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精蟲總統」曹錕

「精蟲總統」曹錕

1923年初,黎元洪任期將至,曹錕急於坐上總統寶座,便派保派分子在北京拉攏議員,組織了10多個「俱樂部」,按月發給津貼,一時國會中關於總統任期的提案,竟達20起之多。說黎元洪補任的任期,應該是從洪憲改元算起,到袁世凱死為止,一共只有160天,而黎元洪自1922年6月11日複職以來,至今已有300多天,應當自動離職,由國務院攝行總統職權。但彼時擁護黎元洪的議員也不少,特別是當時的張紹曾內閣也傾向于黎元洪。雙方各執己見,互不相讓,一時沒有定論。

文的不行武的就上。1923年5、6月間,保派按照「擁曹必先驅黎,驅黎必先驅張」的戰略,讓親直派的閣員高淩尉、吳毓麟、程克拆內閣的台,迫使張紹曾內閣于6月6日全體辭職,隨後,曹錕更是親自導演了一場「逼宮奪印」的戲。

6月8日,馮玉祥的屬下張之江,率軍官數十人帶刀闖入新華門,圍住居仁堂,向黎元洪索要欠餉。10日下午,又有300多中級軍官到總統府索餉,1000多人的「市民請願團」、「國民大會代表」手持「黎元洪退位」的旗幟緊隨其後。12日,軍警代表、「公民團」代表又來總統府示威。後來竟將總統府斷電、斷水,黎元洪一怒之下,于13日下午乘專車離開了北京。臨行前,黎元洪把十五顆總統的大小印信藏了起來。

曹錕得知黎元洪拿走了總統印信,急令直隸省長王承斌截車奪印。當黎元洪的專車到達天津新站後,王承斌率領的大批軍警便包圍過來,不由分說便卸下火車頭,然後逼迫黎元洪交印。黎元洪被逼得拔槍自殺,幸被隨員搶救沒有擊中要害。到了晚上,黎元洪無可奈何,只得說出了總統印信的下落。

◎誰出價高我跟誰

驅逐黎元洪後,曹錕本擬立即進行總統選舉,不料許多國會議員對直系的暴政不滿,紛紛離開北京,無法開會。見此情形,黎元洪趁機在天津發佈文告,聲明他的總統職務並未解除,並拿出私財,給到津的每位議員發放500元的「旅費」,打算湊足法定人數後,在天津召開國會,成立政府。

對曹錕不滿的,還有南方的「反直同盟」。孫中山派人到北京招攬國民黨議員和反直議員到上海,準備在上海召開國會。盧永祥將上海的紙煙捐、電報局收入、煙酒稅以及鹽稅餘款專門辟出,作為國會的經費,張作霖也慷慨表示,如果錢不夠,他可以接濟。來滬的議員每人每月可以領到津貼300元,比黎元洪一次性補償500元旅費自然大有誘惑,因此到津的議員也開始紛紛轉到上海。1923年7月14日,到滬的議員達到了200人,還專門舉行了一個移滬集會儀式,發表了對內對外宣言,但也因不足法定人數,沒能召開國會。

當此情景,國會議長吳景濂向曹錕建議推遲總統選舉,繼續召開憲法會議,以便轉移目標,誘騙離京議員回京。曹錕於是致電國會,公開表示本人無意競選總統。於是許多議員紛紛回京。

鑒於形勢逆轉,盧永祥派人把黎元洪從天津接到上海,以增加政治上的人氣。黎元洪也樂得獲取實力派人物的支援,以實現在上海建立政府的目的,於是欣然前往。沒想到黎元洪到上海後,遭到江浙紳士們的反對,他們擔心黎的到來會影響江浙的和平,於是紛紛阻止黎在江浙地區從事政治活動,並勸他早日離開上海。9月13日,淞滬護軍使何豐林發出佈告,說「倘有破壞治安、擾亂秩序之行為,無論何人,概予拿辦」,矛頭直指黎元洪。而此時盧永祥則變得態度曖昧,對黎元洪既不歡迎也不拒絕。9月17日,孫中山在廣州大元帥府召開會議討論時局。出席者一致認為,黎元洪試圖在上海組織政府並非解決時局的辦法,決定不予支援。黎的組府計畫流產,失望之余,又溜回了天津。

◎買總統也挺費勁

為了讓曹錕順利當選總統,吳景濂建議曹錕用金錢收買議員。曹錕、吳佩孚於是責成各省攤派賄選經費,無奈所籌無幾,最後直隸省長王承斌想出一個「捉財神」的辦法:派密查員分赴大名、順德、廣平一帶,逮捕制毒犯百余人,令每人繳納數千元至數萬元後予以釋放。此外,王還以「借軍餉」為名,通令直隸所屬170縣,每縣籌措1萬至3萬元不等。

經費落實後,曹錕隨即電令山東省長熊炳琦(曾任曹錕的參謀長)到北京主持大選,並在甘石橋設立議員俱樂部,做為大選的活動的機關。曹錕向議員們承諾:在京議員除每月領取補助外,還可獲得600元的出席費,在金錢的誘惑下,回京議員絡繹不絕。

1923年9月2日,山東省長熊炳琦、內務總長高淩霨、交通總長吳毓麟、司法總長程克、煙酒署督辦王毓芝、京兆尹劉夢庚、直隸省議會議長邊守靖,聯名在甘石橋議員俱樂部設宴招待議員,並許以事成後每人付給5000元的酬勞,有議員擔心投票後保派不付款,建議先付1500元為保證,保派政客則擔心付款後議員們不投票,堅持法定人數夠了才能照辦。9月14日,王承斌來到北京,決定在選舉前發給每位議員5000元的支票,待選舉完成後憑票兌現。議員們又懷疑直系在銀行中並無存款,王承斌於是請他們到天津直隸省銀行驗證,可議員們還是擔心直系將來會拒絕付款,強烈要求將這筆款子移存到外國銀行。

9月23日,在京議員已達600多人,超過開會的法定人數583人。10月1日,甘石橋俱樂部開出支票573張,每張票額5000元,約定待總統選出三天后,予以蓋章兌現。10月4日,吳景濂召開憲法會議,以檢測出席議員能否達到法定人數,當天出席551人。同一天,南方拆臺派也在六國飯店設點,收買不投票的議員,每人代價高達8000元,共計收買40人,最後終因財力不足而敗北。

10月5日上午,正式選舉開始,甘石橋大選機關派出汽車180輛,分途迎接議員到會。上午11時40分,簽到者只有400多人,吳景濂於是派出可靠議員分頭去拉同鄉同黨的議員,規定每人至少拉回一位。並臨時決定:凡不投票而肯來出席的,也一律發給5000元的支票。下午1時20分,簽到者達到593人,於是搖鈴開會。投票結果:曹錕以480票當選總統。

這次賄選,曹錕共花費1356萬余元,因此,時人稱曹錕為「賄選總統」,稱國會是「豬仔國會」,議員是「豬仔議員」。吳稚暉在某次演講時揶揄曹錕說:「人的精蟲若能全部胎化為人,則曹錕和他太太房事一次,即可有四萬萬個子女,一致投票選他老子了,根本就不必浪費許多錢來收買議員。」自此,曹錕也被人們戲稱為「精蟲總統」。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