軍,不能訓章明法,臨事而懼,至有街亭違命之闕,箕谷不戒之失,咎皆在臣授任無方。臣明不知人,恤事多暗,《春秋》責帥,臣職是當。請自貶三等,以督厥咎。」於是以亮為右將軍,行丞相事,所總統如前。


冬,亮復出散關,圍陳倉,曹真拒之,亮糧盡而還。魏將軍王雙率騎追亮,亮與戰,破之,斬雙。七年,亮遣陳式攻武都、陰平。魏雍州剌史郭淮率眾欲擊式,亮自出至建威,淮退還,遂平二郡。詔策亮曰:「街亭之役,咎由馬謖,而君引愆,深自貶抑,重違君意,聽順所守。前年耀師,馘斬王雙;今歲爰征,郭淮遁走;降集氐、羌,興復二郡,威鎮凶暴,功勳顯然。方今天下騷擾,元惡未梟,君受大任,干國之重,而久自絕損,非所以光揚洪烈矣。今復君丞相,君其勿辭。」


九年,亮復出祁山,以木牛運,糧盡退軍,與魏將張邰交戰,射殺邰。十二年春,亮悉大眾由斜谷出,以流馬運,據武功五丈原,與司馬宣王對於渭南。亮每患糧不繼,使己志不申,是以分兵屯田,為久駐之基。耕者雜於渭濱居民之間,而百姓安堵,軍無私焉。相持百餘日。其年八月,亮疾病,卒於軍,時年五十四。及軍退,宣王案行其營壘處所,曰:「天下奇才也!

亮遺命葬漢中定軍山,因山為墳,塚足容棺,斂以時服,不須器物。詔策曰:「惟君體資文武,明睿篤誠,受遺托孤,匡輔聯躬,繼絕興微,志存靖亂;爰整六師,無歲不征,神武赫然,威震八荒,將建殊功於季漢,參伊、周之巨勳。如何不吊,事臨垂克,遘疾隕喪!聯用傷悼,肝心若裂。夫崇德序功,紀行命謚,所以光昭將來,刊載不朽。令使使持節左中郎將杜瓊,贈君丞相武鄉侯印綬,謚君為忠武侯。魂而有靈,嘉茲寵榮。嗚呼哀哉!嗚呼哀哉!


初,亮自表後主曰:「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頃,子弟衣食,自有餘饒。至於臣在外任,無別調度,隨身衣食,悉仰於官,不別治生,以長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內有餘帛,外有羸財,以負陛下。」及卒,如其所言。


亮性長於巧思,損益連弩,木牛流馬,皆出其意;推演兵法,作八陳圖,鹹得其要雲。亮言教書奏多可觀,別為一集。

景耀六年春,詔為亮立廟於沔陽。秋,魏徵西將軍鐘會征蜀,至漢川,祭亮之廟,令軍士不得於亮墓所左右芻牧樵采。亮弟均,官至長水校尉。亮子瞻,嗣爵。


諸葛氏集目錄:開府作牧第一 權制第二 南征第三 北出第四 計算第五 訓厲第六綜核上第七 綜核下第八 雜言上第九雜言第十 貴和第十一 兵要第十二 傳運第十三 與孫權書第十四與諸葛謹書第十五 與孟達書第十六 廢李平第十七 法檢上第十八法檢下第十九 科令上第二十 科令下第二十一 軍令上第二十二軍令中第二十三 軍令下第二十四右二十四篇,凡十萬四千一百一十二字。


臣壽等言:臣前在著作郎,侍中領中書監及北侯臣荀勖、中書令關內侯臣和嶠奏:使臣定故蜀丞相諸葛亮故事。亮毗佐危國,負阻不賓,然猶存錄其言,恥善有遺,誠是大晉光明至德,澤被無疆,自古以來,未有之倫也。輒刪除復重,隨類相從,凡為二十四篇。篇名如右。


