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中國名將傳

中國名將傳

在此列出一些自己心愛之武將,多是滄海遺珠!

"戰場魔術師-白袍將軍"陳慶之
中國南北朝南梁將領.
 "梁書"中記:  “具有將略,戰可胜、攻可取,蓋可稱僅次于頗、牧、沖、出而己I”
是說他已可和歷史上有名的廉頗、李牧、衛青、霍去病等相提并論了。 因陳慶之身體單薄,故武功平常,

田中芳樹"奔流"中記
他出身低微,但他自小就跟著蕭衍,在宅第之中擔任雜用。
某一天,蕭衍(即梁武帝)無聊之時,正好看到陳慶之,就命他擔任圍棋的對手。
和武藝一樣,圍棋是一種初學者不可能勝過熟練者的游戲,蕭衍當然也不是真的要和陳慶之分出勝負,而只是想要打發時間罷了。
在教導了他置放石子的方法之后,蕭行便拿了白石悠然地打了起來。而就在一個不注意,蕭衍打了一著錯手。

“這一子下得不好,如果被攻于此地的話,那我就……不過,以他的能力應該是不可能發現的……”
就在蕭衍這么想的時候,下黑石的陳慶之就以自然無比的動作在石盤上下了關鍵的一子。蕭衍不禁愕然,因為陳慶之所下的,正是他這一著中唯一會造成勝負變化的地方。 接著蕭衍就被追殺而完全敗北。當然他依然不可置信。

“再來一盤吧!”
這時,陳慶之則只有十三歲。在七 戰之後.蕭衍居然還二勝五敗。若是下得十分充當的話,則蕭衍獲胜,但只要有一著失策,他就會由此而敗。在一聲歎息之后,蕭衍贊賞著說:
“你真是個天才呀!我二十年才達到的境地,你居然一天之內就達到了!”
“請不要這么說,因為我到現在連怎么取勝主人的都不知道呢!”
 
蕭衍在想了一下之后,叫來了自先代即跟隨蕭家的老棋士。對于這名平伏于地的棋士,蕭衍命其与陳慶之對奕,他低聲對棋士說:
“我的目的并不是要看圍棋的勝敗,我希望你在對奕中只下一著惡手,此外絕不可放水!”

這真是奇怪的命令,只不過這對熟練的棋士來說并不困難。在追殺了對手一陣,就在差三手左右即可逼對方棄子投降之時,棋士 故意下了一著惡手。雖說是惡手,但這也不是普通的凡人可以發現的。而就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形勢竟已逆轉。最初,在發了一聲惊歎聲之后,棋士的表情開始變 化,開始努力地防守起來,但最后也只有棄子投降。蕭衍在謝過他并命其退下之后;再度看向陳慶之:
“怎么樣?你想成為武人嗎?”
“武人……是嗎?”
“你似乎是具有能夠看穿唯一勝機的才能,這是一種天賦,若不是將之運用在棋盤之上,而是運用在戰場之上的話,則對朝廷一定大有益處!"

“戰可胜,攻可取!”從外敵手中守護南朝四十多年的稀世用兵家,就此踏出了他的第一步。

但第一次戰陣,已在三十年之後.


TOP

他名留千古之戰,是以七千兵力,護送元顥北歸.

他以無敵之師,一路由建康直到洛陽.最經典的他以7000人戰
勝北魏名將爾朱榮的五十萬大軍.

一千多年後,76歲的毛澤東在陳慶之的傳記上寫道"再讀此傳,為之神往.
"

TOP

谢兄台引閲田中芳树《奔流》。

TOP

大通年間(西元五二七年一五二九年),當時魏的朝廷因帝位而產生了內紛,重臣爾朱榮領兵占洛陽,殺了幼小的皇帝和皇太后獨攬權勢。而皇族之一的北海王元項就因此而亡命至梁。
蕭衍出手援助了北海王,命陳慶之護衛北海王回到洛陽。其實蕭衍的本意也就是命令他攻擊洛陽。陳慶之雖對蕭衍的命令覺得無謀,但最后還是接受了。

北海王即位稱帝后,封陳慶之為魏的鎮北大將軍——前軍大都督,展開了對洛陽的進擊。其實最初不滿的就是北海王,本來他以為至少會有全部十萬兵力的,但陳慶之卻只率領了七千騎。

魏軍首先派出了七萬兵迎擊陳慶之,就在一日之間魏軍完全被擊滅。接著,二萬的兵力又在考城与陳慶之展開了戰鬥。考城是魏十分少見的一個四方為河川和場為所包圍的水城,而陳慶之則令全軍乘筏攻擊,一日之間又將之攻陷了。

魏軍又出了十五萬兵在榮陽展開戰鬥,在這雖然回支持了二十日,但結局還是以產生二萬屍体的結果敗走。緊接著到達的二萬四千進軍也在一戰之間歿滅。

將要塞虎牢關在三日間攻陷的事情,造成了洛陽極大的震撼。“陳慶之來了!”這句話形成了魏朝廷的恐慌,連軍隊都放棄了洛陽的守衛逃走,更別說是皇帝和爾朱榮了,洛陽就這樣變成一個空城。

而陳慶之也得以進人洛陽城中,在魏的領土內進擊一百四十日,其間激戰四十七回,全部都獲得勝利,攻陷了三十二座城池,簡直就是魔術。

北海王再敘任陳慶之為侍中車騎大將軍和左光祿大夫!但北海王的權力基礎十分地脆弱,只有陳慶之所率的梁軍七千守護著他而已。在洛陽之外,准備奪回帝都的爾朱榮已經集結了超過三十萬的兵力,如果要守住洛陽的話,一定要有新的政治方針才行!可是北海王卻只是躲在美女酒色之中,即使陳慶之前來會面都不接見。

陳慶之所率的七千騎乎沒有損傷,雖然這已是十分令人吃驚了,但以這樣的兵數要防衛洛陽實在有所困難。陳慶之提出了要求十萬援軍的書信准備送至建康,但北海王的側近則有不同的意見:“陳慶之是古今的名將,也是只有七千兵即能陷落洛陽的人.如果他取得十萬援軍的話,也許會危及陛下的地位,請您注意提防”

于是北海王就壓下了陳慶之的信件,繼續地連日沉醉在酒池內林之中。

勇猛卻殘忍的爾朱榮逼近了洛陽,且將北海王所集結的軍隊擊破,而北海王也下落不明。收到此報的陳慶之靜靜地告訴部下們:

“洛陽之夢結束了,現在全軍准備回建康吧!”
陳慶之占領洛陽達六十五日,七千兵士整然地退出洛陽。自認為勝利的爾朱榮領了三十萬大軍追擊,然而令人不敢置信地,十一次的會戰都為陳慶之所擊退,直到梁軍渡過一條河後,因為漲水淹至橋上,爾朱榮才放棄追擊。雖然七千的兵數滅了一半,但陳慶之終究回到了建康。

TOP

發新話題