亮少有群逸之才,英霸之器,身長八尺,容貌甚偉,時人異焉。造漢末亂,隨叔父玄避難荊州,躬耕於野,不求聞達。時左將軍劉備以亮有殊量,乃三顧亮於草廬之中;亮深謂備雄姿傑出,遂解帶寫誠,厚相結納。及魏武帝南征荊州,劉琮舉州委質,而備失勢眾寡,無立錐之地。亮時年二十七,乃建奇策,身使孫權,求援吳會。權既宿服備,又觀亮奇雅,甚敬重之,即遣兵三萬以助備。備得用與武帝交戰,大破其軍,乘勝克捷,江南悉平。後備又西取益州。益州既定,以亮為軍師將軍。備稱尊號,拜亮為丞相,錄尚書事。及備殂沒,嗣子幼弱,事無鉅細,亮皆專之。於是外連東吳,內平南越,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極,科教嚴明,賞罰必信,無惡不顯,至於吏不容奸,人懷自厲,道不拾遺,疆不侵弱,風化肅然也。


當此之時,亮之素志,進欲龍驤虎視,包括四海,退欲跨陵邊疆,震盪宇內。又自以為無身之日,則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國者,是以用兵不戢,屢耀其武。然亮才,於治戎為長,奇謀為短,理民之干,優於將略。而所與對敵,或值人傑,加眾寡不侔,攻守異體,故雖連年動眾,未能有克。昔蕭何薦韓信,管仲舉王子城父,皆忖己之長,未能兼有故也。亮之器能政理,抑亦管、蕭之亞匹也,而時之名將無城父、韓信,故使功業陵遲,大義不及邪?蓋天命有歸,不可以智力爭也。


青龍二年春,亮帥眾出武功,分兵屯田,為久駐之基。其秋病卒,黎庶追思,以為口實。至今梁、益之民,咨述亮者,言猶在耳,雖甘棠之詠召公,鄭人之歌子產,無以遠譬也。孟軻有云:「以逸道使民,雖勞不怨;以生道殺人,雖死不忿。」信矣!論者或怪亮文彩不艷,而過於丁寧周至。臣愚以為咎繇大賢也,周公聖人也,考之尚書,咎繇之謨略而雅,周公之誥煩而悉。何則?咎繇與舜、禹共談,周公與群下矢誓故也。亮所與言,盡眾人凡士,故其文指不得及遠也。然其聲教遺言,皆經事綜物,公誠之心,形於文墨,足以知其人之意理,而有補於當世。


伏惟陛下邁蹤古聖,蕩然無忌,故雖敵國誹謗之言,鹹肆其辭而無所革諱,所以明大通之道也。謹錄寫上詣著作。臣壽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泰始十年二月一日癸巳,平陽侯相臣陳壽上。



TOP

大家認為陳壽對孔明係褒多定貶多?

我認為係褒多.
成篇只有此段有少少貶.但只係說他身邉沒有將才.

"當此之時,亮之素志,進欲龍驤虎視,包括四海,退欲跨陵邊疆,震盪宇內。又自以為無身之日,則未有能蹈涉中原、抗衡上國者,是以用兵不戢,屢耀其武。然亮 才,於治戎為長,奇謀為短,理民之干,優於將略。而所與對敵,或值人傑,加眾寡不侔,攻守異體,故雖連年動眾,未能有克。昔蕭何薦韓信,管仲舉王子城父, 皆忖己之長,未能兼有故也。亮之器能政理,抑亦管、蕭之亞匹也,而時之名將無城父、韓信,故使功業陵遲,大義不及邪?蓋天命有歸,不可以智力爭也。"
[ 本帖最後由 cmlwts 於 1-9-2008 16:57 編輯 ]

TOP

我不是想爭論什麼

好像珍寶3那樣,就算99%話冇播過,我就是那1%,為何?因為真是有睇過!(在電視上)這不能有灰色地帶!投了票之後,我再也沒有說什麼?因為不爭了,有睇過的自然會心領神會,不用再多說了!

 

1)雖然同一件事或同一個人物會有不同看法,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可能有灰色地帶! 不然在社會上就可以左右逢源,新生一代會怎樣?有樣學樣! 就是我們當中有些大人做錯了,孩子才會跟着錯!怎能只怪罪那些孩子! 在聖經上是沒有無寧兩可的,不然怎會有數以億計的人成了基督徒!而你看,政黨也有明確的政綱的,不可能今天口號是為民主,而第二日即改變口號,那還會有人再相信那個參選的人嗎?

 

2)孔明為何會幫劉備?因為劉備是漢朝皇室的後裔!(可能有人會反駁!?)至少劉備是打正旗號,孔明相信也接受了。為着復興漢室,大家找到共同的目標,魚魚得水也。而曹操挾天子,已被認定為反賊,相信孔明是不會幫助他的。至於孫吳,只能聯合,不能投靠,在隆中對已有講。孔明的兄長已投靠孫權,難道和哥哥爭!?二來,孫權身邊有魯肅和周瑜在,已經沒有自己立足的地方了!

 

3)如果關羽的死不關孔明事,四萬多人的死怎能怪罪孔明? 劉備已很火,誰都不能阻止他出兵!加上劉備不懂行軍指揮,被陸遜用火攻大敗之,要怪也怪劉備衝動,陸遜好殘忍吧!

 

4)細心看,陳壽只讚孔明在政治上的功績,在軍事上是踩他的,這已經是一種侮辱! 假如你是軍師,有人話你軍事上不行,你會點!?無錯,我們需要自己判斷,但缺不可一味推翻別人的論述,自己定一些論點出來就當真,這實在是很不負責任的! 今天真能看透事物的人,到底有幾多呢?

TOP

引用:
原帖由 assemby 於 1-9-2008 23:53 發表 好像珍寶3那樣,就算99%話冇播過,我就是那1%,為何?因為真是有睇過!(在電視上)這不能有灰色地帶!投了票之後,我再也沒有說什麼?因為不爭了,有睇過的自然會心領神會,不用再多說了!   1)雖然同一件事或同一個 ...


I agree your some points.
Don't mixed up this topic to other topic you dicuss before.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


TOP

引用:
原帖由 assemby 於 1-9-2008 23:53 發表 好像珍寶3那樣,就算99%話冇播過,我就是那1%,為何?因為真是有睇過!(在電視上)這不能有灰色地帶!投了票之後,我再也沒有說什麼?因為不爭了,有睇過的自然會心領神會,不用再多說了!   1)雖然同一件事或同一個 ...

 

唔係話你响度爭論, 話晒埋個都係論壇, 要有人回帖先至係好事! <img

 

其實你以上埋幾個Points好直得大家研究

 

1) 同意你所講既: 「大是大非面前,不可能有灰色地帶!」就如治國立法, 一定要政綱嚴明同黑白分明, 但問題每每係在於执法者, 就似好似「黃巾之亂」, 官逼民反, 你話佢係一場叛亂定係一場革命? 至於「左右逢源」我哋可以將佢歸類為「互相利用」, 埋個定律千古不變, 「諸葛亮」既「隆中對」已經係一個好好既例子, 互相牵制、互相制衡。

 

2) 「孔明」為何會幫「劉備」, 會唔會真係因為「劉備」係皇室後裔咁簡單? 當時「天子」、「劉表」等仲在生, 皇室後裔唔只佢一個。「隆中對」所講既: 「孫吳, 只能聯合,不能投靠」係指「劉備」, 唔係講佢。大丈夫有所為, 有所不為, 若果真係為國為民, 根本唔需要同「諸葛瑾」爭, 亦唔需要怕乜响「東吳」冇立足之地?

 

3) 至於「夷陵之戰」, 復仇根本只係一個藉口, 「劉備」不漏對「東吳」已經係有野心, 心諗可以好似「西蜀」咁易吞, 再加上剛剛稱帝、「關羽」戰死等。 無論「東吳」點求和, 「劉備」都係會打佢。問題係「諸葛亮」有冇盡到做臣子既責任去勸告「劉備」堅持「隆中對」。 再唔係一場咁關建關建既戰爭, 若果真係要打, 你「諸葛亮」冇理由唔跟著「劉備」一齊出征?!

 

4) 埋個Topic古今已經有好多政治家、軍事家同文人討論過, 睇怕將來仲會繼續…

TOP

回應

1)黃巾之亂的首領是張角,他是一個有野心的人。所以在他煽動下才有黃巾之亂的。他不是想做黃帝嗎?是官逼反!?他根本就是想乘亂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已。左右逢源就是兩頭蛇,你覺得諸葛亮是這樣的人嗎?他一直跟在劉備身邊,直到忠心至死!如果你硬說他有問題,我實在很失望!我以為你會以公正的態度來看歷史的..........

 

 

2)我不想用陰謀論來說,畢竟孔明不是狡詐的人。他幫劉備的確是為復興漢室!你說當時皇室後裔不止劉備一人,的確是如此。但細心看,你會發現,天子已經成了籠中鳥,遲早也難逃一劫!講直一些就是已經救唔到了。而劉表亦胸無大志,只死守在襄陽,相信諸葛亮看得一清二楚。(原來他的叔父是認識劉表的。)所以孔明不會幫助他。劉焉死後,璋承繼了益州牧,他也和劉表一樣沒有發動討伐曹操的戰鬥,只管守在自己管治的地方。你認為孔明會幫他嗎?不可能!那麼只剩下劉備了。(孔明如果有野心,最好投靠曹操,他豈會不知!?)劉備真的想復興漢室(孔明和他談過話後,就知道他的志向了。)於是大家一拍即合。隆中對無錯是對劉備講,不過豈不是也反映出他的意思嗎?同坐一條船,站在同一陣線,他不可能投靠孫吳的。而孫吳也有鲁肅、周瑜之輩人物在,你認為孫權會重用孔明嗎?不可能會重用他的!孔明豈會不知!

 

3)劉備的為人,相信孔明熟過你同我!恐怕他就是固執一類的人,決定了一件事,誰也無法勸阻。他不跟劉備去,相信是要守在大後方,不容魏來突襲吧!至於劉備想吞東吳,不可能的,為何,隆中對已有講,歷經三代,不能動之,劉備無理由唔知,惟一解釋就是他真想為關羽報仇!省吾兄,你想到就以為是真的嗎?看歷史也要從歷史本身去看,你不能安插一些東西,就硬說如此。

 

4)陳壽是哪邊的人,他所說的能全接受嗎?我好感謝他寫了三國志,但他明踩孔明,這點就已經不能接受了。省吾兄,要怪一個人,也要有明確的證據,不然就是冤枉人了。

TOP

小弟讀得書少想詢問以下

引用:
原帖由 assemby 於 2-9-2008 19:17 發表 1)黃巾之亂的首領是張角,他是一個有野心的人。所以在他煽動下才有黃巾之亂的。他不是想做黃帝嗎?是官逼反!?他根本就是想乘亂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已。左右逢源就是兩頭蛇,你覺得諸葛亮是這樣的人嗎?他一直跟在劉備 ...

 

1) 做得亂黨首領有邊個唔想做黃帝? 「東漢」末年民人生活有幾困苦? 「assemby兄」可否講解一吓? 响當年資訊咁差既年代, 若果朝政係好, 你教我可以點樣去煽動全國八州+四十幾萬人一齊做反? 至於「諸葛亮」我從來冇懷疑過佢既忠誠, 反而我仲覺得佢對「劉備」非常之愚忠。至於「左右逢源」, 我意思係「孟子」所講既: 「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則居之安;居之安,則資之深;資之深,則取之左右逢其原,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並唔係乜嘢「兩頭蛇」…Sorry! 我唔係想捉字蚤, 只係想表明大家可能對用你詞上「左右逢源」既定義有少少誤解。

 

2) 其實「諸葛亮」點解要幫「劉備」, 局外人係好難明白佢既心態。就好似有D人鐘意响大公司打工, 有D人鐘意响細公司打工, 又有D鐘意打死一份工或成日轉工…如此類推、冇得考究。

 

3) 睇歷史冇錯係要從歷史本身睇起, 但人亦需要將所讀既作出質疑同研究。就好似「夷陵之戰」若果真係如歷史所講係一場復仇戰, 咁我覺得「諸葛亮」就更加有責任去阻止埋場仗。你話「劉備」固執, 點解大家都同侍一主, 「趙雲」又夠薑同「劉備」吵同「劉備」陳說利害?!

 

4) 批「三國」何止「陳壽」一人? 我相信「cmlwts兄」只係隨便舉例。議論「諸葛亮」既才智, 古今已經討論過X次。討論「諸葛亮」既發明, 古今亦討論過Y次。再加上辯論「諸葛亮」做人既處事方針, 古今亦都已討論過Z次。照數計今次既討論已經係第X、Y、Z次! 

 

 

大家純粹吹水, 唔洗太認真!!

TOP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不能只聽/信自己想的東西.人們已說了自己的觀點.你有興趣探討一下,再反對.

無興趣便可不理.

 

asembly兄,可否用史料來反駁陳壽的觀點?

[ 本帖最後由 cmlwts 於 4-9-2008 11:53 編輯 ]

TOP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皮匠其實是「裨將」的諧音,裨將在古代的意思是指副將軍,原意是三個副將軍的智慧加起來可以勝過一個諸葛亮,但這句話在流傳的途中,裨將不知為何變成了皮匠。


文章來源﹕http://www.ettoday.net/dalemon/post/1797

TOP

 34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